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版前言

[上部]附錄
說明
普通人修持案例小結
西藏密宗案例小結
瑪吉瑙準/瑪吉拉尊的修持

[下部] 附錄
關於五蘊
關於淨色
唯識五位
四禪八定與三界天人
成道的障礙


出版前言

一九九六年春,美國的包卓立(William Bodri)先生,向南師懷瑾先生提出佛法修證過程中的諸多問題,而引起了一連數月的談論對話。這兩本集子,就是那次對話的記錄。包卓立先生,原就讀康乃爾大學博士班時,即服務於紐約華爾街,他曾經學佛法密宗,一九八六年在美國與南師晤面後,旋即辭去華爾街的高薪工作,專心從南師修學佛法。十幾年來,其成就自不待言,並有著作在美及臺灣出版(注一)。
包卓立深感美國人士學佛學密,良師難遇,困難重重,他對當時在美國流行的一本有關密宗修拙火記錄的書(The Kundalini Experience)(注二),頗有疑問,故而特別請教南師。也由於另一個特殊的機緣,他看到了西藏貢噶活佛(注三)頒發給南師的證書,知道南師是西藏密宗各宗派認可的上師,故而要請南師講解並評論這本美國修拙火定書中的問題。
在對話的過程中,南師的解析涵蓋頗廣,一並提出研究的,還有西藏密宗有成就者的修行經歷。這些問題的提出,和南師的分析評論,解答了許多學佛修行者的疑慮,對密宗的修行者,解惑尤甚。更要特別提醒讀者們的是,在研討後,南師接著為修證佛法的行者們,講解了《大乘廣五蘊論》,並從《楞嚴經》中,抽出與五蘊解脫有關的章節,加以配合詳細的講解,俾使修持佛法的人們,明瞭五蘊解脫的根本性及重要性,以及修行解脫的方法和步驟。對 學佛修行的人來說,南師講解五蘊解脫這部分,是劃時代的重大貢獻,這是許多老修行們的一致想法與感受。因 為在本書的編校過程中,曾有好幾位真修實證的朋友們參與,大家一致認為,抱著這本書修行,疑問都有解答,而且不會迷路,更要緊的是不會入魔了。現 在修行人最大的苦惱是,佛的經典看不懂,雖然有許多大師們中規中矩的講解,但要落實在修持上,常常感到難以著力。舉 例來說,「觀想」這句話,法師們的講法是:「想是用情,觀是用慧」,聽起來這個解釋十全十美,但什麼是用慧?又怎麼能有慧?令人仍是無所適從。但在這本書下集中,南師懷瑾先生,排除宗教字眼,具體說明如何觀想,修行人應如何去做,這也不過只是一個例子而已。
古人說抱本參禪可以悟道,現代人在忙碌的生活中,哪有抱本參禪的機緣?只能在是生活中漸修,這本五蘊解脫的書,恰好是大家所需要的。因為南師數十年講經說法,固然道盡了各種法門,但這一次不同,是應修行者提問而講,是集中有條理的深入說法,使修行人能瞭解修持步驟,能正確判斷自己的進度,不會再誤以為自己已經成功了。
南師此次一連串宗教系列的講解和對話,分成上下兩集印行,上集是專門評析美國與西藏的密宗修行經驗。由於近年來,研究及修學密宗的人頗眾,尤以美國為最,南師與包卓立的對話,可能糾正許多時下學密法的不正確觀念。下 集內容是五蘊解脫修證,我們為這本集子的出版歡喜贊叹,真正修證佛法的朋友們,抱著這本書,可以走上康莊大道了。
在 出版過程中,承蒙許多朋友的協助。先是香港大學的赵海英教授,擔任口譯的工作,並做記錄及初步的整理。李素美居士,也曾擔任部分的口譯工作,其他如杭紀東教授、宏忍法師及歐陽哲,以及幾位不肯具名的老修行們,或幫助查核資料,或對照經典,或校閱書稿等,對這兩本書的出版,盡力很多,在此對他們一並致答感謝之忱。
由 於南師懷瑾先生目前工作極為繁重,故本書尚未經其過目,特此聲明。在 本書付印之際,忽接兩篇文稿,係包卓立先生與赵海英教授所撰,所言與本書內容有關,皆為南師下課後與他們的零星問答,經由他們整理後,編寫成篇。這是他們的領悟和心得,更是有關修行的重要資訊,故特附錄於後,作為補充,
以供讀者們參考。
又本書中經文部分,採用版本如下:
《大乘廣五蘊論》–新文豐
《楞嚴經》–臺灣印經處
《解深密經》–臺灣印經處
劉雨虹 記
二〇〇三年九月
[ 注一] 包卓立的著作:
(1)甦格拉底也是大禪師(臺北老古)
(2)Twenty-Five Doors To Meditation(25 種修定法門)(美國Samuel Wiser,INC.)
(3)The Story of Chinese Taoism
(4)The Insider’s Guide to The World’s Best and Worst Spiritual Paths and Practices
(5)How to Measure and Deepen Your Spiritual Realization
(6)Kuan Tzu’s Supreme Secrets for the Global CEO
(7)The Various Stages of the Spiritual Experience
[ 注二]臺灣後來曾譯成中文出版,書名為《拙火經驗》(方智出版)。
[ 注三]貢噶呼圖克圖(一八九三 至 一九五七)是密宗白教有成就的上師,他曾經多次到漢地宏揚,時在廿世紀三、四十年代。南懷瑾先生除白教外,亦曾依止根桑活佛,黃教的阿旺堪布、章嘉活佛、以及東本格西活佛等。

