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公懷瑾上師追思會掠影寄情

追思緣起

二0一二年十月一日深夜。在蘇州吳江市南公懷瑾上師一手創建的太湖大學堂裏,「護持工作小组」正式公布:南懷瑾先生已于壬辰年八月十四日(西元二0一二年九月二十九日)下午十六時廿六分,在太湖大學堂安祥辭世,壽终正寢,享年九十五歲。

掠影南公懷瑾上師  勾勒娑婆道意師情

一九一八年農曆二月初六,南懷瑾先生生于浙江温州樂清縣翁垟鎮地團村。其父營商為生。六歲入私塾讀四書五經。只在縣小學插班讀了最後一個年级的課。適逢杭州浙江國術館公費招生,管吃管住,兩年畢業後,可分配各地做武術教官;儘管一九三五年夏已娶了姨表姐王翠鳳為妻,生下長子舜銓,他還是毅然與同鄉相约,從温州坐船到上海,又轉火車去杭州;一九三七年以第一名的成绩畢業于浙江國術館,獲得武術教官資格,却未謀得差使。

不久,抗戰爆發。他來到川康邊境的大小凉山地區,辦起了「大小凉山墾殖公司」,自任總經理兼指揮團總指揮;不到一年,就放棄墾殖公司,回到成都,在成都中央軍校軍官教育隊,他擔任過武術教官和政治指導員。

南先生在四川青城山靈岩寺那裏結識袁煥仙先生,從忘年之交而成為師生。袁煥仙先生人稱大禪師、大居士,與佛門大德虛雲和尚齊名。南先生拜在袁煥仙先生門下之後,改變了他一生的道路,對那些旁門左道的東西已没有太大興趣,軍校武術教官的工作也不放在心上了,而是專心致志跟袁煥仙學佛學禪。一九四二年冬,袁焕仙出關後,到成都成立維摩精舍,南先生辭去了中央軍校的教職前往追隨。一九四三年秋,南先生辭别他的老師,獨上峨眉山,來到中峰顶上的大坪寺,第一次「閉關」修行。一九四七年回到樂清與家人重聚,這也是他與双親最後的團聚。

一九四八年,南先生來到台灣考察三個月後又返回杭州。次年二月二十八日,在台灣實施出入管理制度之前匆忙趕到台湾,一待便是三十六年。整個五十年代是南先生在台的困頓時期。一九五五年他發表了《禪海蠡测》一書。

在台灣基隆,他娶了第二位妻子楊向薇(東北人,信奉回教),生下兩男兩女。家中原配打聽到他在基隆落脚後,也携子找來。直到義利行生意慘敗,舉家度日艱難,母子才無奈折回家鄉,從此天各一方,八十年代初才在香港相見。一九七三年,楊向薇在兒子國熙赴美讀書四年後,也前往美國,結束與南先生的婚姻。南先生為中國文化事業,把個人一切親情都捨掉了。

一九七0年代,南先生在台灣輔仁大學講授《易經》及《中國哲學史》。六十年代至七十年代中期是他在台事業的鼎盛期。一九七0年三月二十二日,「東西精華協會」在台北召開成立大會,南先生作為大會主席揭示:本會的宗旨是國際性的,以不營利、不牽涉任何政治活動為原則;以達成人類社會慈善福利,而以東西文化交流融合為目的……」。

一九七一年五月,「東西精華協會」遷至台北連雲街「蓮雲禪苑」四樓,學員由原先三十多人增至六十多人,南先生授課内容也由禪學擴至傳统文化其他領域,先後講《論語》《莊子》《楞嚴經》《瑜伽師地論》及中西醫理。一九七0年代中期,「老古出版社」(老古文化出版公司前身)成立後,《論語别裁》隨即問世,在台灣出版界引起一陣轟動。

一九七六年底,南先生選擇在台北市鬧區,進行人生中第二次閉關。一九七九年出關後,應緣成立「十方叢林書院」的佛學院及研究部,並創辦《知見》雜誌。

一九八五年七月五日,南先生带着幾名親近弟子赴美客居,直至一九八八年到香港定居。期間先後創辦了美國維吉尼亞州東西文化學院、加拿大多倫多中國文化書院及香港國際文化基金會等文化教育機構;其後,更在世界各地華人社會推廣兒童誦讀東西方經典的文化運動。

一九九七年八月八日,侯承業教授出席南先生匯緣籌劃的金温鐵路全線舖通儀式時,朗讀南先生的詩句,「世間须大道,何只羡車行」,他是在說:世間須有大道,是一個通往人心的大道。

二0一二年九月三十日(農曆八月十五日)晚上,在太湖大學堂爲南公懷瑾先生舉行荼毗儀式時,一輪皓月高懸天際,清明的月光下,中國佛學院副院長、成都文殊院方丈宗性法師爲南師舉火。整個祭奠告別儀式莊嚴清淨,殊勝圓滿。宗性法師的《爲南公懷瑾大士荼毗語》道:

「應化人間樂太清,七星了然住大坪。遠走康藏通禪那,繽紛法雨墜紫雲。」

恭維南公懷瑾大士。一九一八年農曆二月六日降生。浙東樂清人士。一世行藏,已載籍章。上下五千年,縱橫十萬里,經綸三大教,出入百家言。平生功績,難描難繪。二0一二年農曆八月十四日,化緣既盡,大事已畢。遊戲人間九十有五載。醉心法海七十餘春秋。向上一乘,早識貧無立錐之旨;隨順世情,不費依樣畫葫之機。今於:諸行無常,是生滅法;生滅滅已,寂滅爲樂。笑曰:俄而一夢,是夢非夢,夢裏夢外,夢夢夢夢。南公懷瑾大士,印如是耶?既今末後一著荼毗一句,又如何舉揚?

「靈巖諸子出火宅,太湖水印峨眉月。四大五蘊如意樹,一粒粟米滄海闊。」

宗性 拙

謹此掠影南公懷瑾上師履痕,幽忽勾勒娑婆清淺道意師情;頂禮南門內外莫非妙莊嚴路,生起次第一生終竟滅塵合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