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0一二年三月二日~四日, 仁俊上人圓寂紀念法會準提專修開示

第一天 施食一開始,右手結金剛拳印,念三七二十一遍淨法界咒之後,就把金剛拳印散於頭頂上。 緊跟著三稱「南無大智文殊師利菩薩」同時合掌;然後誦《心經》,還有「四弘誓願」,以及「七佛加持」都應該合掌;以上包括再來的施食的「祈願文」,都是展示我們內心的一份虔敬的供養心、布施心;過來到了念「嗡阿吽」時,就可以把手印散於頭頂上。末了念誦「懺悔文」當然還要合掌。大家請把這個施食修法儀程記清楚了。 這一次,這三天的共修可以說是特別增加的。因為家師仁公上人是去年的農曆正月初七晚上十一點鐘,在新店的慈濟醫院往生。我們即於三月五號為他老人家成立一個紀念館。農曆正月初七,仍在新春期間,大家比較忙,所以老人家的一些皈依弟子們表決,以每一年的三月份紀念館成立來作為舉行仁公上人往生紀念法會之期,並以三月份的第一個星期天為固定之日。因此就這一次機會,我想既然有一天的上午誦《金剛經》、午供;下午要辦茶會;乾脆前面再多個兩天,等於把三日的共修跟這個紀念法會融在一起。大概以後我們每一年就按照這樣子的方式,變成固定的例行紀念法會與共修了。 今年我個人以專修為主。四月、六月中旬、八月中旬打七。六月十六、十七高雄傳法,緊跟著在峨眉一個禮拜打七,因為傳法一定是配合打七來辦更好。然後八月十一、十二台中的傳法,也一樣配合打個七。上半年大概這樣的,這是我將打七當成我閉關專修的延續。 這兩、三年我自己心心念念,出家以來、看《壇經》以來,就一直要為自己的生命真正做到真修實證的目標,這是我這一生的總願望、總回向。 我們學佛、出家修行所為何來?總是希望跟佛法大道越來越接近。一個人能真修實證佛法是人生最大的智慧,也是最大的福報。其他幾十年的名聞利養、功名富貴乃是過眼雲煙,《金剛經》後面一偈講得多實在,『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如露亦如電,應作如是觀』,世界與人生的確是這樣的。 幾十年一晃就過去了,可以說是大夢一場。修行上,大夢誰先醒,證得大道就是大夢醒了;證得清淨解脫,自由自在,才算是大夢醒過來了。凡夫幾十年真的只是醉生夢死一場而已。 我大概十幾歲的時候,經常有無常觀。尤其參加我們鄉下村裡的婚喪喜事,特別是到了喪事場合去幫忙喪家挖墳穴、抬棺木、埋棺木。那時站在墳土上,我經常感慨,中國幾千年來的那些英雄帝王何在? 從小經常也會問自己,生命到底從什麼地方來?一口氣不來了,人跑到哪裡去了?我從小經常會這樣反問自己,直到看了《壇經》『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才曉得原來生命的道理就那麼簡單!這才是生命的根本。 看完《壇經》之後,心心念念一心想到菩提大道。中間有一小段的職場工作;然後找道場準備出家;出家之後,親近善知識,讀佛學院閉關專修;又親近南老師,從大乘學舍到十方叢林書院、十方禪林,一直到現在,我目標沒有變。只有一個目標,就是真修實證。這是我心心念念內心中所追求的最大的願望,希望我們在座的每一位也要有這樣的勵志,為自己的生命負責任。這是責無旁貸的。個人吃飯個人飽,個人生死個人了,誰也替代不了。 幾十年的學佛修行閉關用功,閉關出來宏法,我也盡量為大眾多作服務,雖然辛苦,沒有走冤枉路,自利又利他。 再說,我們修學佛法要念念奉行「普賢十大願」,這是最實際的修行。 菩薩六度裡「布施為能入」,普賢行中的一項「廣修供養」,這是布施波羅密,讓自己的日子沒有空過,讓自己能夠跟大眾廣結善緣,讓自己的人生能夠過得很歡喜,不要在懊惱中浪費自己。人與其懊惱,不如多作一些利益大眾的事情,這是入菩薩行最重要的起步。 我們這一生佛法的修證功夫,不管是淺是深,只要自己盡心盡力就好了。在現實生活中要念念以利他為主,佛道即已現前。 新參們,咒語念不熟的,趕快念熟;不會背的,趕快背;不會念的,趕快請教老參。才兩三位新參,儀軌我就不講了。你們可以看「十方雜誌」去年十一月份、十二月份相關的文章,裡面都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