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輪月輪入明點,散于虛空無身心

基本上能够把生起次第跟圓滿次第界定清楚了,我們初步對這個法理解得清晰了,理念清楚了,就可以了。用功當然要按部就班,所以法本儀軌還是要有個次第,讓我們可以遵循。
【改結定印,而入圓滿次第,】圓滿次第怎麽進入的呢?即想字輪,旁邊有字輪,念到哪個字,哪個字放光,代表念清楚。“即想字輪收攝入于中間唵字”,這是聽清楚,代表聲聲入耳,也是念清楚,念清楚的當下也是聽清楚。念清楚是大勢至菩薩的念佛圓通,聽清楚是觀世音菩薩的耳根圓通。所以念清楚、聽清楚,旁邊的字輪收攝入于中間的唵字,聽得清清楚楚。
緊跟著,【唵字收攝入于月輪,】就曉得整個法由淺而深,唵字收攝入于月輪,這是入流亡所,“菩薩清凉月,常游畢竟空”,月輪代表畢竟空,跟耳根圓通文字上所叙述的,完全融合在一起。
真正用功,其實入流亡所就好了,後面就不用多說了。一般人沒有這麽樣的見地,也沒有這麽樣的功夫,所以還是要靠文字的導引,比較具體化、形式化。觀想月輪慢慢慢慢縮小,【月輪收攝入于光明點(明點如黃豆大),】所以光明點的放大就是月輪,月輪的光是溫和的,把月輪的光轉大,光很强,當然是日輪。所以月輪也好,日輪也好,光明點也好,大小由心,但是不一樣啊!這個光明點好比是個星星,耀眼奪目,明點是大而無外、小而無內,代表著是文字般若,也是境界般若,撒開來,也是實相般若,收放自如。月輪也好,日輪也好,光明點也好,這是清淨法身的境界。月亮的光明是靠太陽光,唯有太陽才能够跟我們的佛性劃等號,因爲它的光明是自己涌出來的,不是靠外面的力量,就好比我們佛性的自性光明。所以用太陽比喻清淨法身更貼切,又稱之爲大日如來。
經典中只有大日如來,沒有月光如來。有月光菩薩,菩薩代表還在熏習的過程中。藥師佛的左右兩大士叫日光童子、月光童子,太陽代表智慧,月亮代表福德,這些也都是比喻。華嚴三聖的左邊是文殊菩薩,代表大智,右邊的普賢菩薩代表大行,大行也代表福德,大智當然是般若智慧,一樣也要福德圓滿、智慧圓滿才能够成就。那麽原始三聖,中間是釋迦牟尼佛,左邊是阿難,右邊是迦葉尊者。阿難尊者多聞第一,代表智慧;迦葉尊者苦行第一,代表福德。其實都是表法。
【(明點如黃豆大),明點直沖上頂,剎那頃,散于虛空,虛空之外,更無身心。我即虛空,虛空即我,】這文字般若叙述得够清晰了;到後來,【亦無虛空之量可得,】連空也空;【如來如來,如是如是。】兩句“如來”是加强語氣,就是《金剛經》講的,“所謂如來者,無所從來,亦無所去,故名如來。”“如是如是”,就是這樣,就是這樣。懂得了,喔,了了分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