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愚法師于2018年08月21日   十方禪林台北道場盂蘭盆法會早課開示)

《楞嚴經》的二十五圓通,在我個人的理解範圍內,只有對二十五圓通整體的瞭解,才能夠呈現出華嚴法界觀。這是什麼道理呢?好比佛陀針對我們在人事上的煩惱,制定了在家戒、出家的沙彌十戒,還有比丘、比丘尼戒、菩薩戒。如果你去研究比丘、比丘尼戒,覺得很生硬,好像跟時代已經有點距離,因為印度的生活習慣跟我們中國的生活習慣已經有所不同,所以要套在我們中國人的思想、生活習慣中,好像有點生硬,有點格格不入了。

那麼菩薩戒,有梵網經菩薩戒,又有瑜伽菩薩戒,當年南上師就在我們十樓的講堂講過瑜伽菩薩戒本,而瑜伽菩薩戒本就更加的人性化了。所以真正的瑜伽菩薩戒,它跟見地有關係,跟修證功夫有關係,它比較全面性,不會像比丘、比丘尼戒,你一看戒條很硬性的。

如果以見地理念上的開發而言,我們對繁複的佛學名相,如果沒有很豐富的生活經驗,人事上如果不是很通透,那你講起來就會令人覺得冷冰刻板,所以研究佛學也是要融入到我們生活的經驗中。

生活的經驗那就是菩薩行,一定要跟菩薩行融合在一起,那你的佛學就是立體的,不是平面的。你單講佛學,那讓人聽起來會打瞌睡的。佛學偏向理論性,佛學理論要以事修功夫,包括菩薩行的經驗融在一起,那麼你把佛學講活了!

在六根方面,把六根詳細分析,如果你的中醫非常好,講的具體,對於身體這些生理現象,對引導我們持修在色身上的轉化是有幫助的。但是歷代中醫治療方式各家各執己見派別有很多,不同的學說,不同的觀點,不同的治療方法,這就要你對六根的問題有很深入的體察,對觀世音菩薩耳根圓通法門研究得很透徹,那就可配合中醫理論把在六根上用功的事理講活了。

若單一的講六塵,單一的講六根,單一的講六識,這些佛學上的理論,那會顯得比較冷僻。那麼再加上七大,七大是十八界的所依。十八界就是六塵六根六識的交織,而地水火風四大偏向生理現象、物理現象,一為內四大,一為外四大;內四大就是我們的身體,外四大就是山河大地。

四大再加上這個識性觀,以見地來講,還可加上一個念性觀,指的是大勢至菩薩念佛圓通,然後後面還有一個是觀世音菩薩的耳根圓通。觀世音菩薩耳根圓通稱之為耳門圓照三昧,它是總體性的。其實耳根圓通就是華嚴法界觀,它是全面性的含蓋一切佛法。而準提法,說簡單可以簡單,簡單就是簡中之簡,說秘密也很神密,它含有耳根圓通的修法在其中,大家可不要錯過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