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愚法師2018年08月22日十方禪林台北道場在臺灣盂蘭盆法會早課開示)

 

在臺北市中心有這麼樣一個禪堂,很不容易的,這是四十多年前的因緣,我們是1979年年底搬到這邊來的,1979年在信義路三段二十七號六樓。那就是39年前,我們當時是買到了十樓,十一樓、十二樓是租的,過了一年又把十一樓跟十二樓買下來了。現在這邊的房地產價錢貴得不得了,如果是現在就根本買不起了。那麼快四十年前,還好,可以說還好。在臺北市中心有這麼一個禪堂,那是大家的福氣,作為一個弘法的基地,是一個很方便的地方。

這是對大家的一個建議,大家對準提法門的修持、實驗,可以把心月輪完全跟命門融在一起,命門最中心的就是字輪的“唵”字。按照法本儀軌是念到哪個字哪個字放光,在我個人對法的一個實驗來說,確實如此。經典中有兩句名言:「一切從此法界流,一切還歸於法界。」這句話,大家要仔細體會,什麼是一切從法界中流出?

為什麼說一切從法界中流出呢?等於我們所觀想的光明,所念咒語的音聲,都是從命門這個中心點散發出來。這個“唵”字好比是一張嘴巴,音聲從這個“唵”字的嘴巴中散發出來,光明也是從這個地方展現,等於全身的毛細孔都在放光,全身的毛細孔都在念咒,但是歸結到命門中,從命門中散發出來,又回歸到命門,這個叫做一切從法界中流出,一切回歸到法界。

讓字輪旋轉,其實那也是方便,念到哪個字哪個字放光,這就提醒我們要念念清楚,念清楚、聽清楚。念清楚每一個字,咒語的每一個字都念清楚,那麼聽清楚,音聲又回到“唵”字裡頭,從“唵”字散發出來又回歸到「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