敬悼 南公懷瑾恩師

二0一二年九月二十九日下午四時,南師逝世於江蘇吳江廟港太湖大學堂,享年九十五歲。

南師的去逝,不僅是中華民族的損失,對我個人來說是無比的衝擊與哀殤。他一生的志業與修持,不僅維護了中華文化,更樹立了完美的師道,我忝 為學生,其實我真不配做他的學生,他經常告誡學生:「你們夠資格做我的學生嗎?有本事拿東西來(指成績),拿功夫來見……」,我總此一生,今年七十五歲,一事無成,一點功夫都沒有,怎夠資格作他的學生,只是跟著大家,厚著臉皮尊稱他老人家一聲南老師,如此而已,真覺慚愧。茲將我向南師請益的幾件事,臚列如後,以示南師教誨之風範。

一、諄諄誘導,指示迷津:

記得我初次拜見南師是在六0年代,當時我身穿單服,由誼母任懿芳女士帶領拜見,地點是在泰順街一棟日式房子內,因為是見一位馳名的國學大師,內心很興奮,亦有些緊張,經誼母介紹,並說:「這是太老師」,我旋即,立正,向老師行舉手禮,老師很親切又和藹地招呼我坐下。即時問我:「年輕人,有什麼問題嗎?」我回答說:「想唸點書」,南師問:「想唸什麼書?」,我回答:「我身為軍人,自當對中華歷史文化有所了解,對軍書也理當有所認知,我想讀資治通鑑與孫子兵法」,南師說:「先不要讀這些書,先讀伯夷列傳」。我當時心想,伯夷列傳在古文觀止裡就有,是屬於史記,為什麼老師首先教我讀這篇文章?老師見我猶疑,即時告訴我:「這篇文章,理義很深,舉凡人情世故、作人處事、前因後果都述說得很清楚,要好好地讀,認真的讀,一旦讀通,什麼都懂了,讀的時候把有關問題記下來交給我……」。當時南師住所請益的人很多,我即起身,謝過南師,初次見面,對南師的印象是和藹、親切,指示迷津,乾脆俐落。

當時我駐地鳳山,回到鳳山後,旋即打開古文觀止,細續伯夷列傳,並列舉了十三個問題,一星期後北上呈閱南師,南師瞄了一眼,回答兩個字!「再讀」,接著說:「裡面問題很多,不只這些……」,我遵旨再讀,只是見識不廣,程度不足,怎麼讀也只能列出這十三條,幾經往返呈閱後,南師告之:「這篇文章,字字句句都是問題,如能通達,一切都通達了……,至於你要讀孫子兵法,要先讀老子,再讀易經,到時研究起來就能深入理解,駕輕就熟,現在我在師範大學講老子,有空來聽課……」,就這樣我搭上了南車,迷上了南學,跟著老師讀老子、孟子、易經、解深密經、唯識學、金剛經,使我對中華文化有所認識。尤以對三師聖教(孔子、老子與釋迦牟尼),印象深刻,而更迷上了易經,楞嚴經與黃帝內經,這三本經書是南師一再強調必須研讀的,並且務必拿自己的身心來作實際的體證。如果只作文字了解或僅作學術研究,不能用在自己的身心上,起不了作用,毫無用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