謝謝黃德舜教授給我介紹。當初我認識南老師的時候,最被感動的就是他所講述的《論語別裁》那本書,我今天拿來上下兩冊,也有用聖經紙印的一整冊,這本書在我家裏有很多套,我內人陳美珍女士買老古出版社南老師的著作大概是買最多的,因為再窮也要買他的書,那個朋友怎麼樣,有錢沒錢我們都要送南老師的書給他,所以我們算是老古出版社最好的推銷員吧!

還有我還成立一個老人讀經班、一個幼兒讀經班。這個老人讀經班我們到現在為止每個月的第四個禮拜六的早上在南京東路三段9點到12點都在讀,現在讀《易經》,讀到「比、小畜、履、泰、否」幾卦,這六十四卦我都會背唸的。這裡我手上有一張紙,上面是南老師寫的字,傳閱給大家看一下。他寫道:「人生尚欠詩書債,萬事總須留有餘」。這是他94歲寫的,那時我在那邊,有人拿了一本書請他寫序,是康百萬這個家族,他們祖上留下一個留餘園,由其事蹟寫成書,拿來請南老師寫序。這叫留餘園有四個留餘,很會做事情要留有餘,你很有祿要留有餘,很有富也要留有餘,很有貴也一樣要留有餘,凡事不要用到極端,你用到極端就開始跌下來,留有餘就是64卦那個謙卦的意思。現在開始來講今天的主題「南懷瑾老師《論語別裁》對我的開悟」。

 

壹、從「論語別裁」進入中華文化的浩瀚大洋

我讀了南老師的《論語別裁》之後,我有什麼開悟呢?

第一,從讀了這本書,我就進入了中華文化的浩瀚大洋,以前我只涉足中華文化的一個小溪流而已,這下一腳就跨過去,看到也進入了這文化的汪洋大海。

我跟南老師見面從1988年到1998十年內,我算過,我在香港除了出差之外,每天晚上都到南老師的人民公社的餐廳吃飯,我變成了廳長。反正你在那邊吃飯就一定見得到陳定國。這樣我算算一天有三小時,大概從晚間六點多到九點多,有時到十點多,跟南老師在一起。一年365天除2,不出差我就在那邊,所以一天3小時乘180天,有540小時,再乘十年,我有5,400小時跟南老師在一起。南老師的兒子都沒有這樣長的時間和南老師在一起啊!我的師兄們跟南老師見面早的,也沒有這樣長的時間。雖然南老師那邊號稱人民公社,但那裏面的每一個人民都是往來無白丁的。人民公社聽說這個名字是王昇將軍送給南老師的,看到南老師那邊每天晚上那樣多人來吃飯,他說你這邊就是人民公社,南社就是南懷瑾先生的人民公社。

前天李慈雄先生從上海打電話來說劉雨虹老師要再出一本紀念南老師的書,叫我們這些第一冊沒寫的人都寫一篇,我想我就寫我在南社時的那些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