雜阿含經第五十卷       周勳男

一三四八:有異比丘住一林中,已得他心智,但煩惱有餘。距林下不遠處有井,有欲飲水而為水罐鉤住頸部的野干,力求掙脫,而自念言:「天遂欲明,田夫或出,當恐怖我。汝汲水罐。怖我已久,可令我脫。」

這時,比丘知道野干的心念,即說偈言:「如來慧日出,離林說空法;心久恐怖我,今可放令去。」這時,一切結盡,得阿羅漢。(在助他當中,同時助了自己)。

一三四九∫一三五0:這兩經都說世尊在拘薩羅人間遊行,住一林中。前經說的是林中的天神,見佛行跡,低頭諦觀,修於佛念。這時,有隻優樓鳥住於道中,行欲蹈世尊足跡,天神即說偈言:「汝今優樓鳥,團目栖樹間;莫亂如來跡,壞我今佛境。」說此偈已,默然念佛。

後經說的是世尊依波吒利樹下住止,林中天神即說偈言:「今日風卒起,吹波吒利樹;落波吒利花,供養於如來。」說偈已,默然而住。

一三五一∫一三五二:此二經都是世尊住於迦蘭陀竹園時,有眾多比丘住支提山側,他們都修阿練若行,著糞掃衣,常行乞食。前經是說住此山的山神說偈 :「孔雀文繡身,處鞞提醯山;隨時出妙聲,覺乞食比丘。」餘二首偈,前三句如前,只有第四句分為「覺糞掃衣者」、「覺依樹坐者」。山神說此偈已,即默然住。

後經說的是那娑傳多河岸崩潰,死了三營事比丘。山神即說偈言:「乞食阿蘭若,慎莫營造立;不見怯多河,傍岸卒崩倒;壓殺彼造立,營事三比丘。」餘二首偈,第一句分別為「糞掃衣比丘」、「依樹下比丘」後五句皆如前偈。山神說此偈已,即默然住。

一三五三∫一三五四:以上二經都是世尊住迦蘭陀竹園時的事。前經是說有異比丘住頻陀山時,山林忽起大火,舉山洞然。時有俗人而說偈言:「今此頻陀山,大火洞熾然;焚燒彼竹林,亦燒竹苑實。」

此比丘心想俗人都能說此偈,我何不以偈答道:「一切有熾然,無慧能救滅;焚燒諸受欲,亦燒不作苦。」說畢,即默然而住。

後經是說有異比丘在恆河側,住一林中。時有一族姓女,常為舅姑所責,來到恆河岸邊而說偈言:「恆水我今欲,隨流徐入海;不復令舅姑,數數見嫌責。」

此比丘見族姓女,聞其說偈 ,心想我何不以偈回答:「淨信我今欲,隨彼八聖水;徐流入涅槃,不見魔自在。」說畢,即默然而住。(經文沒交代,但族姓女聽偈後,當停止投河,否則比丘不會默然而住)。

(一三五五∫一三六二):以上諸經都是世尊住祇園時的事,略述如下:

一三五五:有異比丘住拘薩羅一林中。去林不遠,有種瓜田。時有盗者,夜偷其瓜,見月欲出,而說偈言:「明月汝莫出,待我斷其瓜;我持瓜去已,住汝現不現。」(癡得令人一笑)。

此比丘心想盗瓜者尚能說偈 ,我豈不能以偈答道:「惡魔汝莫出,待我斷煩惱;斷彼煩惱已,任汝出不出。」說畢,即默然而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