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愚法師2018年08月23日十方禪林台北道場盂蘭盆法會上午第一支香開示)

 

我們南老師一生行事風格,非常的嚴謹,所以袁太老師曾對他說:「嚴於律己則可,但是對別人不能夠太嚴厲,一定要懂得寬以待人。」我們當年親近南老師,你講錯一句話,他當場幫你糾正,要你發現,立即改過,雖然如此,南老師平常待人處事是很慈悲的。

當年講這些藏密的重要論典,能夠聽他講的人,都是南老師親自點的。他認為,密法一般人沒有這個資格聽,所以他對準當然不肯輕易傳授,因此能夠有機緣接受南老師灌頂的,那幾乎是少之又少。

南老師對密宗的傳法灌頂,向來不想弄大,不求多多益善。33年前,他要離開臺灣之前,農曆的三月十五、十六兩天,南老師就坐在我這個位置,我坐在旁邊,當時我們還沒有這個佛龕,四周圍都是禪凳,南老師為我們舉行灌頂,約三四百人,我就拿著楊柳枝來灑,代表甘露灌頂。那是他唯一一次公開傳法灌頂,因要離開臺灣了。那麼這他老人家編定的法本,封面寫有未經灌頂不得翻閱,等於是對準提法的一道禁令一樣,別人走不進來,南老師也不想走出去,這叫佛度有緣人。

所以在1980年我們辦十方叢林書院的時候,我說:「哎呀,法本都不能看,那這準提法怎麼傳啊?」我就從南老師的法本裡頭,把它精簡了,條目化了,稱之為準提法修持簡軌。弄好了,呈給南上師,我說:「老師,您認為可以就批吧!認為不可以就作罷。」南老師批:「可,如擬。」如擬,如我所擬定的稿子,可以了,可以用了。所以當時請我們的一位先生,他的毛筆字很漂亮寫的,再去印成一個單張,就是現在給大家的。簡軌上面還有施食儀軌,這簡軌給了我四處弘法的一個方便,後來又把它印成了小冊子。

在南老師圓寂兩年後,我想該把簡軌歸原成法本了,所以2014年,我就把它整理出來,這樣有利於準提法的一個弘揚。這準提法法本的一些文字,雖然精簡,但是都是以般若為開展,這大方向、大目標錯不了的。所以我只是加上標題、加上綱要,把它框出來,有利於大家對準提法的理解。

南上師在台時未廣傳這個法門,但1984年年底到1985年,連續帶領我們專修準提法三個月,記錄出來的就是現在老古出版社的那一本《準提圓通》,其實這三個月南老師已經為後來準提法的廣傳做了一個預備。這個準提法不稱為唐密,唐密那等於古代的密法,所以不那麼稱,還是稱它為中密,中國的密宗,給它賦予新時代的一個新文化的意涵。從古老的文化中把它變成現代的新的一個,經過南上師整理過的,應該叫古法新傳。這有別于西藏的藏密,跟原來唐朝時候的也有所不同。這是南上師親自得到文殊菩薩傳授的,所以跟四部《準提陀羅尼經》上的多少有一些不同,但理趣不二。這法南上師是現證的,他自己親自證到的,也是南上師對顯教密教,禪、淨、律、密整個編定的一個精神上總融合的法。

準提法在我個人來說,接受這個法已經四十年了,我也沒有完全的墨守成規,加上自己整整三十五次的閉關經驗,慢慢、慢慢把它細化了。所以從南上師不便於廣傳,到我身上等於把它廣傳了。但廣傳是廣傳,當然還是要看大家怎麼樣真正得到受用。

我們準提法能夠接得了地氣,如袁了凡在《了凡四訓》這本書,將他自己改造命運的經歷寫的很詳細,這是了凡居士修行接了地氣,功德無量。我們修學佛法,如果連自己的命運都改造不了,那什麼叫消業障呢?什麼叫做轉化身心呢?那都談不上。改造命運,唯有消除業障,業障不消,命運改造不了的。大家努力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