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東跟江西的這兩個活動,其實都是我的關中七。所謂關中七,就是原本我還是在閉關中,這段時間應該是在武夷山的,是以閉關自修的情境來帶領大家修法。

再後面,大概曹山寶積寺之後,我回到武夷山續有一個月的閉關專修。這也蠻好,對我個人來講,自修與共修合一也我是需要的。因為今年的關期,名義上是閉關,實際都是在開山。十方禪林的後山,都被我開發出來了;十方休閒農場整體的規劃,這段時間算是把它明確落實了。這對禪林建設,算是有很大的一個推動。我不動,沒有人敢動,所以只好犧牲小我、完成大我。在臺灣,根本沒有好好地把自己關起來,每天頂著大太陽在後山,那段時間臺灣很乾旱,每天都是大日如來在加被,滿身大汗的。

前天到南昌時已是晚上。山東是在泰山腳下的靈岩古寺,環境非常好,幾乎也都是「大日如來」的加持,偶爾幾場雨來滋潤,顯得清涼,不但清涼又乾爽。接著來到江西曹山寶積寺,又是一番的境界。在泰山是「朗朗乾坤,慧日高懸」;到了曹山這裡,「慈雲法雨」啊!

我們真正修行,不管氣候適應不適應,對一個修行人來講,都要發起「無畏佈施」。據我曉得,有少部分道友覺得南方下雨,又熱又潮又濕,不來了!但正懂得珍惜的,「呀,管他的,只要有機會我就來!」

修行是要有「大無畏精神」,哪個人把這種大無畏精神培養起來,大道離他就不遠了。不怕艱難、不怕苦,要刻苦耐勞。我們的「精進」,其實就是「無畏佈施」,沒有無畏佈施,「精進」兩個字那談不上!

以上內容來自首愚長老2021年5月31在江西寶積寺禪茶會上晚課的開示筆錄

 

現場打字:釋開滿

錄音整理:善海悟

文稿校對:善立果/善懷諾

文稿編輯:善懷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