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道如是話南師

──首愚法師一0二年二月廿八日講於南師慧炬永續傳承系列講座

一個軍中聞讀《壇經》的農村青年

在座的各位法師,在座的南老師的資深的老弟子,包括台大的定國公還有他的夫人,大家今天齊聚一堂。南老師在十幾年前,本來指定要我寫「我與南老師」一文,希望我把親近他的整個過程能夠一五一十道出。我個人基於比較自我要求的一個心理,包括在南老師七十大壽時我都沒有寫相關的文章。

雖然沒有寫,我這次可以提前先講出一部份來,講我自己覺得可以講的。有些自己覺得還有些汗顏的、難過的,還不如暫時保留下來。希望在南老師百歲冥誕前,他指定要我寫的這篇,能夠完成以報答師恩。

我出生在台中鄉下,靠海邊的一個農村,是個農家子弟,在鄉下過著很淳樸的生活。一直到當兵的第三年,民國五十八年,大概七、八月份時,因為看到中央日報副刊,有關於錢穆教授跟留學日本的楊鴻飛居士兩位在作有關《壇經》方面的筆戰。我偶然之間看到了,大為讚賞:中國有禪宗?禪宗這麼好!以前怎麼都沒有接觸過?於是就請我在台北工作的四弟到重慶南路四維出版社,因為那時候打筆戰有書商趁這個機會做廣告,我看到四維出版社有丁福保居士所註解的《六祖壇經》。我請我四弟買了寄到軍中。當時我當兵第三年,一個晚上我就看完了。其中看到六祖的偈語「菩提本無樹,明鏡亦非臺」,尤其第三句、第四句「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心想我們的生命原來那樣的實在,什麼也沒有缺少!很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