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月十日之三

說觀 la字,就老老實實的觀la字。la字放白色光,這一放光,不得了了,再來整個身心空掉了,上根利智的人很容易進入光明徧照身心,乃至徧法界。  字放光,這是境界般若,開始產生整個身心的轉化、鬆放,種種瑞相,對佛法聽到一個道理,可以聯想到四、五個道理,觸類旁通,慧思敏捷。

觀想la字念淨法界咒,觀中有念、念中有觀,念到渾然忘我,念到沒有妄想了,無量壽;念到整個身心空掉了,無量光,就曉得真正的極樂世界,清淨心就是無量壽、無量光,清淨心就是極樂世界。

如此見地直接跟《金剛經》《心經》能夠對接得上,你這樣的修習佛法就有力量了。很多修藏密、修淨土的,把極樂世界抓得牢牢的,很具象化了,那永遠進入不了大道。《金剛經》明明告訴我們『應無所住』好壞不著,有無不著、空有不著,所以能夠『應無所住』,隨時跟文字般若相應、境界般若相應、實相般若相應。

我在大連發現新的一代,對佛學、佛法體會很深刻。去年到煙台,有一位年輕人的報告讓我非常欣慰,煙台這一位是當官的;廣州有一位在軍中的,慧思敏銳。這讓我覺得很歡喜,打七沒有白打,年輕的一個一個冒出來了。不管出家在家,只要是人才都是好事,這些都是新參中的老參,非常了不起。對佛法的知見對不對,騙不了人。見地觀念錯了,開口便錯,理念俱乖。上海有一位年輕的女律師,好像參加過我的七,有八個還是九個,到了第二個我就發現不一樣。後來被拉到南老師的身邊,做南老師一些文槁整理,聽南老師的課以後,她也講唯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