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代學佛者修證對話
上集 第四章

【死亡 禪病 修持】
1 縮小的彩虹身
2 一世達賴喇嘛
3 身體的消失和影像
4 師子尊者之死
5 一個印度人的拙火禪病
6 喜樂與輕安
7 一位日本禪師的故事

第四章 死亡,禪病,修持

翻譯:現在我們主要為大家介紹一下一些修行人臨死時的情況,在西藏,很多修行人有功夫,就表現在他們死的方式與眾不同。


縮小的彩虹身

翻譯:第一個故事大概發生在一九六九年,這個人死後身體由原來的正常高度,慢慢按比例縮小到幾英吋,像嬰兒那麼小。這個現象很多重要官員都看到過,火化時人們看見的不是五彩彩虹,而是白色的光。

懷師:白色光是對的,不是七色彩虹。

翻譯:火化以後發現了很多舍利子,可是當人們想把那些舍利子揀起來的時候,他們就消失了。


一世達賴喇嘛

翻譯:根據官方傳記的記載,第一世達賴喇嘛過世的時候是八十三歲。臨死時,他進入了壇城靜坐境界,他的呼吸停止了,心臟也停止跳動了。但是,這之後三十天,他一直保持靜坐狀態,身體沒有任何其他死亡的現象。他的身體從一個老人的樣子轉化成了年輕人的樣子,同時,他的身體放射出奪目的亮光,亮光很亮,人們幾乎無法直視他的身體。

包卓立:這裡的記載不是很清楚,它說達賴喇嘛的身體變年輕了,我們不知道它是指身體變小了,還是指皮膚變好了。

懷師:這裡記載不清楚,應該是指身體變小了。

 

身體的消失和影像

 

翻譯:有位叫大哇的修行人,他過世的時候外面有各種形狀的彩虹,有方形的,也有線形的。他哥哥不相信他死了,看見他穿著衣服在打坐,可是當他哥哥抓住他的衣服的時候,發現裡面是空的,只有一些頭髮和指甲掉在了地上。

根據記載,移喜磋嘉女佛活了兩百多歲,她去世的時候整個身體空掉,只留下了鼻梁骨,指甲,牙齒,頭髮和體毛。

這是一位叫吉爾的喇嘛。他知道自己前生曾經設陷阱,用大山石殺死過一個女巫。這個女巫這一生變成了一位公主來討債,並準備用同樣的陷阱來殺他。喇嘛雖然已經能夠掌握四大的變化,可以不被石頭砸死,但是他還是選擇被砸死,以便了此血債。

他走進山谷的陷阱,第一塊石頭砸到他的腰部,他一點都沒有受傷,石頭上深深的印下了他腰部的印子。第二塊石頭壓住了他整個的身體,結果他從頭到腳都在石頭上留下了印子。第三塊石頭砸在他的腳上,他接受了自己殺業的果報,死去了。

他之所以顯示這些異象,也是為了教育這位女性,改變她的心,以便對她將來修行有所幫助。


師子尊者之死

 

翻譯:師子尊者是印度的禪宗祖師。他生活的那個國家的國王非常討厭佛教,要殺掉所有的佛教徒。國王問師子尊者:「你是否已經達到了身心的空的境界?」師子尊者回答:「是的!」國王接著問他:「你已經解脫生死了嗎?」他回答:「是的!」於是國王說:「既然你已經解脫生死,那就把你的頭給我吧!」說著,就用劍砍下了師子尊者的頭。

劍起頭落,但是,師子尊者身體裡面流出的不是紅色的血,而是噴出了白色的牛奶一般的東西,同時,國王的右臂馬上就掉下來了,七天以後,國王就死了。


禪病─大發詩興的憨山

 

懷師:很多人在修行的過程中,會碰到一些奇怪的身心變化和行為,這些不正常的現象叫禪病,因為修禪而產生的一種病態。通過介紹這些情況,可以幫助大家在遇到類似情況的時候,了解發病的原因,並知道如何處理。

 