[上部]附錄

說明
講課期間,根據平常的習慣,課餘我們還經常就課堂上不清楚的問題繼續請教懷師,有時包卓立同學甚至還用他半生不熟的中國話,直接與老師溝通,說出幾個關鍵詞,用身體做一個動作,然後問老師:「是不是這樣?」「是不是這個意思?」有時候,我們旁邊的人不是很明白他在說甚麼,但老師會笑著告訴他對或者不對。那種情形也真是十分的有趣,當然,這種溝通方式也可能導致了一些理解上的偏差。
老師課餘的開示只是點到為止,沒有長篇系統的論述,而且也沒有錄音。我們根據這些課餘開示,以及我們自己平時修持的心得,就上下冊分別整理出兩篇附錄,希望對廣大讀者能有所裨益。文字內容多是拾老師牙慧,並非完全自己的發明。但如有不準確的地方,咎在我等,敬請各位先進不吝賜正為感。
包卓立、趙海英(佩瑜)
二00三年九月四日晚於北京


普通人修持案例小結

首先需要給大家交代的是,一般人以為這些就是拙火發動的現象,其實,這些人都還沒有達到真正修氣的階段,更枉談修脈、修拙火。這些現象都不是真正的三摩地境界,大部分都是身心稍微寧靜以後,風大在經脈中移動所自然產生的現象。真正氣脈成就的人,身體的每一個細胞都會感到充實、溫暖、祥和,遠超過性交的快感。要想達到這種成就,你需要經常靜坐,不放縱欲望,積累功德。

