般若光耀的極樂世界

(3.9第一節) 即因即果因果同 即心即佛心是佛

「心月輪中現字輪,身如透明琉璃體,內空心中生起八瓣蓮花,紅色無根」,透過這樣的觀想來觀察我們的身心,觀照得很如實,所看到的是身心的心念與行為的反應是即因即果的。真正的佛法講的是即因即果,因果同時。這你懂了,那你對佛法的體會已經很深了。修行沒有一絲一毫的僥倖,也沒有一絲一毫宗教的神秘色彩,真正的佛法其實沒有神秘色彩,把佛法講得很神秘、很神奇,那代表你對佛法還是一知半解。所以,釋迦牟尼佛所教我們的完完全全是探討宇宙人生的真理。佛教是宗教超越了宗教,是哲學超越了哲學,是科學超越了科學,大家好好把握這三句,好好自我體會、自我觀察。
「內空心中升起八瓣蓮花,紅色無根」,讓我們觀察生命的業感緣起,完完全全是自作自受,起什麼念頭有什麼樣的果報,那是一定的。「蓮花上現一滿月輪,月輪中現字輪」,這是法的中心。月輪中現字輪,字字清楚,它合於大勢至菩薩的念佛圓通,中間嗡字的聲響則合於觀世音菩薩反聞音聲的耳根圓通。從念清楚,聽清楚,念念分明,到了念念本空就進入到準提法的圓滿次第了。但這一切都是如是因、如是果,前後相應,一以貫之的。生起次第念清楚、聽清楚就是方法,成熟了就直入圓滿次第,念念本空了,至於旁邊的字輪收縮於中間的「嗡」字,正是聲聲入耳、聲聲空靈之道。準提咒的每個字都從念清楚到聽清楚,聽清楚是聲聲入耳,緊跟著「嗡」字收縮於月輪,這正是觀世音菩薩耳根圓通講的「入流亡所」。月輪代表了實相般若,表之為「菩薩清涼月,常遊畢竟空」。其實儀軌到這個地方已經算是到了圓滿的一個休止符,到了「入流亡所,所入既寂,動靜二相,了然不生,如是漸增,聞所聞盡,盡聞不住,覺所覺空,空覺極圓,空所空滅,生滅既滅,寂滅現前」,那就到了嘛!到了佛法最高的境界。
後面為怕一般人還是體會不到,所以修法上再把月輪慢慢縮小,縮小到黃豆那麼小的明點,「直冲頂上,渾入虛空中,虛空即我,我即虛空,亦無虛空之量可得」,並且連空也空,「如來如來,如是如是」。這裡的「如來如來」,《金剛經》講得很清楚,所謂「如來者無所從來,亦無所去」。那麼什麼境界是無來也無去啊?那正是六祖講的「本來無一物」。即然「本來無一物」,哪裡有來去?來去都是你的妄想。所謂如來如來,無來無去,這才是真如來,有來有去就是生滅心,凡夫的妄想心。「如是如是」,就是這樣,就是這樣。哪樣?你去體會了。所以準提法門非常完整,非常簡潔,這個法你再修不上,那就沒有辦法了。準提法的整個導向非常清晰,把佛教的信仰、佛學的理論、佛法的實驗,統統展現出來,說是生命科學與禪修實踐合一,一點都不為過。
所以,準提法第三個綱要,講的是準提法的心中心,它的下手處在第二綱要:持滿一0八遍六字大明咒之後,「觀想身心渾入虛空中,虛空即我,我即虛空」,跟進入圓滿次第沒有兩樣,文字內容完全一樣,「亦無虛空之量可得」。「空中十方起大風輪」,十方無方,也不是從東方,也不是從西方冒出來,東西南北都是都不是。這十種方位是不定的,中間的每一點都是含裹十方,都具備了十方的方位。所以十方是真空,也是妙有。「空中十方起大風輪」,風輪從哪裡來的?從真空的境界中,在你把握到的實相般若這樣空靈的境界中展現出來。真正從空中湧現出來的,那力道最強,轉化色身就是要跟實相般若相應,跟空、無相、無我的境界相應。佛教的哲學非常深,非常透,沒有一絲一毫的神秘色彩,所以佛法最高的境界,叫自他不二。這是佛菩薩給我們的加持,如果你不認真,佛菩薩幫也幫不上。
準提法的第三個綱要,「內空心中生起八瓣蓮花」,講的是業感緣起,苦諦集諦這因、緣、果的苦因苦果,而要化掉世間的業感緣起,唯有從正知正見下手。正知正見為道諦,道諦是我們出離痛苦的正因,滅諦則是得到了正果。在佛經告訴我們,「業不重不生娑婆」。沒有幾十年的功夫,能不能得道,那就看你的智慧資糧、福德資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