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証生命科學的準提法

(3.8上午第一節)

問:請問師父,大修行人不落因果的公案,是否可以認為因果是空的?

答:因果空?你開什麼玩笑,一字之差,落五百世野狐身啊!你這樣恐怕不只落五百世,太可怕了。這個公案是在百丈禪師的法會上,一位青衣老者來聽法,百丈禪師當場說,此中有人盜法,其實是要逼他現身。青衣老者就出來表白,說我是後山的野狐狸,五百世前我是這百丈山的方丈,不曉得錯在哪裡。百丈禪師說,你仔細想一想,感覺你最疑惑的是什麼?有沒有講錯話?於是他說,有一天有參禪人來問,大修行人還落因果也無,我回答:不落因果。這話意思是那就沒有因果,跟這個道友講的因果空一樣,這可怕了。百丈說,你的問題就出在這裏了,你問我,我來答。老者說,請問大師,大修行人還有沒有因果?百丈禪師一拍戒尺,喝道:「不昩因果」!深通般若的人,對因果看得更清楚,哪裡是沒有因果?這是大邪見。不落跟不昩這兩個字差很多。「一句合頭語,千古繫驢橛」,大邪見是註定要墮落的。這下狐狸精懂了。第二天早上,百丈禪師集合全寺僧眾到後山,看到一隻白色狐狸的屍體,狐狸修道能變成人,功夫還是深厚的啊!於是百丈禪師以僧團最高的禮儀,把他當作大和尚火化了。各位,所以修行上一切大意不得啊!

(3.8上午第二節) 準提佛母大慈悲 解脫無邊病惱海

第四段落,進入本尊法,分前半段、後半段。前半段講的是對準提法的信仰,對佛母的一種仰望,是從佛教到佛學。後半段是準提法的心中心,從佛學理論的探討到佛法的實踐。不同宗派、不同法門,所信仰專對的菩薩也有所不同。好比誦《地藏經》當然是以地藏王菩薩作為禮敬的對象,修般若法門很多是以大智文殊師利菩薩作為頂禮膜拜的對象,而修習準提法當然是以準提菩薩為本尊。在我個人修學佛法過程中,有念過藥師琉璃光如來的聖號,也念過觀世音菩薩、阿彌陀佛的聖號。我個人心目中沒有那麼強烈的佛菩薩影像,因為我入道的因緣是看《壇經》。所以,我對佛法的探討主要是以般若為自己修習佛法的終極目標。

我們修習準提法當然對準提菩薩或多或少總要瞭解。南老師在一次介紹準提菩薩的開示中說,準提菩薩是觀世音菩薩的化身。反過來,觀世音菩薩也是準提菩薩的化身。這些都是南老師的方便說。我們本尊法前半段從對佛教的信仰,到佛學的探討,更加地直接。所以,儀軌一開始要我們觀想打坐的前面有個圓形鏡壇,準提菩薩顯現在鏡壇中。修習準提菩薩很多都用銅鏡。

一九八四年南老師帶我們修法,到一九八五年總共十三周。老古出版社特別把《大藏經》裏有關準提法四種不同版本的《準提陀羅尼經》,與道 大師的《顯密圓通成佛心要集》等資料編輯出來,同時也開發了一面準提銅鏡。但銅鏡製錯了,錯在哪裡?準提菩薩應是背面影像,《顯密圓通成佛心要集》裏頭是正確的。不過我從來沒有用它,感覺用不上。其實重要的是:「用心若鏡」,這樣觀想起來更貼切,更實在。儀軌告訴我們:「觀想準提菩薩結雙跏趺座」,然後從兩腿一跳到頭頂上,頭戴五佛冠。從佛教信仰出發,一旦修這個法,準提菩薩就是我們的本尊。如果從佛教信仰轉入到對佛學的探討,那我們就要研究為什麼準提菩薩頭戴五佛冠。成都的善度編了一本《準提法彙編》,把南老師對準提法的開示及我講的搜集了很多,對新參有幫助的。書裏還特別提到十八隻手,每隻手有什麼作用,編得非常好。將來大家可以搜集一些為什麼轉五毒為五方佛的資料。佛學是理論性的,理論能幫助我們對這個法的理解,為什麼這樣、那樣。我個人喜歡簡單,喜歡抓重點。像剛才那位道友問誦《金剛經》,怎麼抓般若的中心,這才是我追求的。有人對《壇經》不同版本不停地考據,我對這個不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