第二,如何看待這些身心轉化的現象呢?我們特別向大家推薦懷師的《靜坐修道與長生不老》,這本書是修行者必備的參考書,對靜坐的原則有詳細的說明,前面案例中講的每一種情況,都能從中找到答案和解釋。舉例來說,案例二、三、四、六、七、九、十一、十二都提到,左腳拇指會有疼痛、腫脹或抽筋的感覺。我們生命的能量與腿腳密切相關。比如說,嬰兒躺在襁褓裡,他隨時都在玩自己的雙腿,慢慢長大了,開始到處爬,甚至到處跑,一刻也不願意停,那是因為生命的能量和氣機很充實,他們有使不完的勁。但年紀大了就不同了,人老首先就是從腿開始,腿沒有力量了,走不動了。通過靜坐,可以打通腿部氣脈,讓你更健康長壽。腿內側一直到腳指頭的氣脈最難打通,一些重要的氣脈末梢就在腳指頭部位。僅僅是打通腿的氣脈這一點,就需要整整一章,甚至整整一本書來說明。
《靜坐修道與長生不老》指出:「人的根源在於頭頂,頭頂以上的虛空,就好比是植物的大地,而人的雙腿雙足,等於是植物枝葉的顛末。修習靜坐作工夫,如果氣機沒有到達兩腿雙足而暢通四肢的神經末稍,等於一株枝葉枯落的枯木,雖然幹身尚未腐朽,那也只是『不亡以待盡』而已,畢竟未能恢復生機。」初學靜坐者,很容易感覺氣在腳拇指和大腿內側間移動,「(這種現象,)實在是氣機開始發生了反應的作用。因為氣機在筋脈血管肌肉之間,不能暢通流行,所以有了脹痛麻木的反應感覺。換言之,這便證明了在生理上陰蹻、陽蹻的氣脈上,已經有了後天的障礙。反過來講,當腿麻到不能過份忍受時,只須輕鬆的放開兩腿,慢慢地讓它自然舒暢之後,便會感覺到由於經過這一段短暫時間的壓迫,而換得新奇的舒服和快感。事實上,當靜坐功夫到達某種適當的階段時,無論盤腿或不盤腿,這種新奇而舒服的快感,是長期永恆地存在。此時,雖然長期盤腿而坐,不但沒有妨礙,這種舒服和快感,反而愈來愈盛。」(《靜坐修道與長生不老》,第八十六頁)。

佛在幾千年前就指出了腳對修行的重要性,譬如在不淨觀及白骨觀中,都叫大家從左腳大拇指開始觀起。長生不老的仙人修法也強調要做到氣通足底,道家則說「至人之恩以踵」(《莊子》)。所以說腳、腳拇指很重要。因為腳拇指與腦有關, 左腳大拇指對應的是右腦。現在流行的足反射療法,也間接證明了腳拇指與腦的關係,尤其是與腦下垂體和松果腺的聯繫。這些案例之所以常常提到左邊身體的反應,是因為左邊對應的是氣,右邊對應的是血,氣比血更容易轉化,靜坐初期的反應多是從左邊開始。前面案例中,很多人提到腳大拇指,印證了佛說的話。所以,修行是大科學,需要大智慧,絕對不是迷信。密宗認為身體有二十四個主脈,分為三組,每組八個。每個主脈又可以細分為三個小脈,全身一共七十二個小脈。每個小脈又可以細分為一千個微細脈,因此全身有七萬二千個微細脈。印度教說有三十五萬個微細脈,等等。這些數字沒有關係,重點是說明,身體內有很多微細的能量通道,就像無數的遍布全身的神經網與微細血管一樣。

第三,案例中經常提到刺麻、刺痛等觸受感覺,其實,靜坐的觸受感覺很多,如酸、痛、脹、麻、癢、耳鳴、耳塞、冷、熱、抽搐、痙攣等,這些都是身心初步寧靜時身體四大自然的反應。靜坐時的身心變化現象,還與一個人的身體狀況、年齡、性情、職業等有關係,要想了解一個人靜坐的現象及對治法門,需要像中醫看病一樣,全面了解一個人的生活。譬如,如果身體內濕氣太重,則靜坐時容易出汗、產生熱感;如果身體太寒,靜坐時會感覺有「冷氣」往外冒。了解道家、佛家的氣脈理論,及地水火風四大,可以幫助我們理解修行時的一些身心現象。