翻譯:憨山大師有一天有所領悟,一夜之間,寫了二、三十首詩,思想無法停下來,而且不需要用心,那些詩句自然而然的就出來了。憨山的文學底子本來就好,但沒有好到這種地步,所以他知道這樣不對了,是禪病。他想起自己以前曾認識一個和尚,那位和尚也發過禪病,思想停不了,嘴裡話多,甚至嘴歪流口水,自己作不了主。他問那位和尚,碰到這種情況怎麼辦,和尚告訴他:「最好能有明師、善知識打他一棒,使他知道,一切放下來就會過關了,就有進步了。」,想到這些,憨山就想辦法睡覺,開始時睡不著,後來一口氣睡了五天,病就好了。

 

懷師:當年也有人問過我,如果睡不著怎麼辦?我就告訴他,可以喝一點酒,讓自己沉睡,睡醒了就好了。還有別的方法,這裡就不講了。

告訴你們這些經驗都可惜了,你們也不是真的用功。有時候你如果用功得力了,精神會特別旺,思想不停,你怎麼處理?到這個時候你就需要知道很多方便法門了。你們如果碰到這種情況,還要注意看發禪病的是男還是女,年齡有多大,教育背景如何,血壓高還是低,等等。有人是血壓高精神旺,有人是血壓低精神旺,各個情況不同,所以學佛要「通一切法,徹萬法源」,光知道一點點是不夠的。


一個印度人的拙火禪病

 

翻譯:下面介紹的是一位印度修行者的故事。他應該已經達到了某種三摩地的境界,他走的是拙火的路線,但是還沒有得道。他的故事在西方很流行,因為他的一些特殊經歷,很多西方人認為修行會帶來很多問題,因此產生很多誤解。他已經結婚了,太太注意到他行為古怪,沒有食欲,身體不穩定,喜歡不停的走動,尤其嚴重的是,他總是很焦急很沮喪。晚上睡覺的時候,他感覺腦子裡有光在旋轉,而且那些光還會在房間裡形成一些令人恐怖的怪象。他自己以為這是由於靈火(拙火的別名)發動引起的,於是去請教另外一個修行人。那位朋友告訴他:「你的這種現象不是拙火,如果真是拙火發動的話,你應該感覺到樂感,你恐怕是有甚麼靈鬼附身了。」他的另一位道友告訴他:「如果你的右脈先打開,中脈後打開,你就有可能被身體內部的熱能燒死(自焚的現象)。」後來有一次靜坐,他觀想自己的右脈裡面有一條細細的涼絲絲的東西,後來這種感覺變得很真實,像真的一般,之後,他突然聽到啪啪的聲音,從此以後,他的氣脈就開始改善了。他當時曾經很恐懼,覺得自己可能會死或者發瘋。

 

包卓立:他的故事在西方很流行,所以很多西方人覺得修習拙火很危險,對拙火的功夫有誤解,認為有可能死掉或者發瘋。當然也有很多人跟他學,這個人寫了很多書,但是裡面並沒有太多修道的東西,大部分是描述一些功夫和冥想的境界。

 

懷師:叫你們聽這些,不是為了聽故事,目的是要作研究,一方面利己,將來自己修行可以用;一方面利他,使人家了解,也可以幫助別人。這些東西現在在西方很流行,但是很亂,沒有真正的明師指導。東西方文化初步溝通,大概也只能這樣。這個人等於是在修瑜伽,但是他不懂學理,也沒有得到正統的功夫訓練。至於他為甚麼學這個東西,學這個的目的是甚麼,書上也沒有交代。我平常一直跟你們講,現在是二十一世紀,佛法、道這一套東西一定要配合科學才可以。我並不是說科學就可以解決問題,但是現在人類的知識智慧畢竟增加了,所以很需要配合現代科學和醫學的知識,對某些現象加以了解。以後了解一個人的情況的時候,應該知道他是出家還是在家,年齡,出身環境,為甚麼修持,用的是甚麼法門,等等,要列一個表格,把情況都弄清楚。

