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愚法師2018年08月24日十方禪林台北道場盂蘭盆法會下午第二支香開示)

 

《楞嚴經》對我們講五蘊解脫,五蘊第一個是色蘊,末一個是識蘊。《楞嚴經》提到,我們的起心動念,生生滅滅,「生因識有」,我們起心動念從我們認識來的;「滅從色除」,還滅第一個是從我們的色蘊開始。那麼色蘊怎麼解脫啊?南老師有兩句話「心月孤懸,氣吞萬象」。

心月孤懸,這四個字正是《心經》的行深般若波羅密多時,心月孤懸是實相般若;心月孤懸是摩訶般若波羅蜜多。各位,「心月孤懸」這四個字,不是那麼好理解的,這你一旦在身心上完全體會得很清晰,看的很通透,那你已經是超凡入聖了,你的智慧已經不同於一般人了。大家不要小看「心月孤懸」這四個字,那真正是「行深般若波羅密多時」,這就是我們的見地,我們的心地。

再強調一下,我們起心動念,生生滅滅從念頭開始的,所以叫做「生因識有」。識就是我們的認識,我們的認知,當然是從我們的心中湧現出來的。我們凡夫,念念出來的都是顛倒的,所見非真,以自己的情緒去虛妄分別,把自己搞的心神不寧。

我當年看《壇經》,看到「本來無一物」這一句,啊!原來禪宗就那麼簡單啊!「本來無一物」也是心月孤懸啊!各位,你體會到了嗎?體會到了,這個就是般若,你還到哪裡找般若啊?差之毫釐,失之千里,我就是靠《壇經》,這兩句話,心就安了。這些工作再也沒有辦法滿足我了。所以上班上了八個多月,有一天在宿舍,工作下班累了洗完澡,哎呀,躺一下吧。才剛躺下,一思維《壇經》,一下子整個身體都空掉了,宿舍也空掉了,自己身體空掉了,房間也沒有了。

哎呀!從來沒有這個經驗,一下就嚇回來了。剛才去哪裡了?然後我想到,我的時間到了,我不能再虛度光陰了。那個時候已經快到農曆過年了,也沒有先回家,先到我皈依師父那邊,我跟他講,過完年,準備把工作辭掉,要到他那裡,開始準備剃度出家去參學。

所以各位,心月孤懸,你體會到了嗎?把握到了嗎?那麼親近南老師,得到南老師的指導,在沒有親近南老師之前,我已經在佛光山閉了五次般舟關了。尤其第二次的般舟關到今年第三十五次,當然是身心轉化。現在想起來,第二次那種快速的轉化,來的太快了、太猛了。所以我第二次的閉關,這是我三十五次閉關裡頭精華中的精華,後面的閉關是對經驗見地方面越來越成熟,到了這第三十五次算是一個總融合了。

「心月孤懸,氣吞萬象」,氣怎麼吞萬象啊?從道家的立場,這個煉精化氣,煉氣化神,煉神還虛,指的是什麼啊?指的就是四大的總融合,也就是這業報身,我們的身體和神,這我們的內心,中間加上個氣,這氣是個承接的一個關鍵地方。

我們投胎來的,三緣和合,從佛學的觀點來講,父精母血也是從外四大來的。什麼叫外四大?山河大地,包括我們吃的東西都是從外四大來的。鹽巴屬於礦物,水果從土壤種植出來,土壤加上水分、陽光、肥料等等,這都是外四大。

我們這個世界的外四大,土壤是地大;那麼一切水分,水大;整個一個氣流是風大;太陽的陽光算是火大,養分也是火大。我們的營養來自於外四大,不管你吃素吃葷的,都是從外四大併入我們自己的內四大。《黃帝內經》特別提到的,腎臟是男以藏精,女以系胞,整個生殖系統沒有離開腎臟,包括我們投胎的時候,父精母血,所以這個精代表了我們的這個身體,尤其生命的總來源來自于父精母血,來自於腎臟,來自於生殖系統。

在心靈層面,心月孤懸,這心月大而無外,小而無內。大,大到無量無邊,無邊際;小,小到沒有一個裡面。那是什麼東西啊?空。地水火風,都是跟空相應的,你要把握到生命最深層的真空,四大是妙有妙相。從什麼地方來回到什麼地方去,來自于父精母血。哪吒太子析骨還父,析肉還母啊,怎麼還啊?這要修、要參!

命門是屬於腎臟系統的中心,腎臟中心中的中心,叫做命門,生命之門。從這裡跟我們念頭,跟父精母血,三緣和合,成了我們入胎的因緣,形成這個身體而修行,當然還是要回到最根本的。

所以一個心,加上父精母血,三緣和合,現在要把它還回去,「析骨還父,析肉還母」,有個東西還不掉不行。還了,「不汝還者,非汝而誰?」還了後的有個還不掉的,心,那是心月孤懸,你要找到這清淨本來的,叫做明心見性。

那麼我們現在用功,腎臟開竅於耳,所以這耳朵要回到它的本來,腎臟中心的中心,那是命門,你要回到這個地方,這是身心的一個交集點,這是心跟父精母血的交集點。

我們念準提神咒,念的本身就是意根,意根就是我們的心,心在念嘛。什麼讓我們念?你的心在念嘛,心屬火,一口氣一口氣這是風啊。所以我們從空中來的,要回到空中去。「空中十方起大風輪」,一口氣一口氣念,而我們念咒來自于我們的清淨心。

「寂靜心常誦」,龍樹菩薩的名言,如此修可轉化我們的色身。持修下手處要從「寂靜心常誦」,由之可完成了我們的「準提功德聚」。功德,見性是功,從心下手,外修是德,還有我們的德性由行善顯發,報身轉化在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