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佛號、持咒語,也是一樣的道理,一句佛號或一個咒語,就如同是麵粉一樣,麵粉上有一點水,麵粉慢慢裹攏來,轉呀轉地,最終把所有的麵粉裹在這一點上,就得「止」,這是初步的「觀」,叫作「觀想」,是意地生出來的,不是亂想造出了的,亂想就會出毛病了。
有些人初學時觀不起來,不要亂想,意識上知道即可,如亂想會神經錯亂。其實觀想很簡單,比如說我提到你住的家,你一想家,家中的樣子就會起來,一提起就有,如此觀想並不困難。如果你硬去想,那是妄想,不是觀想。應該一點不用著力就現前了。妄想是第六意識的分別作用,觀想則等於是第七識末那識同第八阿賴耶識的功能發起來,是獨影境又不是獨影境(註一),它又是明了意識。

學密宗不通唯識不能學的。說它是獨影,它又是明了意識,說它是明了意識,它又在一面說話、行事,與獨影差不多現象,但又不是非量境界(註二),非量就是神經病。為何不是非量境界?因為由我作主觀想起來的。非量境界你作不了主。

祈願他力,感應道交
在修止修觀的原理上,準提法門與禪宗法門相似,除此之外,修準提法門,還要在意根上與願力上,帶著一個祈求本尊佛母與諸佛加持的心願。不要認為唸咒唸得很好,就覺得這就是參禪,就是止觀,話雖不錯,殊不知,此與密法持咒就有所出入了,這也是修密法與參禪,同中有異的地方,如果沒有祈求他力加持的心願,就會變得在修「止觀」了,也不是說它不對,只是與本修法門就有了差別,如何差別?在因地上有了差別,由於見地與認知不清楚,則果地上也必有差別,所得到的層級也會不同。

所以,千萬不要只借用咒語,作為繫心一緣的作用,那是修禪定,如果能繫心一緣而能得止,那是修止觀,這種修法,念佛也可以,念咒或其他都可以,但在修密法的本位來講,你如果功德大、智慧大,帶著修止觀、禪定也行,然而,還是要帶到心願的力量祈求他力,求本尊、佛母、諸佛菩薩加持,所謂有求必應,感應道交。要求感應道交,自己在日常生活中,須注意戒、定、慧的配合,一定會得到他力(佛力)的交感,則效果亦將不可同日而語的了!

生起次第,真空生妙有
「準提法」的修持,求止得定並非最終目標。生起次第要我們練習,由一念專精的持咒與觀想,進而「忘去自身我執」,「渾入虛空中,虛空與我無二無別,亦無虛空之量可得」,忘卻身心,心物渾然,不起分別,無所謂空,也無所謂有,我即虛空,虛空即我,無量無邊,大而無外,小而無內,進入準提三昧的定境。

「準提法」並沒要我們到此為止,死守著這個空境,接著要我們觀想宇宙之四大變化,忘卻了肉體的我,而在蓮花中生出一個妙有的我來,此時如能觀想成功,就是「意生身」的化身境界了,也就是妙有之境界。

接下來,口持準提本咒,觀想與佛母合一,心月輪與字輪的觀想就更細膩了,沒有相當的定力功夫,是做不到的,即使偶爾觀到一點,剎那即逝,把持不住。初學之人,可以將字輪觀大,比較容易清淨,甚至於只觀一個發光的心月輪,待日久功深,心細了,字輪就越觀得小,心也就越定。最後乃至心輪不轉了,只觀中間一個「 」(唵)字,永遠是這個字在,忘記了身體,或連字都不要,心中只有這一光明,不昏沈,不散亂,一念專精,其中有這一點「明點」,這個就是緣起性空,其中有物,不過是假的,不是真的,就這麼一個東西,定在上面,越久越好,就這一念專精,就包括了四禪八定,包括了小乘定與大乘定的三昧。

這心月輪與字輪的觀想,聽起來似乎簡單,但它卻含蓋了極深的修持道理,業習之能否轉化,法、報、化三身之能否成就,這是本法的一個主要關鍵所在。

圓滿次第,妙有返真空
最後進入圓滿次第,將明點由中脈升起,由頂門沖出去,散入虛空之中,虛空之外更無我身,「虛空與我無二無別,我即虛空,虛空即我,亦無虛空之量可得」,「如來!如來!如是!如是!」無去也無來,不生也不滅。上述諸法生起與空滅,皆同水月空花,如夢如幻;涅槃本性,本來如此。我即是佛,佛即是我,本來不可得,不可得也了不可得,隨時隨地在此定中,無須觀想,也無咒子,定得越久越好。

到臨終之時,也可藉此頂門一沖,或得解脫成就,或隨願往生,不拖泥帶水,自在作主。在這一點上,其效果有似密法中的「破瓦」修持。就算臨終之時,做不到如此頂門一沖,只要心中清淨,念到準提佛母,如有發願往生西方或任何佛國淨土者,十方國土必可任意往生,自然得力無形,如願再返世間,繼續修行者,亦能如願。

一般的禪宗修法易落偏空,不能生起妙有,有些人只曉得一點空相,不知道妙有,因而三明六通不易做到。而「準提法」包括了藏密、東密、淨土、禪宗的精要。生起次第由真空生妙有,圓滿次第由妙有返回真空,一念專精,了了分明,不住空也不住有,修「真空」也修「妙有」,性空緣起,緣起性空,方便法門都在其中矣。換言之,其乃「即空即有」之至高無上的大乘修行方法。

持咒計數,無形鞭策
念「準提咒」須計數(用佛珠或計數器皆可),因為「準提法」是修「有」法,修「有」法就一切皆「有」,一切皆「有」就要計數。念滿一百萬遍,修得好不好,自己都會知道,有時會在夢中顯示,這在《顯密圓通成佛心要集》的「驗成行相」中(請參閱附錄),有部分的描述。

真正的修行,不僅僅於盤腿打坐,而是在於「事上修」,即起心動念都在修,而持咒計數可以幫助我們,把持咒和日常生活打成一片,同時,也具有一個相當的鞭策的作用。
通常,我們一閒下來,往往就讓自己精神放逸或胡思亂想,不僅浪費了許多大好時光,而且造了許多「無記業」或「惡業」,亦即所謂的「小人閒居為不善」了。持咒計數,無形中就有一股鞭策作用,讓我們隨時閒下來,就會想到持咒計數,既不再多造惡業,同時還可修持,一舉數得。

《顯密圓通成佛心要集》有云:「此一種法,唯求出世間,若欲於此法中求成就者,須得預前持誦准提真言,五百萬遍或七百萬遍,或千萬遍而為先行,方作此法定有靈驗。」可見持咒數是愈多愈好,成就的機緣,則較易成熟。

迴向眾生,自覺覺他
修行切勿自私,處處應為眾生。人走在街上,看到棺材來,趕快念咒子,願死者得以解脫,往生西方極樂世界;看到人家結婚了,念個咒子,祝福他們將來多福多壽;看到叫花子、死老鼠等等,隨時在念咒子,都在迴向。這個咒語,不擇淨垢。念咒子並不是只為自己,而是迴向一切眾生,一切功德都不是我的。打坐修行,就應迴向一切眾生,希望世界太平,一切眾生皆得安樂,不是為我自己,要發這樣的菩提心,菩提心就是大悲心,一有為己私心的念頭,已經不是學佛了。

我們現在修準提法,不求別的,是迴向眾生,在求世界平安,一切眾生皆得安樂,多求消災免難,求證菩提,自己趕快悟道,證到自己成佛,再來度眾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