禪茶活動回顧

雲水吟三世禪風撫峨眉道風禪味盡入茶雲水茶會

 

雲水吟三世 古道行十方

曾苹耘

一襲藍衫墨染堂,行草三世十方。
攝影志工身著深藍色唐裝、黑色飄逸的長褲,在茶席間穿梭著。他或立,或蹲,或跽,或坐,或跪;若俯視,若平視,若仰視;相機焦距時而遠,時而近,快門在喀嚓聲響中,記錄著茶會的浮光片影。
初衷生情啟茶緣,哲人道上行持。
峨嵋道場建設之初,台灣茶道大師詹勳華老師曾向首愚師父提到:峨嵋山光水色,嵐風縹渺,景色怡人,很適合
辦茶會。首愚師父聽了,覺得這提議非常好,不過由於當時因緣尚不具足,所以沒有立即籌辦。一直到了禪堂落成,以及各種因緣和合之下,才開啟了每年舉辦雲水茶會的序幕。
提起詹勳華老師,他在茶界享有盛名,稱得上是茶界哲人,尤其九壺堂茶莊猶其以傳統炭燒烏龍茶而聞名。此外,詹老師本身也是壺界達人,在壺的領域成就非凡。
七弦迎賓錚錚然,操縵士續前緣。
相較於之前所辦的茶會,一○二年十月二十七日這次最特別的地方,莫過於安排古琴現場演奏迎接來賓。
古琴是中國的撥弦樂器,有三千年以上的歷史,屬於八音中的絲,其音域寬廣,音色深沉,餘音悠遠,位列四藝「琴棋書畫」之首,被文人視為高雅的代表,亦為文人吟唱時的伴奏樂器,自古以來一直是許多文人必備的知識和必修的科目。此外,古琴亦是中國古代道家修行人的道器,用以調身,調心,並藉之與天地冥合。值得一提的,二○○三年十一月七日,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宣布古琴為「人類口頭與非物質遺產」,這是中國文化界的一件盛事,同時也在全球引起了對古琴藝術熱烈的關注。
提及琴樂,其風貌:靜、淡、虛、幽、恬,與茶會氛圍份外契合。此次演出的曲目為普庵咒、山居吟、鷗鷺忘機、洞庭秋思,是擔綱演出的古琴大師陳國燈老師所特別挑選的。
陳國燈老師一九五○年出生於台北市,目前專職古琴教學、演奏。十方禪林台北道場現在所開辦的古琴課,亦是由陳老師指導。
回顧陳老師於古琴這一領域的經歷:一九八五年,擔任和真琴社首任社長;二○○○年,參與台北市立國樂團所舉辦的百琴展及古琴學術交流,擔任現場古琴演出人;二○○一年開始於台北市長安東路成立古琴工作室收徒授課;二○○八年,於台北市文山區社區大學開設古琴藝術與彈奏課程;二○○九年,於高雄市舉行「瑤琴舞秋風」音樂會,是首場個人古琴獨奏會;二○一○年十一月,參與廈門大學等聯合舉辦的「首屆海峽兩岸國學論壇古琴分論壇—朱熹琴論與當代社會」,發表「古琴音樂的現代意義」,並在古琴音樂會中演奏古琴。
值得一提的,陳國燈老師與十方禪林有著非常深遠的因緣:其古琴授業恩師 孫公(古琴大師孫毓芹先生)不僅是南太師父早年禪學班的學生,更曾任十方叢林書院訓導長。南太師父亦曾邀孫公教授其學生古琴。
琴音猶在迴禪堂,茶人賓客名茗。
迎賓後,古琴的餘音仍繚繞在整個虛空中……
忽而,在清淨恬適的氛圍中,四處傳來如瀑般的流水聲,古剎傳禪般靜慮滌心││原來是茶人們開始將滾沸的熱水倒入茶壺內溫壺。此時,祥瑞的陽光斜照在窗外的樹影間,七弦般奏著無聲的普庵咒。青蒼的樹梢,則隨著茶海中的浪漾,搖曳生姿。一會兒,山谷間,不知哪傳來淡淡幽蘭花香,吟誦著山居澹然無爭的人生靜趣。其音韻高古,超塵脫俗,如道人深居山林,與世無爭,以大山為屏,清流為帶,以天地為盧,草木為衣──恍然,微啟的茶倉早已道盡這南柯般的疑噫。只見茶人們氣定神閒的將茶乾置入茶則,並讓茶客們一一品其芬芳。茶則一葉扁舟般徘徊於諸閉目靜思、忘機的息洋間。接著,茶乾在壺中濡慕著沸水。茶人們凝神間,鷗鷺錯飛於溫熱的茶杯上──物我兩忘之時,柔潤清奇的茶湯已遊於含笑展眉的喉間。
在茶人們更換茶壺的同時,山嵐和著秋意撫弄著群峰,疊疊崚嶒之後是無盡的雲海。不知名的飛鳥恣意翔於青翠的林梢,峨眉湖上漾著綠綺的餘音。只見碧水天高,煙波浩渺。而濤濤的葉浪又奏起湖上的漣漪,草書著這場茶會主賓來集的可貴因緣。
那麼,這因緣是起於哪個偶然呢?
「南老師說……」、「南老師的書提到……」這兩句話是十方禪林道場最久久不散的餘音。多少曾苦思人生真理的眉頭,在因緣和合的機緣後,衷心的道出了這兩句話;多少曾於求道路上迷途的身影,在柳暗花明的法喜後,誠然的說出了這兩句話。「南老師」、「南老師」、……。「南老師」三個字彷彿變成峨嵋湖秋思的變奏,演繹著道場啟建的本懷,演繹著茶會構思的緣起,演繹著茶師熱忱的指導,演繹著志工們的發心,演繹著古琴迎賓的欣喜,演繹著茶人們的茶藝,演繹著道友聚首的情緣,演繹著賓客同歡的喜悅。
也許,「聽聞南老師的話」便是促成這難能可貴的因緣的偶然吧。
「影響茶湯味道、口感的因素非常多。從茶的品質、泡茶所用的水的性質、煮水的器具、水的溫度、茶壺的特性、茶海的質性,甚至是茶杯……」
這次茶會的指導茶師,是現在十方禪林台北道場茶道課的老師││蘇惠雯老師。蘇老師以其多年在茶道這一領域的經驗,教學員如何泡茶,以及認識不同的茶具對茶湯的影響。希望學員能在形而下的茶藝上打下基礎後,再進一步深究茶席的美學,以及形而上的茶禪體悟。
更換茶壺後,沸水再度如瀑般瀉下。行雲流水間,典雅沉穩的氣韻盈滿茶客們的鼻息,商音般調達著屬金的肺臟。驀然,紅珀色的湯色映入眼眸,一如楓紅橫燒整片山林。茶客在茶湯中看見自己的容顏,或許更看見了自己的心湖││湖面上所映照的,也許是對即將入口的茶茗的期待,也許是自己當下的定境,也許是自己於茶禪的行持,也許是自己對「雲水」的體悟││或者,是另一個南柯般的疑噫。
一襲藍衫墨染堂,行草三世十方。
相機鏡頭莫名的聚焦在玻璃窗上,窗上映著攝影志工的雙眸。他看到了什麼?或者說,相機照到了什麼││這位志工是台北道場茶道課的新學員。這位志工將是雲水茶會的新茶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