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南師生前的最後階段中,曾多次強調「不要玩弄四大」,強調「諸行無常,是生滅法。生滅滅已,寂滅最樂。」後來,我曾向南師口頭報告了一個心得,得到他老人家首肯。現憑記憶整理出來。

 

我報告說,老師您這段時間的不舒服,給了我一個啓發,解決了我二十多年來的一個疑問。這個問題,大概也是很多求道者的共同問題。許多求道者,都會自覺不自覺地認為,只要得道了,就可以對身體無不自在,宗教情緒多的人甚至高推聖境至神乎其神。可是,仔細研究原始經典就會發現,釋迦牟尼佛當年在雪山修道時做的病根——背痛,一直沒有祛除,到了晚年,經常發作。不僅如此,老苦與病苦,幾乎伴隨著佛陀的晚年。佛陀八十歲涅槃,而老師在八十歲乃至九十多歲這段時間的身體、精力,比佛陀晚年的狀況卻好太多。老師固然智慧好、禪定功夫好,但佛陀的智慧與禪定功夫肯定更沒的說。當然,這個比較僅僅是做現象的研究,並非以身體好壞來判斷高下。但由此可見,身體的好壞與有沒有「道」、道力如何,道是有關,卻也無關。

佛經也講,他方佛陀與此方佛陀見面時,常問候的一句話就是:「少病少惱否,眾生易度否?」可見,得道者也會生病,也有生老病死的現象。當然,可以說,「還有個不病的」,「老僧看他有份」。現在且不論心法,而論色法,看對生理、物理的做主、主宰程度究竟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