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得糊塗
獅子與狗
青山何處不埋人
子貢為夫子擇地
神奇的堪輿術
理論與科學

 

難得糊塗

古人有句話說“察見淵魚者不祥”。一個人用肉眼能看到水底有幾條魚,而且看得清清楚楚,這是很不吉利的。
這句話就是說人不要太精明了!
如果知道很多人的陰私,便認為自己消息靈通,那對自己實在是很不利的。所以一個人要裝糊塗一點才好。
大家知道清朝有一個名士叫鄭板橋,他就常說:
聰明難,糊塗難,由聰明轉入糊塗更難。
內心要絕對的聰明,外邊要假裝糊塗。
尤其是家庭夫婦之間,彼此有點不到的事,要裝作沒有看見。這就是由聰明轉入糊塗,這也是最高的修養。
鄭板橋接著又說:
放一著,退一步,當下心安,非圖後來福報也。
這個福報並不是指信宗教、作點好事或求來生享福的福報,而是為了自己一生心境上平安的福報。
我們剛才說到玩神通、玩聰明的人,結局都不太好的原因,就是因為他們不能由聰明轉入糊塗之故。

獅子與狗

現在回頭再講中國過去的地理——看風水的問題。
開始我們講三元、三合。
所謂形巒,一般的說法就是龍,看龍脈。
龍是形容詞,不是真的有龍;形巒就是五行相配。
有的山頭是圓形的,便屬於土形;有的山頭是尖形的,便屬於火形;方形的是屬於金形;另外還有木形的山。
金木水火土配起來,就是看形巒。

風水師常說這個山是麒麟呀、獅子呀、寶劍呀、軍旗呀、紗帽呀,都是鬼話,不要相信。
獅子跟狗差不多,麒麟跟豬差不多,為什麼不說是狗形山、豬形山呢?由此可知這些都是胡說,是迷信。
後來堪輿學到了唐代,分為四家,就是賴、李、楊、廖,最有名的是楊救貧。我們年輕時,聽說看風水要練眼睛,要能看到地下三尺深。
那也是騙人的話,不可能的事!
當時我也練了很久,後來越想越不對勁,便不再練了。
事實上,一個地理師要能看到地下三尺,也是有道理的。
但是要用智慧之眼去看。要了解地質的情形,豈止三尺!
三丈也應該了解的。楊救貧因為十分高明,所以不輕易為人家看墳地。他只想為忠臣、孝子、節婦、義士這四種人看。
這些是中國社會的典型人物。
他指定地點,把這家死去的父母埋下,不出三年一定大發!不管什麼地,只要楊救貧一指點,頭向哪一邊,腳向哪一邊,埋下去三年以後,你等著看吧!升官、發財都來了。

青山何處不埋人

這種方法我們年輕時候聽了,心中認為非常神奇,也非常嚮往。其實是用三元理氣,任何一個地方都可以葬人。
過去我家孩子們也有信來,說為我選了一個好地。
我寫信告訴他們,“青山何處不埋人”!
人死了哪裡不能埋呢?不要那麼麻煩,哪裡死,哪裡埋,
壽終正寢跟死在道路旁邊是一樣的。但是講堪輿之學,的確有這種學問,叫做理氣。懂了理氣,懂了三元的道理,任何地方都可以。

譬如今年為下元甲子年(一九八四年),卦氣便跟著變了。臺灣是屬於後天卦巽卦的位置,巽在東南。
臺灣幾百年沒有走過這個運,這幾十年正是巽卦當令,所以也是臺灣最走運的時候、氣最旺的時候。過了這個卦氣,便要開始鼎卦。鼎卦的方位、當令、當權,又另是一種氣象了。
楊救貧的方法就是抓這個東西,抓住這個時運。運氣正要到那裡的時候,等於一條光線,正好照到那裡一樣,不論水澤、荒丘、道旁……這時候你把人埋下去,等到你自己發達了,有辦法了,再把你父親、母親移去他處安葬。
這是唐朝楊救貧的大概。地理這門學問,我平常也常鼓勵一般人學。但是派別很多,這個裡邊竅門也很多,絕對不能迷信。有一本書,我在香港看到,現在已經在臺灣流行了。這本書有圖案,寫得很明白。譬如正對門口有棵樹,這是很不好的。記得有次到南部去,走到清水等車子,看到一戶人家門口有一棵榕樹,榕樹鬚一串一串糾結不清,很是不好。
一問這家果然有問題。