第四,一般來講,長期靜坐的人身體比較敏感,對外在環境如風、溫度、濕度、氣味、天氣,以及疾病和旁邊的人等,反應比較敏銳。所以,當他們身體有問題時,很快就會知道,可以及時治療。一般人生病了自己都不知道,疾病得不到及時治療,隨著時間的推移,在身體內日積月累,甚至會變成嚴重的疾病,如風濕病、癌症等。所以當他們發現問題時,一般都已經太晚了,無法用改變生活方式或食物治療等方法保養身體,需要藥物或手術治療。
千萬應該注意的是,靜坐時身體不適的感覺,都是因為早已有病根在內,靜坐時氣脈通不過,所以有堵塞、疼痛、麻脹等感受,因此靜坐可以幫你及早發現身體的病症,而不是因為靜坐而導致這些病症。如果堅持靜坐,可以促使內在體能發生自我治療的功效,如果持之以恆,再配合藥物的治療,必然可以使自己恢復絕對的健康。所以,自古修道者,都必須對醫理有所了解。
案例中的這些人都有各種各樣的病態,其實,世界上沒有真正健康的人,只有佛才是真正健康的人,在道家也叫真人。通過靜坐,你可以發現自己身上的毛病,而且是在發病以前,在病患潛伏期時就可以發現,比什麼X光啊、核磁共振啊還靈光。同時,靜坐也可以幫助你身體自我治療。在中國道家,我們平時吃的中藥啊等等叫外丹,通過靜坐而自己產生治療效果,叫內丹,程度高的叫天丹。當然,很多情況下,修煉內丹也需要外丹的配合,需要用外丹調理身體。且不說修行,如果你每天都能花點時間,讓自己靜一靜,把那些雜亂的念頭空一空,身心真正休息,將對身體利益無窮,是最好的「補藥」。以後的科學會證明這一點的。
氣脈打通時,會有很痛的感覺。譬如說,心脈輪打開時,你甚至會有心臟病發作的感覺。禪宗二祖神光(慧可)氣通頭骨時,他以為自己要死了,因為頭骨實在是痛得很厲害。這些大師生活在古代,吃的都是自然的食物,也沒有化學、殺蟲劑、食品添加劑的污染,但他們的身體仍然有很多的堵塞和毒素,需要精進修持才能排出去。現代人更是如此。
很多「新時代人類」(NEW AGE)用意識力量強行導引,這些方法都是錯誤的。真正的法門是空,把身體都空掉,自然身體的氣脈會充滿起來,力量會越來越大,直到打通氣脈,將毒素排出體外。


西藏密宗案例小結

第一,飲食與修行。以中國文化來講,食物就是藥,所以適當的飲食對修行非常重要。現代社會一般人都是營養過剩,因此妄念、欲念特別多,修行更加困難。寺院裡要求出家人過午不食,就是為了減少性欲和過多的妄念。寺院裡還要求大家清晨三點到五點就開始作早課,因為這段時間屬陰,特別容易夢遺,這樣做可以幫助出家人避免漏精。所以修行的很多做法和要求都是很科學的,不是隨意制定出來的。
辟谷、斷食是很重要的修行法門,但大家一定要明白其中的道理和方法,不能隨便斷食,不要因饑餓而傷害了身體。從前面的材料可以看出,移喜磋嘉幾年時間沒有吃食物,而是以草藥礦物精華及服氣為生,這就是道家講的辟谷。密勒日巴也有類似的經歷。他們之所以可以辟谷,以氣為食,因為他們修氣已經達到了相當高的境界,已經有了很高的三摩地境界。但即使如此,他們仍然經歷了很多艱難困苦,因為身體四大還沒有完全轉化。
雖然斷食是重要的修持法門,但必要的時候也需要有營養的食物。像釋迦牟尼佛,只有在吃了牧羊女供養的乳酪,恢復了體力後才能悟道。密勒日巴也肯定需要有營養的食物,他遵照師父錦囊裡的指示,吃了有營養的食物,身體恢復體力後,才有了那些神通和證悟。但他太久沒有食物了,身體需要一段時間適應這種情況,因此剛開始的時候,密勒日巴吃了妹妹帶來的食物,心中妄念增加、感到迷惑,這是因為食物使得氣上升到大腦的緣故。僅僅是飲食一事,就有這麼多的學問,所以修行要有智慧,要知時知量。

