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楊定一,長庚生技董事長,王永慶女婿……法號普提,於方丈首愚和尚門下修習準提法……

前言:一般人心理也常犯了,對任何人只要不是很現實、很實際、很積極、很成功,就會看不起的觀念,自我的成就與聲譽,似乎已使自我變成更完整、更好的一個人,例如:當醫生、學者、總經理…等.但這些在楊定一師兄親身經歷修持與觀照後,發現這些都是自己沉浸在自我欺騙中……修習準提法門的師兄師姐,初期常遇到的問題,就是盤腿打坐,腿疼的厲害,而沒有智慧觀照與突破…….,

接下來欣賞這篇他所寫的與準提佛母的話,相信可以帶給您一些省思……..

“準提佛母,我像一個無助的孩子來到您面前,充滿了世俗的無知與剪不斷的煩惱,這些我已背負了多少世。我的願力是如此的誠懇,願從此束縛中解脫,但我自認沒有這個能力,因為我缺乏推動這股力量的最後信心。”

“今早,我來到您面前,就是要把這個我完全交出來給您。準提佛母,不要認為這對我是一件容易的事。當一個醫生、學者,在這幾年裡,我早已把自己浸在自我欺騙中,認為這些成就與聲譽已使我變成更完整、更好的一個人。只在三年前,當我剛開始走上修行的這條路,我對任何人只要不是很現實、很實際、很積極、很成功,我都會看不起的。

心靈上的追求對我沒有一點意義,更不要說有人會和您對談,我大概會認為他是個瘋子。在不久前,連我的靜坐都是有目地的,為了開悟。

這就是我一生至今記憶中所認識的自我。在自我圈子中打轉,把每件事都設定目標,要很客觀的達成。所以,準提佛母,今天我把這個自我交出,請您不要輕看它。”

“只有現在我才瞭解,這個自我是怎麼形成的。它在妄想中成長,在無數的輪迴中不斷的擴大,使我們離您越來越遠。只有現在我才明白,做一個人,我的成長太少了,只因為有了這個‘自我’。

這個‘我’必須要放掉。我終於瞭解,只有將自己回歸至塵埃,才沒有地方再跌落,迫使我與此無我合一,也只有此時,我才能瞭解如何無條件地愛著每個人、每件事。這是我這一生最重要的課程。如何給與完整的愛,沒有一點的私欲,沒有一絲的執著。

喔!準提佛母,我終於明白了這無條件的愛,只有父母親愛顧孩子們才可以瞭解的,是這宇宙裡,所有力量(中)最強的力量,唯有它可以移動一座山,克服任何的困難,打開並改變一個人的心,但,無條件的愛只有在無我之下才能產生,我因此帶著一份比生命力量更強的願力來到您面前,把這自我全部放下,完完全全的交給你心。”

“準提佛母,我記得那天,早上八點鐘坐下已完全忘了我四周的環境。我發願,絕對不睜開我的眼睛,不受任何的影響,直到能握住您在我手中,直到能和您合併為一。或許因為我太絕望了,也或是因為我的願力,我很快的就浸在一片光中。一片無盡的光,只有溫暖與安祥。我感覺我沒有了身體,只有一片光。

準提咒的每一個字,每一擊的鼓聲,都像咒語般的活了起來。這個咒語擁抱著我,使我沒有地方可走,也沒有地方可逃,我清清楚楚的看著我的意識與每個字、每擊鼓聲結合。我的意識像水晶般的清澈,我的能知與這咒語合併了起來。我只有知道而沒有感覺,沒有任何的思考。我就是這個意識,這個意識就是我。好有趣,這中間怎麼沒有任何分別。

好幾次我在唱頌這準提咒中凍結,我無法繼續下去,不論如何的努力。我看著自己融入這準提咒中,而我的意識順著這咒語流著流著,流到無盡處,更超越了無盡處。沒有盡頭,也沒有任何束縛。我記得突然間自問‘可又是誰縛了你?’,然後就在這時,一股強烈的‘放下’如暖流般地流過我身體,接著一個直覺的問答‘是的,是的,沒有人縛著我,我們是被我們自己創造出來的自我觀念所縛,我們是被這‘自我’所縛,讓這自我離開,一切將回歸源頭。’”

“但,準提佛母,我們總歸還只是一個人,還是有人類所必須經歷的‘痛’。在連續坐滿兩個小時後,我已開始在腿上及後背感受到了。這個痛是如此的難受讓我已無法全心專注在您的身上。

不知道是超人類的力量或最可能是因您的恩賜,我重新拾起了對您的願力,含著眼淚想著:‘這就是痛楚,是生命的煩惱,這讓所有眾生經歷了走不完的生生死死。讓這痛溶化了我的心,讓它使我充滿了慈悲,讓我挑起這宇宙所有的痛苦與煩惱。

我一個人是可以承擔的’我然後看著自己拿起一把長劍,看著您,準提佛母我砍斷了我的二條腿,一直到大腿處,捧著這兩條腿,我屈服在您面前,雙手舉起,我向您訴說‘準提佛母,我將我最寶貴的生命送給了您,請接受我這二條腿以示我犧牲的決心,我要達到解脫最終目標的決定,以及我要和您合一的決心,準提佛母,我決不會讓任何事阻礙了我的前進。’”