根據你們剛才介紹的情況,這個人的頸椎骨以及從頸椎上來到頭骨的關節有錯位,內臟、胃、肝、心臟、呼吸都有問題。印度人只講三脈七輪,所謂三脈就是左右脈和中脈。中脈是藍色的,左脈是紅色的,右脈是白中帶藍,像法國國旗一樣。 很多學密宗的人都是學印度這一套,覺得很稀奇,認為是不得了。我就笑他們,中國傳統道家文化已經幾千年了,這些都有啊!不光這樣,我們還講五方呢!左青龍,右白虎,前朱雀,後玄武,中黃。實際上,左邊的這個脈是管氣的,比如我們頸部的兩個脈管,左邊是氣管,右邊是食道。右邊食道管切開了還可以救,如果是左邊氣管切了就沒有救了。


光的顏色與健康

 

懷師:另外,中國的五脈還與五臟六腑有關係。五臟是心肝脾肺腎,六腑是三焦、大小腸、胃、膀胱、膽。其實,中國五臟六腑十四經脈互相都有關聯。而印度的那一套就不管這些了。當然中國道家也不懂三脈七輪,大家都是偏的,不完全。

我以前也告訴過你們,打起坐來有時候會看見不同的光色,或者不修行不打坐的人,偶然眼睛花了也會看見光色。如果看見的是紅色、紫色,說明與心臟有關係;黑色的與腎臟有關係,白色與肺有關係;綠與膽有關係;青色或者紫青色與肝有關係。

比如打起坐來,如果看見黑點,就曉得是腎的關係了。另外,黑點也是災難,說明會有點小災難,像傷風感冒等等。如果黑色濃一點,或者大一點,說明外面有災難,甚至可能代表死亡的前奏。如果看見紅色,曉得是魔障,有障礙,也可以說是心臟這一部分有問題。也許是旁邊有點發炎,心有點緊張,不見得是心臟。如果看見綠色,與阿修羅外魔有關,這個更嚴重了。如果是青色,肝氣來了,事情會有點不大順利,或者會有煩惱了。最好是白色,金色,清淨的色。但也不一定,有時候是五色俱全,是清淨吉祥的意思。你要有智慧才能判斷。一般來講,吉祥、平安、舒服、得喜樂都是對的,假設不對,就應該檢查身體了。

 

李居士:我住院的時候,開眼閉眼看見的都是黑塊,平時打坐的時候也會看見黑色,但是都很小,是黑點,開刀的時候,是很大的一塊,而且還會看見綠光,我知道逃不掉那一刀了。阿如也看見病房裡到處是蚊子,上千上萬個蚊子,其實不是蚊子,是黑點,像蚊子一樣。

 

懷師:你們現在還沒有經驗,到死亡來的時候,也是一片黑,很恐怖。你們現在這樣聽課都是在佔便宜,我們以前學法的時候,有問題,老師才回答,哪像現在隨便都可以聽到。

剛才有人問到中脈的藍色是甚麼樣的。其實,嚴格來說,應該說是青天色,不是藍色。坐飛機在高空可以看見的那個天的顏色就是,比黑色明一點,不是亮一點,比藍色灰一點的那種。或者,如果你到了太空,像那些載人火箭在太空看見的那個灰灰朦朦的那個顏色就是青色,那個顏色不是我們一般人看到太陽光的顏色。所以密宗裡的畫像都用青藍色,尤其是藥師佛。有人說,佛像應該很莊嚴,為甚麼用像鬼一樣的青藍色?其實,青藍色是本色,我們白天看到的亮光是太陽光通過雲層,再反射到地球的,都不是真色,真色在中國字形容叫「杳杳冥冥」,像黑又不是黑,黑中還有亮光。

如果你打坐看見青光,假設沒有喜樂的境界,就說明肝有問題。像上面講的這個印度人,他觀右脈,「嘭」一下,就是右邊肝有問題,心臟有問題。因為腦子有些地方不通,細骨節有問題,所以腦子裡有紅光,頭會暈。針灸對他應該有幫助。他的這些現象不能說是由於拙火發動、真氣發動引起的,普通人打坐也會碰到這種境界。他身體內部有發炎,骨節也都有問題,整個五臟六腑都有問題。應該用藥,或者針灸,或者推拿,沒有甚麼了不起的,不是甚麼修道的境界。

