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愚法師于2018年08月21日十方禪林台北道場盂蘭盆法會下午第一支香開示)

 

玄奘大師往印度取經的半路上,遇到了窺基大師的前世,是個大阿羅漢,入定在雪山中,碰巧被玄奘大師遇上了。大概是前一個冰河時期的人,長得很高大,玄奘大師拿著引磬站在他的肩膀上,在他耳朵旁邊敲,把他敲出定了,這是玄奘大師的《大唐西域記》的一個記載。羅漢眼睛張開,看到玄奘大師,出定的第一句話就問:“釋迦牟尼佛呢?”他入定是為了要等待釋迦牟尼佛的降世,賢劫千佛,佛佛相續,自古以來所傳承的這個法脈絕不是偶然的,釋迦牟尼佛在我們這個娑婆世界示現成佛,賢劫千佛他是第四位。

我們這個地球的文化,再也沒有超過釋迦牟尼佛的,就是我們中國文化的道家、儒家,也沒有超過,甚至往後也不會有,只能到當來下生彌勒佛,再帶起了一個正法的高潮了。

按照經典的記載,現在彌勒菩薩還在兜率內院說法,他是唯識學的通家、大家,等到彌勒佛降世,哇!龍華三會,那要度了多少人啊!在釋迦牟尼佛之後,彌勒菩薩之前,再也不會有這麼樣大成就的人,這在經典上載得很清楚。

窺基大師前世是大阿羅漢,也等於是印證了佛經的一個說法,他聽說釋迦牟尼佛已經入滅一千多年了,便說:「哦,那我只好再入定,等待當來下生彌勒佛了。」然而玄奘大師跟他說:「你這樣不是辦法啊!到時候,彌勒菩薩降世的時候,誰來通知你啊?」玄奘大師接著又對他說:「我要到印度把釋迦牟尼佛的經典取回震旦,你還不如去那邊轉世投胎,等我回去,你直接研究釋迦牟尼佛的教法經典,不就是等於見到釋迦牟尼佛一樣嗎?”

玄奘大師本意要讓他去投胎到帝王家,到唐太宗的府邸裡頭,轉生為小太子,結果他找錯了門,找到了尉遲恭將軍府邸,變成尉遲恭的侄兒。後來,窺基大師是弘揚法相唯識的,等於是玄奘大師的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