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家、密宗與東方神秘學第七章)

聲音的妙密

密宗所標榜的“口密”,就是修習密宗的人口裡所念誦密咒的奧秘,有時又稱為“真言”,這具有信仰的作用。從尊敬修法的觀念而來,認為世界的文字言語,都是虛妄不實、變動不拘的假法,只有佛菩薩等神秘的咒語,才是真實不虛,通於人天之間極為奧密的至言。是否果真如此,那是一個非常複雜的問題,留待將來神秘科學去研究探討。

現在要講的,便是音聲對有關人體妙密的問題。音聲在物理世界中的作用,到目前為止,除了自然科學已經了解聲學的原理和應用以外,至於宇宙間的生命與音聲的關係,以及植物和礦物等有無音波輻射和反應等問題,都還是尚未發掘的領域。音聲對於人類和其他動物的作用,早已被世人所知。但人類對於音聲的學識,耳熟能詳的,還只知其能溝通人與人之間,人與動物之間的思想、情感等。至於利用音聲促使人與動物等的生命,得以啟發生機,或者感受死亡的秘密等,在目前的科學知識範圍裡,還是一片空白,尚須有待新的研究和努力。

 

如果從密宗念誦咒語的修習方法來講,它是利用一種特別的音符,震動身體內部的氣脈,使它發出生命的潛能,變為超越慣有現象界中的作用,而進入神妙的領域,乃至可以啟發神通與高度的智慧等。所以在東密的三部密法中,如金剛部、胎藏部、蓮花部,便各有不同的咒語,使修習者為不同之目的而達到不同的效果。如果從這一觀點的立場來說,密宗咒語的音聲秘密的最大重心是音聲與人體氣脈的關係,純粹是一種超越宇宙中物理的神秘作用。一方面可以擺脫對另一超人信仰的神秘觀念,而完全從理性中去尋求真義,但另一方面也可以透過純理智的了解,而畢竟歸向於堅定的恭敬信仰。

 

據密宗的說法與顯教經論的教義來說,咒語的秘密只有八地以上的菩薩可以了解,而證到八地以上的菩薩,也能自說咒語。在中國佛教的禪宗裡,就有普庵印肅禪師,曾經自說一種咒言傳給後人。因此,一般習慣叫它為“普庵咒”。這個咒語的本身非常單調而復雜,但念誦起來卻很靈驗。所謂單調,它是許多單音的組合,猶如蟲鳴鳥叫,或如密雨淋淋,但聞一片浙瀝嘩啦之聲,洋洋灑灑。所謂複雜,它把這許多單音參差組合,構成一個自然的旋律,猶如天籟與地籟的悠揚肅穆,聽了使人自然進入清淨空靈的境界。由此可知,真正的悟道證道者,能夠了解密咒的作用,並自能宣說密咒的說法,並非是子虛烏有的事。

 

三字根本咒與人體氣機的關係

東密與藏密念誦咒語的原始根據,都是從印度中古時期的梵文發音而來。據玄奘大師留學印度時代的考察,梵文有南印度與北印度等不同的差別,《大唐西域記》卷二曰: “ 詳其文字,梵天所製。原始垂則,四十七言也。……因地隨人,微有改變。語其大較,未異本源。而中印度特為詳正,辭調和雅,與天同音。”梵文書體右行,為古今印度文字之本源。南北發展各異,行於北者多方形,行於南者多圓形。但唵(讀如嗡音)、啊(讀如阿音)、吽(讀如哄音)三個字,卻是梵文聲母的總綱。因此只用此三個字的發音,組合成為一個咒語,便是普賢如來的三字根本咒了。普賢如來,是意譯的妙密,也有意譯為普現的。普賢就是普遍而賢善地充滿一切處所,無時無處而不存在的意思。

唵字,也就是宇宙原始生命能量的根本音。它含有無窮、無盡的功能。在人體而言,它是頭頂內部的音聲。和人們掩蓋耳朵時,自己所聽到心臟與血脈流動的聲音相近。所以凡念誦唵字部發音的咒語,必須要懂得它發音機括的妙用。最低效果,它可以使頭腦清醒、精神振發。如是傷風感冒,連續不斷地念此字音,可以使頭部發汗,得到不藥而癒的效果。

啊字,是宇宙開闢,萬有生命生發的根本音。它具有無量、無際的功能。同時,阿字是開口音,是世界一切生命,開始散發的音聲。例如中國佛教淨土宗的念誦“阿彌陀佛”,便是屬於密宗阿部的開口音。也可以說,它是蓮花部基本的聲密。如果能夠懂得連用阿部音的妙用,就可以打開身體內臟的脈結,同時可以清理腑臟之間的各種宿疾。真能了解而合法修習,久而久之,自然可以體會到內臟氣脈震動的效果。

吽字,是萬有生命潛藏生髮的根本音。也可以說,唵字,是形而上天部的音聲;吽字,是物理世間的地部的音聲;啊字,是人部的音聲,是人與動物生命之間的開口音。在人體而言,吽字是丹田的音聲。如果懂得以吽部音來念誦,可以震開脈結,啟永發新的生機。最低限度,也可以達到健康長壽的效果。例如東密藏密共同所傳的觀世音菩薩的六字大明咒:“唵、嘛、呢、叭、咪、吽。”它便概括了唵字與吽字的咒身,至於其中“嘛、呢、叭、咪”四字之音,都是阿部音變化妙用。

總之,有關密宗咒語與音聲神秘作用,以及咒語的音聲與人體的奧秘關係,的確不是片言可盡其妙。而且以上所說念誦方法的巧妙,也無法以我笨拙的文字表達它的究竟。一切均需自己潛心鑽研,同時求乞名師經驗的教導,以身體力行加以求證的結果,或者可以了解它的奧妙於萬一。

除此以外,中國的文字語言,在魏、晉以後,有了“切音”(拼音)方法的出現,實亦是當時從西域過來的和尚們,為了翻譯之便,根據梵文拼切的作用而創造了“反切”拼音的方法。演變到現在,有了漢語拼音,它的源流淵源,實亦由此而來。有關密宗的“聲密”,暫時到此為止,以下應當轉入“意密”的研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