像他這種情形,本身功德不夠,智能不夠,又沒有明師指導,這樣發展下去會有些特異功能出來的,但那是魔道。另外,他思想智慧也沒有,書也讀不進,智力會越來越差了。


喜樂與輕安

 

懷師:剛才提到修禪定會得喜樂,這是密宗的講法。修佛法還是要多注意顯教,要根據佛的經典和菩薩的經論修持,密宗的講法都有一點著相。在顯教就不用喜樂這個詞了,除了禪定方面叫喜樂,真正大乘佛法用的是「輕安」兩個字。一般人讀到輕安兩個字就很輕易的過去了,其實那是真功夫,是很重要的。一個人身體真通了以後,沒有痛苦,身體會變輕巧了,自己也感覺到沒有障礙了,安詳了,輕了。不像我們平常都覺得粗粗重重的。

喜樂也可以說是輕安的前奏,輕安也可以說是喜樂的前奏。真正的喜樂是絕對的輕安。像我們現在病痛難過起來,身體就粗重了,平常無病無痛的時候自己以為很輕安了,其實那並不輕安。你若仔細研究一下就知道,有個身體本身就是障礙,所以老子說:「吾所以有大患者,為吾有身。」最大的拖累就是這個身體。

元朝有一位大禪師高峰妙,徒弟向他問道,結果一進門就挨師父罵:「誰叫你拖這個死屍來的?」其實他不是罵徒弟,是叫他參究。我們的身體就是一個屍體,活著的時候會走路,會講話,也會思想,會吵架,當然也會做事。但是,那個拖動這個身體的又是甚麼東西呢?所以這裡,他用禪宗法語:「誰叫你拖死屍來的?」因為,只要這個身體(屍體)在,都沒有達到輕安。但是,並不是說沒有身體就輕安了。不但要把身體轉化成輕安,心理、心情都要輕安才行。你們看,有些人個性悶悶的,發不出來,情緒不安定。說得好聽一點叫內向,其實,內向都是有問題的。

大家一想到「樂」,就想到身體快感,就想到男女交媾達到高潮最樂,其實那是很普通的。「喜」,大家以為哈哈大笑就是喜,那也是普通的喜。真的喜樂是大輕安!所以大乘經典上說,菩薩有內觸妙樂,那個妙樂就不是普通快感的那個樂了。密宗很少提到這些,只是用喜樂來講。

現在我問大家,你們想一想,你每天活著,覺得自己最粗重的是哪一部分?(有人說腦,有人說肩膀)每個人都不一樣。真正達到輕安喜樂,有功夫的境界,頭腦永遠是清醒的,像藍天一樣,萬里青天無片雪。所以說,佛者覺也!這個覺性永遠是清淨圓滿的。頭頂怕冷怕熱是外面觸受的作用,真到了那個境界,即使是外面還怕冷怕熟,但頭頂中心永遠是清涼的,不是昏昏沉沉的。真得輕安的感覺是清涼的。

所以,從現代科學來講,真正修道與腦的關係很大。需要弄清楚腦髓、間腦、皮質神經等。達到那個清淨、舒服、自在的境界時,精神是晝夜常明的,不需要睡覺,永還是太陽那麼光明,月亮那麼清涼。這個光明並不是有相的光。像我們年輕的時候,有時盯著人家看,看人家的頭,看到那些笨頭笨腦的,我真想鑽到他們的裡面,看看怎麼會有那麼多垃圾。莊子有句話:「夫子猶有蓬之心也夫?」夫子是客氣話,你老兄那裡頭是一堆爛草啊!