“不知道是因為我的誠懇,或更可能是您的賜與,我感覺到一陣電擊打中了我,如此強烈地把我撕得粉碎,使我無法呼吸,這段時間像永恆般的長。痛,不見了。在一瞬間,我一生的經歷重現眼前,所做的每一件錯事,每一件罪行,講錯的每一句話,對別人所造成的每一痛苦,都重現我前,如此的清楚,好似就在此時重新發生。我看到了我的母親,這麼多年來還在昏迷中的母親,她以聖母像出現,耶穌的母親,她降臨我身,與我合一。

這一切使我充滿了淚水,淚水從我眼眶裡,止不住的湧出,好似我從來沒有這般的哭過。我感覺我的心在翻騰,把我的血液每一滾都絞乾了。我靜靜的向她祈禱,我在世間的母親,希望她一切安好,希望她平平安安地離開。然後,我看到了南老師,聖嚴法師,仁俊法師,首愚法師,接著一代代的祖師們,從釋迦牟尼佛,到各法師們,到所有的聖人們,他們一一的和我合併為一。

我的眼淚在半空中凍結,我感受到了無限的喜悅與安祥。然後,我看到了您,準提佛母,千萬佛之母,如在太陽下的清楚。您的十八隻手,每只手我瞭解了代表著每一位皈依者所追求的不同道路,您慢慢的走向我,在最崇高、最喜悅的狀況下,您與我合而為一。”

“我瞭解了,您就是這一切,您就是這宇宙,您是創物者也是被創者,您是這能見也是這所見,所有的一切都是您,您是能知也是所知,離開了您,什麼也都沒有了。您無法被理解、追求或獲得。您是這存在的本體,您是絕對的也是相對。

在我們搜索這無始以來的每一時段,及千千萬萬的生生死死,您從未離開過我們,任何文字的形容都無法接近這份瞭解,任何言語都馬上會產生出一個人為的概念,那就離您越來越遠了。”

“我感覺好似處在一種無法分別的狀態,看到了這所有生命的源頭。連喜悅,我知道都只是無常,也需要超越。慢慢的,我的喜悅趨於平淡,而我的意識和我的能知融合為一,沒有任何的分別。我只有體會,沒有思考。那是每一個念頭之前最原始的能知。我身體內的每個細胞都活了起來。因瞭解了它本身具有的本性,瞭解了它是和佛母一體的,是絕對的。

我的手開始打起手印,不斷的打著各種我知道屬於您,準提佛母的手印。我不知道為甚(什)麼,但只是這樣做著。在那時候,我就是您。這些手印都是非常的細緻,需要手指頭很纖細的動作。每一個動作,我瞭解著,都是您的一種表像。我知道您代表著智慧與慈悲的結合,溶於那沒有分別的源頭。缺一就無法顯示整體。智慧需慈悲才能完整,反之亦然。這些手印使我內心充滿了慈悲與瞭解,為所有因妄想與無知而困惑著的眾生。”
“時間緩緩的過去,我希望永遠的與您合一,準提佛母,完完整整的合一。但或許是我的毅力不夠強,而無法達成。別人告訴我,那天我全神貫注,沒有間斷的整整坐了八、九個小時。沒有休息,沒有吃午餐,直到有些好心人士,覺得我至少該吃點晚飯,我才被叫回現實來。

我很驚訝,時間已過了那麼久,我當時大概已經沒有時間的觀念。在晚餐及之後的討論中,我感覺很難回到正常的意識。在首愚法師數度的催促下,我很平靜的將當天發生的幾個主要事件向大家做了一個很簡略的報告。我主要提到首愚法師及二位法師們,他們的行為是如此的神聖對我產生如此的激勵,他們的每一言每一行都充滿了慈悲。這些話從我心中不假思索地流出。至於我個人的體驗,這感受如此的深刻,不是言語可以形容的。從那天起,我的心有了一個重大的改變,這是很難描述的。

佛母,從那天起,我學會了祈禱,那是我從來沒有做過的。現在我的所禱都是很誠懇的,也使得我很接近您。雖然有許多難苦等在我眼前,我知道的很清楚,但,我已獲得了勇氣,不畏懼的決心,在我內心支持著我走過這現境,這世間。我是您的工具,存在的表徵(征)。安寧與平靜地,我步上您導引的這條路,永遠不變。”

簡介: 楊定一七歲移民巴西、十三歲考上醫學院轟動巴西全國譽為巴西神童、二十一歲的楊定一就拿到美國紐約洛克菲勒大學創校以來最年輕的博士,27歲就當上分子免疫及細胞生物學系主任,洛克菲勒大學康乃爾醫學院兼任教授…

學歷:巴西利亞大學醫學系、美國洛克菲勒大學醫學博士及生化博士、約翰霍浦金斯大學生化博士

經歷:長庚生技董事長、美國Inteplast總經理、洛克菲勒大學分子免疫及細胞生物學系教授、系主任、美國國家衛生研究院癌症研究所諮詢委員、國際癌症免疫及整體健康學術期刊編輯及顧問….
榮譽:美國自由神獎章得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