子貢為夫子擇地

風水這東西有時也真邪!你說不信嗎,有時候還真靈;不過有時候也不盡然。
我們中國看地是一德二命三風水、四積陰功五讀書。
你懂了這些以後,便不要看風水了,一切都要靠自己努力才行。雖然如此,過去大家還是很重視它。
在我們歷史上出將入相的人很多,像宋朝的范仲淹、朱熹,也是一代大儒,他們的風水都很高明。
孔子的學生們也很注意這個問題。孔子死後,他的墓地是他的學生子貢看的。當時三千弟子會議如何來葬夫子,結果選了地(就是後來葬漢高祖的那塊地),子貢看了說:不好,這塊地不行,因為這塊地只能葬皇帝,不能葬夫子;
我們夫子比皇帝偉大!所以子貢選了山東的曲阜。
但是子貢又講了:這塊地固然不錯,只是這條水有問題。

若干年後,下代女家差一點,再一代又好一點,再下一代又差一點……由於過去重男輕女,女家好壞大家認為不算什麼。這麼一塊千秋萬世的好地,雖然的這一點缺陷,也總算是塊好地了,於是孔子便葬在這裡。
這些事故說明中國文化中,古代的讀書人必須要通三理——醫理、命理、地理。為什麼要通三理?
因為中國文化講孝道,一個作兒女的人要懂了這些,才能為父母盡孝。父母年紀大了,作孩子的一定要懂得命理。
孔子在《論語》中就說:“父母之年,不可不知也。”
父母的年齡不可不知道,為什麼?知道了父母是多大歲數了,自己出遠門能不能回來,自己心裡有數。
算一算知道什麼時候是個關口,怕有麻煩,早點準備,要特別小心。
第二點,萬一有病了,自己懂得醫理,知道治療。
不幸死了呢?懂得地理,找個地方安葬父母。
所以一個讀書人就要能懂得命理、懂得醫理、懂得地理。

神奇的堪輿術

到底地理有沒有關係呢?有關係,我小的時候也看到很多。當時有一個老前輩,又會算命又會看地,我們老喜歡跟著他跑,一邊跑一邊聽他講些道理,講些學問。
那時候不用筆記,完全靠腦子記憶,有時候一件事要他講好幾遍。記得有一次走到一個山上,看到一座墳墓,這一家是我們都認識的。
他說:這家的後代一定很不好,我們要幫幫他。
我說我們又沒有錢,又沒能力,怎麼幫法?
老師帶我們站在山上說:你看他的祖墳下面出了毛病啦!
我們站在山上看墳墓,一片白白的,很多墳墓,都一樣呀!老師說某某家的墳墓裡有水,在我看來卻跟別家的墳沒有什麼兩樣。過了半年,聽說這家要遷墳了。那時候還小,怕看棺材、怕見鬼,不敢去看。
老師說不怕!我帶你去。年輕人多學些經驗,於是便去了。到那裡還沒有開始挖墳,老師說這個棺木有問題,裡邊都是白螞蟻。結果把墳挖開了一看,不但棺木變了方面,而且已變成黑色,外邊還乾乾的。再打開一看,棺木內一半都是水,棺木上全是白螞蟻。想想老師的確有一套。
我們一般人講風水,風水是什麼?
什麼叫做風水?風水就是要避開風、避開水。
所以我就問老師,棺木怎麼會歪呢?
裡邊怎麼會有水呢?
他說這是風的關係,地下有風,風的力量就那麼大,把它吹動的。
水呢?水是從附近集中來的,所以看風水就是要避開風、避開水。

