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中的偉大

前言

南老師是我一生中,最重要的恩人之一,影響我的生命方向與軌跡,至今依然後勁強大。

知道老師圓寂的消息後,感受十分複雜。心中既覺不捨,卻又慶幸。捨不得的是,他老人家離世而去,讓此一世代眾生,痛失親近良緣。慶幸的卻是,他老人家功德圓滿、得其自在,已可安住佛國,待因緣再聚時,重度有緣眾生。

好友周勳男要我也寫幾句感言,但我捫心自問,在眾多卓越的先進和同學中,學習與實踐都無消息,實在最沒資格發言。但是,既然老師高壽九十五,漫長人生歲月中,又有幾人得以始終伴隨,而能描繪老師圓滿身心樣貌?

因此,若能以野人獻曝之誠,提供對老師不同角度的見聞,或許可以與其他同學,共同投射出虛擬實像的立體形象,作為大家思念老師時的參考吧!

以下是幾個印象深刻的記憶和感想,敬請同學指正:

從詢問電話到擔任副總幹事

民國七十年(一九八一)春,參與重組成立中華民國滿族協會時,恰好閱讀《靜坐修道與長生不老》一書,極為讚嘆書中以平易近人、真誠扼要風格,說清楚講明白了,一般外行人難以了解的,古文化中的大道理。

為了進一步了解南老師其他著作,撥了電話到老古出版社詢問。接電話的是位老先生,親切地以江浙口音的國語,告知東西精華協會還開了佛學課程。就此,展開了學習之旅,企圖探求生命真相。

事後方才知道,當時接電話的長者,就是南老師,而且老師對我的電話禮貌,頗為讚賞。後來,老師還經常要我當眾示範,三跪九叩的古禮。並表示這是「禮失求諸野」的典範,因為我是滿族血統。

但我對此表達過不同意見,認為滿、蒙、韓、日等通古斯民族,自古就已重禮,並非全自漢地學得,也因此至今仍然傳承禮數與規矩。老師聽後,不但沒有不高興,還呵呵大笑說「對呀,也有道理」。

回顧和老師親近的日子,他在日常生活中,最謹言慎行持守不懈的,就是進退應對的禮儀,也常以此來判斷人的德行。

等到正式上課之後,更感覺這位風度翩翩的長者,身材清瘦、個子不到一六十公分高,仙風道骨中卻又透露出掩不住的風流瀟灑,身著一襲飄逸的中式長衫,總是飄揚出一種淡雅的清香。

講起課來,更是幽默風趣、深入淺出、峰迴路轉、引人入勝。讓人聽得既欣喜又感動,特別是刻畫人性之處,另人不覺開懷大笑,過癮極了。

當時,我正面臨人生重大抉擇,苦於考慮應出國讀書?還是繼續從事絲綢生意?因此,當聽到深刻而詼諧之處,不自覺的相應而笑開懷,此舉有時惹來部分同學皺眉撇嘴,心中雖覺有趣,但也暗暗耽心,恐怕老師也會嫌我唐突。

但是未料,有天上課早到,先到辦公室詢問問題,卻碰見老師和朋友、工作人員等吃晚餐。見到我後,居然招呼我一道兒用餐。從此,我也就大咧咧的賴上了,經常到點露面打牙祭。這時候我才明白,老師並不介意我在課中大笑,反而覺得我有所會心反應,而且能夠坦然自在。

在上課與吃飯的過程中,老師進一步了解了我的情況,因而指點迷津。要我一方面申請學校出國進修,而在確定之前,可以擔任東西精華協會的副總幹事。就這樣,我從一個陌生的來電詢問者,變成了老師身旁的工作人員。

由此經驗,可以見識到老師用人多元包容的氣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