第二,苦行與魔障。前面介紹的三位西藏密宗祖師,都經歷了很多的苦行與魔障的考驗,有時甚至是死的考驗。像移喜磋嘉,她修行的過程中有六七次要死的經歷,但真正的修行人,為了求道,可以生死與之。所以修行需要大智大勇。就像禪宗講的,若要人不死,先要死個人。
那麼,大乘路線也會經歷很多困苦嗎?大乘的困苦更大,所謂難行能行,難忍能忍。大乘修行的魔障更大,不僅僅是身體的痛苦,開眼閉眼都有魔障。在家裡有魔障,到了工作的地方也有魔障,那些讓你煩惱的事情和人都是你的魔障。
真正修行,就會遇到各種各樣的魔障,這些魔障都是來測驗你的。你越是修持有進步的時候,越可能遇到各種魔障,譬如你靜坐剛剛寧靜一點,突然電話響了,或者身體病了,或者生意賠錢了,工作遇到困難了,性欲控制不了了等等。而這裡介紹的移喜磋嘉、密勒日巴的苦行多是身體的痛苦,不過這也是很難的,現代人根本做不到。重點是大家不要被這些花花現象迷惑住了,要有般若智慧,要透過這些覺了本心,覺了那個「不生不滅,不垢不淨,不增不減」的本心,真正解脫。
如何運用方便法門處理這些魔境,反映了一個人智慧的高低。根據聖經的記載,有個女人被指責犯了通奸罪,一群人把她帶到耶穌面前,問該如何處置她,並說:「根據摩西約法,這個女人應該被石頭砸死。」如果耶穌回答說「是」,這個女人會被殺死,人們也會指責耶穌博愛的教導很虛偽;相反,暴徒就會指責耶穌違背了摩西的約法。面對這個難題,耶穌在地上列出了人類的原罪,並說,「請那些沒有這些罪業的人擲第一塊石頭。」沒有人符合這個條件,於是人群就散去了。誰能說這不是智慧的方便法門呢?

第三,性與修行。這是一個很複雜的問題,我們自認沒有資格討論這個課題,只是想借此機會補充一點資料。
對修行人來說,守戒非常重要。佛在《楞嚴經》中告訴我們,不斷淫欲而想得定,無異煮沙成飯,是絕不可能的。憨山大師沒有動過欲念,所以他功夫進步很快。移喜磋嘉也沒有動過欲念,她知道,如果漏失明點,就會成就殺不變光佛之業,而將投生至金剛地獄;她有不被色欲染污的喜樂,有脫去心意造作的三摩地;她沒有昏沈,時刻融於覺性之流;所以她才有資格修持雙修法門。性與健康也是一個很複雜的問題。在西方,很多運動員在大賽前,都會盡量避免多行欲事,但是一般科學家會嘲笑他們迷信。到目前為止,西方醫學還無法證明,是否常常漏精的人更容易得病,甚至容易早亡。但根據中國傳統醫學道理,過份縱欲對身體是非常有害的。在這方面,西醫與中國和印度醫學分歧很大。
那麼禁欲是否就健康呢?大家仔細觀察一下那些年老的和尚、尼姑、修女,以及任何實行禁欲主義的宗教人士,他們很多人身心緊張僵硬,氣色很難看,身體問題很多。他們只是守住了戒律的形式,但他們沒有真正達到清淨的定境。只有達到清淨的定境,才是真正的守戒,才能煉精化氣,軟化自己的身體和性情。
所以,不管你是什麼宗教,不管你走的是什麼修行路線,練習清淨的禪定都是很重要的,必不可少的。據記載,印度教大師拉摩克利斯那(RAMAKRISHNA)有很多的三摩地境界,也很少漏精,但他很年輕的時候就死於喉癌。這說明他還沒有打通任脈,任脈打通的人,喉嚨不會出現這種問題。更正喉輪打通的人,就能夠掌握生死了。從拉摩克利斯那的例子可以看出,簡單的禁欲也可能對身體有害,硬性的忍精不放是不健康的,重點是你要能夠煉精化氣。前面懷師講過,性欲發動的時候,其實就是拙火在動,道家講的煉精化氣就是通過拙火化的。修持拙火有一個難關,在拙火發動以前,修持會使身體變得更健康,精氣神更充滿,性欲會比平常人更強烈,如果不能煉精化氣,在性交中把精氣神都消耗掉了,就永遠也無法達到拙火的境界。這個關口很難過,很多人到了這個關頭是屢戰屢敗,浪費了前期功夫的積累。這時性欲的增強,說明生命力更強了,如果不配合性欲的觀念,一念清淨,空掉身體的感受,功夫就能更上一步。性欲發動,一方面是心理的原因,一方面也是身體生理的原因,說明身體有阻塞,不通暢。從生理的角度來講,性欲強的人有兩種情況,一種是精力旺盛、身體很好的人,一種是身體弱但阻塞嚴重的人。性欲這種不通暢的壓力,要麼通過性交洩掉,要麼通過修持化掉,總之,它要找到一個出路。身體絕對健康的人,精氣神真正充滿了,身體通暢了,反而沒有性欲的壓迫了,正如道家講的,「精滿不思淫,氣滿不思食,神滿不思睡」。就像前面提到的,其實這種境界的快感比男女交媾的快感要高多了。