但要達到這些境界太難了。過去道書上講,初步人仙、地仙的神仙境界,可以「身輕如葉」,身體輕得像一片樹葉子在虛空裡飄一樣,是「晝夜常明」「夜睡無夢」,甚至說是「行疾奔馬」,他輕輕走路可以像馬跑那麼快。

所以說,生命有無比的功能,無比的價值,普通人在那裡輪迴千生萬劫,都是白活了,都沒有把生命功能發起來。拙火不過是把生命功能初步發起而已。這些都還只是講生理、物理的這一塊,還沒有講心理的呢!

 

包卓立:非常感謝老師!


一位日本禪師的故事

 

包卓立:下面給大家介紹一位日本醫僧白隱禪師的經歷。

翻譯:修行三年以後,他覺得自己雖有所領悟但還無法解脫。於是他下決心全身心投入修持,強迫自己咬緊牙關睜開眼,以解脫飲食和睡眠。這樣過了還不到一個月時間,他就覺得心頭的火已經到了頭上,肺部好像在熾熱的燃燒,腿部則好像是放在冰雪裡一樣發冷,耳朵聽到好像山谷裡溪水流動的聲音。他勇氣消失了,時刻處於恐懼之中,腋下出汗,眼睛裡充滿了淚水,精神衰竭。他拜訪了很多名醫和名師,但都毫無益處。

 

包卓立:他太緊張,太努力太性急了。

翻譯:後來,他找到一位長期住在山裡的修道人,據說那位道人已經兩百多歲了。道人的山洞很小,大概只有六平方英呎,裡面甚麼都沒有,只有一個小矮桌,桌上放了三本書:《中庸》《老子》和《金剛經》!

找到一位明師實在是太難了,他誠心向道人請教,道人發現他真有求道之心,終於開口說話了。道人告訴他:「你太緊張太用力了,以至於失去了修持的節奏,你的這個禪病很難治療,即使是最好的醫生也無能為力。你現在要全身心投入內觀才能治療你的病,就像俗話說的,在哪裡跌倒,就在哪裡爬起來。」

接著,道人教了他一些道家關於氣脈的道理,並告訴他問題在哪裡。道人作了一個很有趣的比喻,他說:「維護身體就像治理一個國家,如果你總是往上看,不管下面,那麼所有的官員都不會關心民間疾苦,國家就會衰落。修持的時候也一樣,不要把一切都集中在腦子上。總的來講,有一個準則,那就是你的頭部應該感覺清涼,而你身體的下面應該感覺暖才對。」另外,道人還告訴他很多關於《孟子》、內丹等等方面的事情。

道人還告訴他:「你之所以有這些禪病是因為你心火上升引起的,如果你不把心火引導下去,甚麼藥都沒有辦法治你的病。我外表看起來似乎是屬於道家的,你可能以為我教你的東西與佛家無關。其實,我教你的就是禪,等將來有一天,你見道的時候就會知道了。」

道人教他觀的法門,他說:「正確的觀是沒有觀,為而不為。觀很多點是錯誤的,你就是因為觀很多點而得了禪病,所以治療你的病的辦法就是『無觀』」。之後,道人給他講述了很多佛家的教法。道人告訴他:「如果你把心火引到腳跟和腳底,你的胸部就會感到清涼,你就不會有算計妄想,不會受情愛的影響。這是真正的清淨的觀。你不要以為這樣不是禪觀,佛說過:『把心放於腳底可治百病。』天臺的止觀經典很詳細的介紹了各種病的現象和治療辦法,裡面講了十二種治病的呼吸法門。」

另外道人還叫他觀想頭頂有個鴨蛋大小的乳酪,乳酪慢慢融化,流到全身, 並觀想身體是暖的,慢慢的,他的病就好了。

 

懷師:後面還有很多材料,我們沒有時間講,請大家回去自己看。

包卓立:我也曾經用過這個鴨蛋大小乳酪的方法,很有效。以後大家碰到有人有病,也可以介紹他們這種方法。

前面我們介紹了一些西方人修持的小案例以及大德們修行的經歷,這一部分我們介紹了與修行有關的一些病症,我們可以介紹的就到這裡了,我們有很多問題,希望得到老師的指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