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二00六年三次拜訪南師後,便和師約定每年都到廟港來看老師一次,當時老師就答應說好嘛!好嘛!所以我每年都去。在去之前先寫信連絡好前往,每次都快快樂樂的去,高高興興的回。去時每天都可以和老師同桌吃飯,也見到好多老師喜愛的同學和朋友。老師在飯桌上有說有笑,好慈悲,又備好多好吃的點心和大家分享。這其間老師又處理了很多事,也教了大家很多為人處事的道理和方法。

在那裡,我覺得有如打禪七一般,七天,一七管一年,滿載而歸。師說我是回娘家,因老公是老師介紹的。老師不但是介紹人也是証婚人,老師關心了我們夫妻幾十年,真是一日為師、終身為父母。

今年七月一日,我邀了史濟鍠、蔡淑美同行,一到太湖大學堂,見到老師時我真想哭,為什麼老師您又瘦了,讓我們心疼。但聽老師講話依舊親切大聲,就放心好多。老師只是偶爾吃東西有些咳嗽,我從台北帶了一些菜包子,餛飩麵,老師就開來和大家一起宵夜分享,但老師只吃了一點點。當時就覺得很納悶與往年有些不一樣,淑君還叫我們到另一桌和別的同學一起吃,要讓老師休息。但七天當中老師還是飯後和大家講課,多數是牟練同學唸文章,老師講解,真是誨而不倦,有教無類,諄諄善誘啊!下課老師又鼓勵我們去打拳打坐。在打拳的課堂上,我見李素美打得又好又認真,好羡慕。當時也跟著比劃了兩下,不好意思好久沒練生疏了。我見了她直說你打得真好!笑得好可愛,比往年看來年輕了,很美!另外又見到了劉雨虹老師與馬宏達秘書,真是好高興!

每天早上打坐,淑君都到禪堂來教我們唸誦華嚴字母,好難!我都不知唱到那裡了,乃決心以後到台北好好的唸,下次來唱給老師聽,中午休息後,打坐中間,淑君常帶酸奶和水果來給我們解暑。記得去年來時,老師要她講成唯識論給濟鍠聽,濟鍠也用功,常寫些報告,並提些問題請教她,很認真都叫她老師。淑君和我是老同學,是我的良師益友,又如同姐妹。後來我說回台北之前我要唱一首歌給老師聽,想不到當晚淑君便告訴老師聽,於是馬上麥克風就到了我面前。我毫無準備便開始清唱了,唱之前我說當我最初聽到此曲時我覺得曲子好、歌詞又美,便把它學會了,唱得不管好壞請多多鼓勵。曲子是「煙花三月」:牽住你的手,相別在黃鶴樓,波濤萬里長江水,送你下揚州,真情伴你走,春色為你留,二十四橋明月夜,牽掛在揚州。揚州城有沒有我這樣的好朋友?揚州城有沒有人和你分擔憂和愁?揚州城有沒有我這樣的知心人哪!揚州城有沒有人和你風雨同舟?煙花三月是拆不斷的柳,夢裡江南是喝不完的酒,等到那孤帆遠影碧空盡,才知道思念遠比那西湖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