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格講起來,像藏密動不動說誰是阿彌陀轉世、觀世音菩薩轉世、什麼佛轉世。聽一聽就好,若有講這些商業動機行為,廣告做得很大,那是不如法的。藏密有其特長,但特長往往也是致命傷,太過神秘色彩了,如果學藏密不把教理弄通,那許多問題就來了。真正的大道沒有神秘可言,有神秘代表你是一知半解,通達般若,不應該拿神秘來唬人。甚至不通般若,講淨土也會講歪掉。如果用《金剛經》《心經》《壇經》的般若眼光來看,在修行上可以省去一些偏差。對藏密為什麼我們南老師講而不傳?只講重要的論典,但不傳法,這是南老師的智慧。

儀軌繼續講到了本尊法,在準提法儀軌裡頭,沒有一絲一毫的神秘色彩,告訴我們「一切唯心造」,「心佛眾生三無差別」,平等平等,這是般若的本地風光。當年我還沒有接莊嚴寺的方丈,美國佛教會莊嚴寺的大佛殿落成,特別請達賴喇嘛開光,講「入菩薩行論」。聽他的演講都要繳費的,名氣那麼大,到底講的什麼內容,我去聽,但等到了要皈依、要灌頂,我就退出了。在那時候我已經有傳承了,對自己的傳承深信不疑、堅信不疑。尤其出了家了、本來就已經皈依了。

大家修習佛法,還是以般若為導向,般若才是真正的皈依自性三寶,自性三寶就是般若,《壇經》講得多平實、講得多到位。出家四十多年我不輕易隨便去親近一個人,哪怕你名氣再大,這不是傲慢,這是擇法覺支,選擇善知識。你對了,你是個在家居士,南老師不也是在家居士,我一樣親近他;你不對了,哪怕你是一個大和尚、鼎鼎大名的大師,抱歉!我不親近。修習佛法、連選擇善知識的眼光都沒有,四兩棉花,免彈、免談。今天四點半後,大陸的女眾到禪林養心館喝茶,什麼樣的問題都可以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