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懷瑾

前言

中國固有文化,有二大主流,自有史以來,一向持續不斷,嬗變不已,成為中國民族特有的精神,即是儒家與道家。由東漢末年開始,經過兩晉、南北朝而至初唐鼎盛時期,中間雖有佛教文化的輸入,曾與儒道二家在形式上發生磨擦,終因三家在根本上有其一脈相通的共同點,雖有外貌上之分歧,而往往互相融攝為一,故中國傳統文化,實質上一向由儒、佛、道三家的思想構成一種耀古爍今的歷史精神。依據史家的觀念,凡稱先代昇平隆盛之治,必首舉漢、唐,當漢、唐昇平之際,其文化精神,亦形成一代的特有模式;漢代的政治文化,左右固有傳統文化儒道二家的思想,自成其為一體系;而唐代則因加入外來佛教文化,益增其光輝。

佛教文化自南北朝迄于初唐這一長期的陸續輸入,與中國固有文化互相融攝,影響至鉅,追初唐盛時,中國佛教先後產生兩位偉大的聖者;其一,即中國第一位出國留學僧,回國從事偉大翻譯事業的玄奘法師。其一,即為弘開中國化佛法的禪宗,被譽為東方如來的禪宗六祖慧能大師。玄奘法師的翻譯事業與闡揚深密教義以及疏釋「唯識」「因 明」等學,使盡精微極博大的佛學義理,達到登峰造極的境地,影響以後中國學術思想界,其功非淺。

而六祖慧能大師弘開佛法心宗,使此一單傳直指,不由文字,頓悟成佛的心性法門,於以建立;使佛教教下各宗各派,或理或事的整個教理,不致死於名身文句之下,完全變成活法,猶之畫龍點睛,乃得破壁飛去,不但使佛教在中國奠定了根深

蒂固的基礎,且使東方文化精神,益增萬丈光芒,其功勳德業,實足彪炳千古;至於因此而影響到儒道二家,使儒家產生北宋以來理學,發揚孔門一貫心傳,成為儒家學術的教外別傳之一大學派,尤為顯著。今就禪宗與理學關係,試略論之。

一、六祖慧能大師

大師身世

大師名慧能,俗姓盧,父諱行瑫,原為范陽人。唐高祖武德三年九月,降官於新州,母李氏,懷姙六年乃生師,故師籍為廣東新州。生時適為唐太宗貞觀十二年戊戌歲,二月八日子時,次晨黎明,有二僧造謁,謂師之父曰:此子可名慧能。父問此名義何所指?僧曰:慧者,以法慧濟眾生,能者,能作佛事,言畢而出,不知所之。師生而不飲母乳,遇夜神人灌以甘露。三歲,父喪,葬於宅畔,母守志鞠養,移居南海。旣長,鬻薪供母。年二十有四,負薪過市,聞一客誦金剛經,而有省悟,遂間客誦何經?客以經名告,且謂從湖北蘄州黃梅縣東禪寺來,其寺為禪宗五祖宏忍大師,在彼主化,門人一千有餘,五祖居常教人但誦金剛經,即自見性,直了成佛。大師聽後,憤然如有所啟,欲往求法,而念老母無依;方躊躇間,客似與有宿緣,詰其疑難,大師具告之。乃蒙一客,予銀十兩,令充其母衣食,教使往黃梅求法。

求法經過

大師至黃梅,祖問曰:汝何方人?欲求何物?大師對曰:弟子乃新州人,遠道求師,惟期作佛,不求餘物。五祖曰:汝是嶺南人,又是獦獠(時人戲稱嶺南人語),豈堪作佛!大師曰:人雖有南北,佛性本無南北,獦獠身與和尚不同,佛性有何差別?五祖更欲與語,見從眾在側,乃令隨眾作務。大師曰:弟子自心,常生智慧,不離自性,即是福田,未審和尚教作何務?五祖曰:這獦獠根性太利,汝更勿言,著槽廠去。大師即退至後院,被差派破柴踏碓,服役辛勞,累月不倦。五祖一日忽見之曰:吾思汝之見可用,恐有惡人嫉汝害汝,遂不與汝言,汝知之否?大師曰:弟子亦知師意,故不敢行之堂前,令人不覺。五祖一日傳喚門人盡至曰:汝等各作一偈呈來,若悟大意,即付汝衣法,為第六代祖,速即作去,不得遲滯,思量即不中用;若見性之人,言下即見,譬如輪刀上陣,亦得見之。眾退而議曰:我等諸人,不須澄心用意作偈,雖呈和尚,無所益也。神秀上座, 現為教授師,必是他得,我輩縱作偈頌,亦枉用心力。神秀自思,躇躊未決,時祖堂前有步廊三間,擬請供奉盧珍繪楞伽經變相圖,及五祖血脈圖,流傳供養,秀乃書偈於廊壁上。偈曰:「身是菩提樹,心如明鏡臺,時時勤拂拭,勿使惹塵埃。」神秀旣書偈已,終夜未安,五祖預知其意,天明即喚盧供奉來,向南廊壁間繪畫圖相,忽見其偈,即言不再用畫,經云:「凡所有相,皆是虛妄。」但留此偈,與人誦持,依此偈修,即有大利益,免墮惡道,即令門人炷香禮敬,盡誦此偈,可得見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