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師道學傳承感言

昨晚和彼得.聖吉聊天,他說這次我們大家是否可以畢業了?他希望大家各自努力,傳承從老師這裡學到的東西。他從開始找到老師,一直到今年,十五年中,每年都來向老師求教,也獲得了紮紮實實的收穫與成長。他這次發願把老師的學問和著述進一步傳到西方去,傳到世界去。他說中國文化對西方乃至全世界是很有幫助的,尤其這個時代和未來,世界充滿了危機,非常需要借鑒中國傳統文化諸多寶貴的思想與經驗。就拿管理學來說,如果只是寄託於規則和利益管理,而不是大家各自以內心觀照和修養為立足之本,就不是真正好的管理。

我跟彼得開玩笑,不過也是真話,我說現在談畢業還早呢。老師這一次,給所有見過面或沒有見過面的學生留了一張考卷,這是一個非常大的人生考題,我們每個人要用幾十年或者餘生,去回答這個考卷,等將來見老師,自己去交卷,那個時候才知道自己打多少分,是否可以畢業了。所以將來我們走的每一步,自己心裏所思所想,所做所為,其實都是在答這一份考試卷。

講到大家最關心的老師身後最重要的事情——傳承,我有一個看法,老師的學問是儒釋道三家,諸子百家都通的,不限於任何一家。但是不妨礙我們借鑒佛家的經驗來思考。釋迦牟尼佛走了以後,身後事最重要的是什麼東西?不是世俗認為的財產,或者什麽其他的東西,而是佛經,就是經典,因為佛陀一輩子智慧的結晶就記錄在經典中,經典是法的載體。因此,他走之後,最重要的事就是五百羅漢結集經典,然後留傳到後世。那麼佛像、寺廟、出家人或者在家的居士,也是重點,但是沒有那麼重要,一切都圍繞著經典的傳承、法的傳承。固然說人能弘道,但是人也能亂道,見解之爭,派別之爭,衣缽之爭,真偽莫辨乃至欺世盜名,歷史上諸如此類故事不少。以人為核心的弊端很多,變數很多,不確定性很多,壽命也很短暫。而經典的傳承更長久,更穩定,詐偽的機會少。所謂「經」,就是貫穿歷史而常在的東西。所以,佛涅槃後,結集經典最為重要,傳承經典最為核心,即便是「以戒為師」的訓示,也是以律藏經典為本。不論什麽人弘法,也都離不開一個原則——「依文解義,三世佛冤。離經一字,允為魔說。」所以說,傳承的核心在於經典。老師當然不屬於哪一家,他是沒有門派的。而且老師也沒把自己的著作或述著當做經典,但是不妨礙我們借鑒佛家歷史經驗來認識問題,理解老師身後最重要的事是傳承,傳承的核心在於經典。其實老師比釋迦牟尼佛幸運,因為他在世的時候,自己可以主導,出版自己的講課紀錄,或自己寫的書。在老師走前,他的著述大部分已經集結出版完成了,只有三四本他要出的書尚未出版,而尚未出版的這幾本書,他已經親自審查定稿了,即將出版。其中一本講《中庸》的,他早已親自寫好稿子,準備放在最後出版的。這是比釋迦牟尼佛幸運的地方,同時也可以說是老師的明智,因為提前集結了,而且經過他本人的認可,認定過了。佛陀身後的經典結集,有好幾次,除了第一次以外,爭議很多,因為沒有佛陀或佛陀親自認可的大阿羅漢主持,無法給予最權威的認定。這是講最老師走後重要的,是傳承,而不是別的什麽。傳承的核心,是經典,是他的著述。這些著述,借用佛家的話說,就是法身舍利,就是老師的化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