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輪月輪這輪月

(3.8下午第一節) 心月輪觀覓真諦 心平氣和身心安

從對準提法的信仰,到理性地去探討,佛學就像x光一樣透視我們的身心狀態,這是佛教非常了不起的地方,沒有一絲一毫的迷信色彩,也由不得你有一絲一毫的僥倖心理,所以佛教是宗教超越了宗教。佛教也可以稱之為佛教哲學,這是從佛教的信仰到佛學的探討,是所謂的信解。佛學探討後緊跟著是佛法的實驗,進入到佛法修証的實驗室。行,就是實踐。在實踐方面,要依據對佛教的信仰,以及佛學的見地理念進行分析,並從自己的身心進行科學實驗。很多人研究佛學仍停留在理論上面,變成學問的探討。如果只是停留在佛教理論的探討,那你真修實證踏不進去。所以說,佛教哲學超越了哲學,不能停留在理論上。禪宗講:「說食不飽」,「說得一尺,不如行得一寸」。哪怕是稀飯,只要能充饑就好。修習佛法是要得到受用,讓自己內心貪、嗔、癡、慢、疑,的習氣慢慢轉化,不轉化就得不到受用。在用功的過程中,身體上的酸、脹、麻、痛種種病苦,要想直接轉化,唯有進入到佛法的實驗室,把自己很虔誠的信仰轉進到佛法的探討,再落實到實際的實驗中,慢慢信、解、行,一步一步呈現出來,由之得心應手了,最後讓你確認,原來就是這樣,絲毫不差証明到了才行。佛法的實驗,不是靠科學儀器能測量的,所以佛教是科學超越了科學。準提法的實驗靠老實持咒,從念清楚到聽清楚,從修氣修脈修明點,這整個綜合完整的實驗,靠的是戒、定、慧。戒學就是你的行為如理如法,你的方法要正確,定學是止觀的功夫要到,慧學是你的見地理念要很清晰,通過戒定慧學的融合,從修氣修脈修明點來修證,原來大道就是這樣啊!如果你只是停留在佛教信仰,哎呀,佛母救救我啊,我好苦啊,那可惜了。準提法的心中心真正進入到實驗室,是本尊法後半段,由佛學的探討到佛法的實驗。而準提法整個心月輪的觀想,完全在通達菩薩五明,其中的因明在探討我們的思維對不對,因明學是佛教邏輯學,甚深甚深。

整個準提法的脈絡,觀想準提菩薩十八隻手都觀想清楚了,最後,刹那頃,準提菩薩由眉間光渾入我身,準提菩薩就是我,我就是準提菩薩,準提菩薩跟自己無二無別。這是準提法非常了不起的地方,處處提醒我們心、佛、眾生三無差別,一切唯心造。從準提菩薩的妙相把握到準提菩薩的妙用,再回歸到妙體,觀想身如透明琉璃體。碧藍代表身如透明琉璃體。禪宗祖師名言:「千江有水千江月,萬里無雲萬里天」。這是一個實相無相的境界,法界通透的境界。整個準提菩薩的觀想也是由現象到本體,妙相妙用就是緣起,而一轉入到身如透明琉璃體,便是從緣起到性空,從性空再轉到緣起。「內空心中生起八瓣蓮花,紅色無根」。紅色表徵的是我們的血肉之軀,小時候我一直懷疑心怎麼會在胸口這裏啊?好像會思考的在腦部,二者到底有什麼關係?心臟的心,佛法叫肉團心,而禪宗明心的心不是肉團心,是找到了實相般若,才是我們的常住真心。中間緣慮心正是第六意識跟第七末那識,在《西遊記》中,孫悟空老是跟豬八戒鬧意見。用孫悟空來代表我們的意識分別心,豬八戒代表第七末那識,好吃好色好睡,充滿了貪、嗔、癡、慢、疑。所謂緣慮心,是指攀緣、思慮,等於把第六意識與第七末那識拴在一起。而修行就是要善分別,從第六意識如何正思維,因地上要多起善念、正念、淨念,清淨的思維,善分別就向上提升,惡分別就向下墮落。分別錯了就跟貪、嗔、癡、慢、疑相應了,等於第六與第七識一直狼狽為奸。這渉及的是三世兩重因果。當下的身跟心,承襲前一分前一秒,整個都已經過去了,但卻承續下來還有,你做了很多善事,起的都是好念頭,全身就鬆放,如果經常起惡念邪念,那是你過去種惡因惡緣太多了,現在不轉過來,果報難免。

所以,當下是個關鍵,現在是個關鍵。過去既然成事實了,那麼總不能繼續墮落下去,如何讓自己生命改觀呢?當下這一念的抉擇很重要。見地是看清楚了因、緣、果,看清了此時此刻的起心動念。我們對佛法因果不瞭解,那最好多念佛、多念咒,「念佛一句,罪滅恒沙」。所以,用「內空心中生起八瓣蓮花,紅色無根」,紅色代表苦諦跟集諦,「蓮花上現一滿月輪」,月輪代表清淨心的清淨光明,代表滅諦,達到清淨光明圓滿的生命境界。然如何能達到?「心月輪中現字輪」,字輪是道諦,道諦是方法。你想脫離苦海,那你要善分別。佛陀在金剛菩提樹下夜睹明星,大徹大悟之後,首先在鹿野苑初轉四聖諦法輪,度化他父親派來保護他的五比丘。當年,我帶朝聖的道友,在菩提樹下修了一堂法,外面雨下得很大,而菩提樹下一點雨都沒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