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月十三日之一

昨天禪林護法會邱會長跟他弟弟,在十方雜誌看到陳定國教授談到南老師的神通妙用,他們希望我談一談。我從一九七三、七四聽南老師演講,參加南老師的禪七,我是從他的見地,了解他是一位真正通宗又通教的大善知識。神通在佛經上面告訴我們,通由定發,你有了禪定才會有神通;沒有禪定功夫、哪來的神通?神通,這是外道都有的,一些大外道修得好也會有神通,但佛法只有般若是不共外道。明心見性最難,從般若來講,神通其實不是那麼重要,明心見性才重要。

在佛光山的那個禪七,我從南老師的見地智慧,明白這是一代通宗又通教的大善知識。我怎麼能夠確定?這是我從看《壇經》那一剎那,我自己清楚了。我們修習佛法,選擇善知識很重要。選擇善知識你要有一些基礎,要不然你憑什麼來辨別哪些是善知識、哪些是惡知識?你沒有智慧、你辨別不出來的,好壞你搞不清楚;高下你搞不清楚;正邪你搞不清楚。我這一生得到的最大的受用來自於《壇經》,當我看到『菩提本無樹、明鏡亦非台』,尤其後面第三句『本來無一物』,原來佛法這麼簡單。『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這二句話夠了,已經講得很清楚了。

我們沒弄清楚,是自己智慧沒有開。六祖聽客人誦《金剛經》誦到「應無所住而生其心」,那句話就讓他悟道了。佛法並不一定要多,禪宗祖師的名言,佛法無多子,並非你一定要研究三藏十二部經。有人研究教理,一生幾十年還搞不懂。沒有明心之前,你教理搞不通的,你所學的只是佛學理論而已。你跟你的心地接不上,往往經典看多了,徒增一些知識,甚至我看一些佛學著作,有的知見觀念是偏差的。所以,為什麼一定要直接看原典,原典是佛陀的原汁原味。有的名氣很大,如果你沒有正法眼藏,你看不出他對還不對,只是看他洋洋灑灑的佛學理論一大篇,被唬住了,其實他有的觀念是錯誤的,你沒有搞清楚,因為沒有能力辨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