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愚法師于2018年08月19日   十方禪林台北道場盂蘭盆法會下午第一支香開示)

我經常說,我們學佛,從對佛教的信仰,提升到佛學的研究,佛學的研究就是怎麼樣開發我們的正知正見,我們佛門中很多人都停留在信仰層面。從信仰層面要再提升到佛學研究,能夠把佛學研究的如理如法,見地很通透,這個已經太不容易了。那麼從佛學研究又提升到佛法的實驗、修證,印證到我們的信仰沒有錯,我們的佛學知見沒有錯,這個就更難了。

我們的業報身,業報身就叫果,會報在我們的色身上面,如果修行不利,六根就越來越遲鈍,越來越混沌。在身根來講,行動越來越笨重,走路兩腳越來越不聽話,這是身根的遲鈍;在耳根的遲鈍,耳朵越來越重聽,那可是很麻煩;再來眼根,漸漸老化了,兩眼視茫茫,乾澀無神,這都是老化的一個現象;當然身根的問題表現出來的還有很多,好比說老人斑越來越多了。所以過去報身有成就的,像蓮花生大士,變成隨時像個十八歲的美少年一樣。

翻譯《準提陀羅尼經》的善無畏,他的老師。達摩鞠多,善無畏去親近他的時候,達摩鞠多已經八百多歲了,遠遠看起來像個中年人,那也是報身成就了。那麼開元三大士的另外一位金剛智親近龍樹菩薩的弟子,那也是有七百多歲了,看起來也是像中年人,所以過去古印度報身成就的人很多哦!

我們的見地功夫對不對,報身會給我們消息的。如果說我要寫「我與南老師」的題目,就要寫到我自己修行過去很多的見地還是有偏差的,導致色身某方面的不足,這個自己心知肚明的。比如從南嶽衡山的閉關開始,我感受到心月輪不能夠觀想在膻中穴,因為觀想在膻中穴並沒有得到預期想要得到的效果。

這次在南嶽衡山總共四七二十八天,到了大概一半的時候,大概第十二、第十三天,我發現觀想膻中穴,到了最深最細的時候,它給我下馬威了。晚上睡到半夜,心臟跳動很快,氣血翻滾,連續兩三個晚上都是這樣的。那麼趕快易觀,放在命門之後,一下子就化掉了,屢試不爽。所以我曉得,以前把心月輪觀想在膻中穴這個地方,這對我們的報身轉化是不利的。所以將來如果讓我寫「我與南老師」,我要寫我自己走過的一些彎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