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愚法師2018年08月22日十方禪林台北道場盂蘭盆法會下午第二支香開示)

準提功德聚,寂靜心常誦, 一切諸大難,無能侵是人,天上及人間,受福如佛等, 遇此如意珠,定獲無等等。

我24歲退伍,工作,到25歲的年頭就辭掉了,只八個多月,開始在台中慈明寺當《慈明》《慈聲》雜誌的校對。那麼,做什麼事情就是要認真,工作一樣,參加過南老師的禪七之後,我一樣認真,開始閉般舟關。從1976年開始,到今年2018年,42年之間,我閉了三十五次關。

生命是自己安排的,要安排妥善,命運在自己的掌控,既要修行,要懂得親近參訪善知識。善知識不是天上掉下來的,是我們自己要去追求的,「尋師訪道為參禪」,這是《永嘉大師證道歌》的名言。

我到同淨蘭若出家,也是我自己選擇的,在南投蓮因寺,東北遼寧省的懺雲老法師,我跟他老未契。要離開的時候,老法師對我很好,介紹了十幾個道場,從臺灣北部到南部,大概一些大道場都包括了。我聽他們徒弟私下在聊:「哎呀,臺北新店的那個仁俊老法師會打徒弟的」 。說會打徒弟,好,我專門選擇會打徒弟的師父,其他我就不去了,這是我自己選擇的。果然,一去親近就相應,跟我很相應,

當時我們一起親近的有日常法師,有惟覺老和尚,親近老人家的都是當代的一些傑出的修行人。後來,師父跟日常法師去美國了,我又看了佛光山的《覺世》旬刊,決定到佛光山去讀佛學院,佛光山提倡人間佛教,朝氣蓬勃,把我吸引住了。我跟我師父報告,我師父未同意,他說:「我已幫你寫看大藏經三年的目錄,你就按照這個去究讀,比你去讀佛學院還有效果。」我說:「報告師父,我剛出家啊,看到藏經我都打瞌睡,我怎麼看?」旁邊的日常法師幫我說話:「仁老啊,仁法師啊,你就讓他去啊,這對他將來在佛教事業方面有幫助啊!」日常法師眼光很好,怪不得日後他的佛教事業辦那麼有聲有色。日常法師剛開始講《菩提道次第廣論》,沒有幾個人聽的,後來因緣成熟了,為佛教盡了一份大心力。

我到了佛光山,不久就遇到了南老師了。去佛光山的第三年,南老師來了,我的因緣來了嘛!參加南老師禪學講座的演講,聽了兩個鐘頭,那時對南老師還沒有多大印象,只是覺得:「哎呀,這個人學問好,上課很風趣。」印象就是這樣而已。想不到三個多月以後1975年1月底,南老師到佛光山打禪七了。這禪七一打,我知道終於找到了我要找的人了,真是一個通宗又通教的大禪師,就這樣我選定南老師為我親近的親教師。我所親近的三位大善知識都是我自己挑選的,不是別人幫我選的。

我們自己要求法,要「尋師訪道為參禪」。「生死事大,無常迅速」,我們自己的命運自己不做決定,誰幫你做決定啊?!父母親反對,抱歉,那是他們不瞭解,他們不瞭解,我總不能不瞭解。跟父母親是一段緣,跟兄弟姐妹是一段緣,到頭來還是要自己面對事情。父母親不批准,我自己批准。我就是這麼一個個性。這是生命啊!為自己的生命在負責任啊!要他們批准,他們不瞭解啊,他們怎麼會批准啊?這事情,只能做,不能說,做了就是了。

後來他們同意了,諒解了我,說「啊,你那邊有沒有佛像啊?」我就送老人家一尊玉佛。「有沒有念珠啊?」又向我要念珠。這我高興不過了!都有,都有啊!那麼要孝順父母親,最重要的,讓他們跟三寶結上緣,能夠走上解脫之路,這才是真正的孝順。不是讓你跟他吃得好用的好,當然那也是孝順,給他歡喜!但畢竟能夠讓他們走上學佛之路,悟得解脫之道,那才是大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