貫通氣與明點修法的金剛念

(3.7上午第一節) 即因即果善護念 切莫波波度一生

準提法門觀想的第一個重點是頭頂上臘字字放白色光,從宇宙人生的這一個表象,徹底地看到了我們內心的真實境界,佛學上講毗盧法界,也就是我們的本來面目。禪宗祖師要人參究公案,參究父母還沒有生我們之前,什麼是我們的本來面目,這你找到了,那就恭喜你了。我們的本來面目叫「諸法本空」,我們的本來面目叫「佛性」,每個人都有成佛的本性,本性就是佛性。哪個人找到了,那個心就安了。如果沒有找到,那你今生白來,又要繼續輪迴下去。修習佛法就是要找到生命的本來,找到我們生命真正的皈依處。清淨本來那是一種無貪、無嗔、無癡、無慢、無疑,自由自在的解脫境界,凡夫反之,恰恰是充滿了貪、嗔、癡、慢、疑。

昨天特別提到,現代人喜歡講IQ、 EQ,真正的智慧是用來看清一切,化解一切的,這才是最高的智商。從佛教唯識學來講,第六意識屬IQ,第七識屬EQ。有謂「六七因上轉,五八果中圓。」第六、七識我們要在因地上面去修轉,也就是要自我覺照,看得清楚,不落於分別心,不執著我,這樣你的生命就向上昇華了,看不清楚自己的妄想分別就要向下墮落。第六意識看清楚了,可以慢慢遠離貪、嗔、癡、慢、疑。第七識是凡夫以自我中心的執念,你觀照不到這貪、嗔、癡、慢、疑的根,讓自己為自我的執念煩惱,也讓別人因你而煩惱,這是沒有智慧的,同時也是慈悲心不夠。其實在佛學上,一個修行人要能智又能悲,能智IQ高,而悲心就是EQ好,有同情心、包容心。你的第六意識不妄想能夠善分別一切法,那就對了。龍樹菩薩在《大智度論》的名言:「善能分別諸法相,於第一義諦而不動。」將一切看得很清楚,瞭解得很透徹,內心不動,隨時都是清淨的,雖然一天到晚,一切都自然分別得清清楚楚的,但這心卻了無一物可得。

能夠看清楚了,隨時跟清淨無為相應,你的慈悲心就夠了。人有同情心,包容心,自己歡喜,也不會給別人壓力,人際關係一片祥和。第六意識跟第七末那識是這樣在因地上去轉。你對自己起心動念觀察得非常仔細,隨著這種智慧的提升,所看到的都是自己的問題。一個有智慧的人,看到別人的問題也是自己的問題,這叫將心比心,一切唯心造。我們看不清自己,那怎麼能夠看清別人?老子講:「自知者明,知人者智。」能夠看清自己的是個明白人,有智慧的人,也由於能夠看清自己才能看清別人,同時也由於能夠了解自己才能體諒別人。在佛學上這樣修叫轉識成智,轉第六識為妙觀察智。你在因地上看自己的心念看得很清楚,第六識轉了,第七識也跟著轉了。第七識以自我為中心,處處貪、嗔、癡、慢、疑,這是一種墮落,情緒不穩定的身心境界。一切自心自顯,有什麼樣的心量就有什麼樣的果報,因緣果是隨時相隨的。

臘字字觀想我們可徹底地見到清淨本來,啟發我們的佛性、覺性,看到諸法本空,悟到毗盧法界,見到空性,見到生命的本來。禪宗的明心就是見到空性,見到我們的清淨心,清淨無為的本來面目。要悟道見到空性了,心量才能大起來。看不到清淨心,心量想大是大不了的。凡夫都是自我蒙蔽,只看別人的問題,看不到自己的問題,因地上顛倒,第七末那識處處人我是非一大堆。《壇經》提到,一個修道人要:「人非我不非」,別人顛倒,我不顛倒,「我非自有過」,才有點是非心,是自己顛倒了,對周邊的親朋好友也會有不良的影響、惡性循環。你佛法的見地對了,心量就慢慢擴大了。第七末那識慢慢不敢貪,不敢發脾氣。原來情緒一來,生悶氣好幾天,慢慢時間越來越短,兩三天變半天、幾個小時,而最有智慧的當下就了,沒有變成自己包袱的情緒,因此也不會變成別人的,此為「六七因上轉」。「五八果中圓」,五代表前五識眼、耳、鼻、舌、身,八是第八指阿賴耶識,只要六七識轉了,前五識與阿賴耶識就一能完美地盡其聽看等功能,一能無瑕疵如明鏡之覺照無遺。

臘字字觀想叫「緣起性空」,念六字大明咒後之觀想叫「性空緣起」,就是依空起修。你見地有多透,身心轉化就有多快。你一知半解,身心就掉在一知半解的矛盾困擾中。一個真正智慧通透的人,看一切是因果同時。凡夫把因果拉長了,「欲知前世因,今生受者是,欲知來世果,今生做者是」是佛經上的方便說。我們現在體弱多病,這是你前世善事做少了,福德報智慧不夠,善因善緣不足。而所謂「善有善報,惡有惡報,不是不報,日子未到」,也是就眾生後知後覺的方便說。有智慧的人看到的是「當下即因即果」。所以你修的與佛法相應不相應,就看你有沒有徹底瞭解,有沒有當下覺照的功夫,一念不察就已落在妄想連綿的因緣果報中了。「不怕妄念想起,只怕覺照遲」,覺照的功夫太重要了。佛陀一再要求我們自覺覺他,首先最基本的是自我的覺照覺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