這意思就是,不忍心父母的屍骨在地下還受風與水的浸襲。老師還講了很多故事給我聽,好風水的地方的確不同。
記得家父四十多歲的時候,自己把自己的棺材做好擺起來,墳墓也做好。這是中國的老規矩,免得子孫們麻煩。
在開始為家父做墳時,老師來了。指定要挖下去二丈二尺深。一般而言,並不需要挖那麼深。因為這是塊金色蓮花地,挖到一丈二尺深的時候,中間有塊土是金黃色的,像蓮花一樣。當時我們也很稀奇跟著去看,果然慢慢地挖出黃土,他說還要挖、還要挖,一挖下去果然有些土跟蛋黃一樣,像不像蓮花,當時也顧不到了,只感到很驚訝。
這都是我親眼看到的事情。那個時候,既沒有大學地質系,也沒有儀器來測量,到底他是怎麼知道的?
所以中國的許多學問,都是根據科學的原理來的,都是最高的理論科學。

但是很可惜我們一般後代人,大家都把它用到看風水、看死人上去;用到辦公室搬位置,換桌子什麼等等來挑運氣,那實在太小啦!我個人一輩子不在乎這個,有人說我辦公室位置不對,不能坐!我偏要坐,因為我不需要鬼神來幫助我。
一生行事無愧無怍,了無所憾,所以什麼都不怕。
但是各位千萬不要學我,因為我是個什麼都不在乎的人。
大家不要迷信,但也不要不信。
說到迷信,使我想到現代人動不動就講人家迷信,有些問題我常常問他們懂不懂?他說不懂,我說那你才迷信!
自己不懂只聽別人說,便跟著人家亂下斷語,那才真正是迷信。當然,不但科學不能迷信,哲學、宗教也同樣地不能迷信。要想不迷信,必須要自己去研究那一門東西,等研究通了,你可以有資格批評,那才能分別迷信與不迷信。
這是講到地理的時候,對我們一般人看問題的一些感觸。

理論與科學

剛才講過,地理的學問包括很多。
至於整個的地理,我經常提倡《二顧全書》不能不讀,一部是顧祖禹的《讀史方輿紀要》,一部是顧炎武的《天下郡國利病書》。這兩部書都是講地理的,不能不讀。我們過去讀《史記》、讀《漢書》時,一定把這兩部書擺在旁邊,讀到哪裡,隨時翻閱。譬如我們讀到福建,便聯想到臺灣,便想到鄭成功是怎麼到臺灣的,不能不讀臺灣的古代歷史。臺灣古代歷史資料、山川、形勢、人物、物產等,在《讀史方輿紀要》一書中,說得都很清楚。

尤其一個學政治、學軍事的人,如果連《讀史方輿紀要》都沒有看過,連地理都不熟,那還談什麼政治?談什麼軍事?一個政令下去、一個政策的決定,可以適用於臺灣,不一定適用於山東或四川;可以適用於黃河以北,不一定適用於長江以南。拿臺灣而言,一個方案、一個政策,在臺北很好,在臺南、屏東便不一定需要。在臺北能行得通,到屏東便不一定行得通;到臺東可能更不對了。所以一個為政者,要上知天文下察地理。
《讀史方輿紀要》與《天下郡國利病書》,無論從事軍事或政治,乃至地理師,都不能不讀。我記得年輕時出門,行李比人家都重。所謂“半肩行李一肩書”——帶的都是書。這兩部書隨我走的路,實在不少。
抗戰勝利後,我把它捐給四川圖書館了,這幾十年我手中沒有這兩部書,最近才把它印出來,大家不能不看。
這是講地理順便提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