第四,密宗與禪宗的流弊。印度與西藏特別注重轉化色身的修法,比較容易著相。達摩祖師初來中土的時候,就知道中土有大乘氣象,所以他介紹了禪宗。
當時,中國有道家、儒家、小乘佛法等等各宗各派,但禪宗從來就不強調身體觸受、功夫等外在現象,以免大家太著相,而忘記了本心。正所謂心外求法即是外道。禪宗法門走的是般若智慧的路線,是直取無上菩提,根本不在這些路邊小景上下工夫。但即心是佛也有其流弊,變成了口頭禪。不是即心是佛不對,而是眾生智慧不到,所以產生了流弊。
其實禪宗真正的中心,是達摩所提出來的行入,一般人都把那些應機教法如拈花微笑、棒喝餅茶當成了禪。其實即使是禪宗,開始修持也要從小乘修起,小乘都沒有修成,還談什麼大乘呢?如鳩摩羅什大師,他修持所走的路線,還是小乘禪觀的法門,也就是十念當中,念身的白骨觀,或不淨觀這一類法門(《如何修證佛法》第一百七十頁)。禪宗六祖慧能,聞《金剛經》悟道,但仍然要悟後起修,到現在他的肉身還完好無損。所以禪宗真正成就的,色身也會成就的。
禪宗天王道悟大師的故事最能說明禪宗與密宗的不同特點。據記載,這位禪宗祖師很有「架子」,他整天打坐,縣老爺來訪他也不理,縣長被惹惱了,叫人把他扔到河裡,結果河裡浮出一座蓮花,他就坐在蓮花上面,因此感化了這位縣長,成為他的皈依徒弟。後來,天王道悟生病躺在床上,疼的哎喲哎喲叫,旁邊服侍的徒弟說,師父,您叫輕點好不好?您是悟了道的大和尚,讓人聽見,多丟臉啊!您當年的威風哪裡去了?
天王道悟一聽不再叫了,說:「哦!不對呀?我痛得叫哎喲哎喲裡,有個不痛的,你們知道嗎?」徒弟都說不知道。你看,禪宗就是這樣教育人的,叫你找到那個不痛的。但他也有功夫,能空能有,不是紙上談兵。 歷史上的西藏大德,也不全是偏重色身轉化。

下面我們再為大家介紹一位女成就者:瑪吉瑙準/瑪吉拉尊,她就是走般若智慧路線。她是西藏「斷境施身(CHOD)大手印」傳承的創始人。


瑪吉瑙準/瑪吉拉尊的修持

瑪吉瑙準、移喜磋嘉都是得道的大成就者,都對西藏文化產生了深遠的影響。但與其他文化一樣,西藏文化更重視男性成就者。佛性是無男女相的,但作為本體的化身,男女在身心結構與特性上確有不同,因此他們修持的方法也有微妙的區別。其實,不僅僅是男女有別,每個眾生都是獨特的、不同的,煩惱也是不一樣的,所以佛說,眾生有八萬四千煩惱,佛有八萬四千對治法門。因此,一切法門都是對應眾生某種煩惱的方便法門。

比較而言,女性得定易,得慧難;男性得慧易,得定難。蓮花生大士也曾教導移喜磋嘉說:「身體是修行的基礎,男女並無重大區別,但如果已經有修行的願心,則女性的身體更利於修行。」因此,相對而言,男性很難解脫生理煩惱的束縛,如性欲等,而女性則更難解脫心理煩惱的束縛,如情感等。
女性起步易,身體容易有各種各樣的氣脈反應,但後期智慧開發較慢;男性起步難,但一旦能脫開身體的束縛,後面的智能開發就相對容易一些。以五蘊來劃分,男性更難突破色陰的束縛,而女性更難突破受陰、想陰、行陰的束縛。成佛最終是智慧的成就,這也解釋了為什麼歷史上有更多的男性成就者。

瑪吉瑙準與移喜磋嘉的修持方法不一樣,移喜磋嘉比較偏重身體的修持路線,而瑪吉瑙準則比較接近於般若智慧的路線。密勒日巴與甘波巴走的是拙火路線,也比較偏重於身體的修持。因此,我們很幸運,能在藏傳佛教中找到這麼一個案例,而且還是一位女成就者。當然,移喜磋嘉、密勒日巴、甘波巴最後也都有智慧成就,瑪吉瑙準也有色身轉化的成就,我們這裡只是強調一下,他們修持路線偏重之不同。
瑪吉瑙準年輕時,就學習了所有的大乘般若經典,為她日後的修行打下了基礎。但她的一位老師索南喇嘛(KYOTON SONAM DRAGPA)告訴她,修行不能僅僅停止在書本上,般若智慧的教法一定要與身心行為相聯繫。
「你似乎已經學習了所有的般若經典,但你真正明白經典的內涵嗎?」索南上師問。
「我明白。」 瑪吉瑙準回答。
「那麼,請你給我解釋一下。」
她仔細解釋並評論了菩薩十地、五位修行次第,及最後證道成佛的教義。
「看來你確實了解了經典的教義,但你還沒有把你心念的瀑流融於佛的教義。」
「怎麼做到這點呢?」她問。
「你剛才講的那些道理是你對教義的『理解』,你說的都對,但現在你需要將這些知識與心念相融,合法而行,一旦做到這一點,原本被現象奴役的心靈就會進入全新的、對現象無有罣礙的境界。一旦解脫對現象的執著,你就會解脫主觀與客觀的觀念,解脫一切『能與所』的法塵境界。不二無對法門是智慧的火炬,能摧毀我見的黑暗。一切教法的中心,不外善知心念。你應依此而行。」
瑙準又開始念誦經典,並深深參究索南喇嘛的教導。閱讀到魔障一章時,她忽然明白了老師的教導,一個前所未有的覺悟在心中生起,她解脫了所有觀念的束縛,消除了我執、我見的魔障。無我的慧觀,如陽光驅散了黑暗,永遠滅除了我相的妄想……。
二十歲的時候,她是塔巴喇嘛的寺廟的供養僧,負責為他人朗誦佛經法本。有一次,她請求塔巴喇嘛為她灌頂,塔巴喇嘛告訴她: 「因為你和索南喇嘛前生的因緣,我無法給你灌頂,你應該請索南喇嘛為你灌頂……。」
於是她找到索南喇嘛,並說明了塔巴喇嘛的預言。索南喇嘛見她有成道的根基,答應了她的請求,為她灌頂。在艾岡瓦寺廟,索南喇嘛給瑙準和其他四位修行者作了三灌頂:意灌頂,通過深刻的三摩地了知四灌頂的深意;名叫「開啟虛空大門」的祝福灌頂;及大幻網壇城的灌頂。
上述的最後一個灌頂過程中,當祈請智慧本尊,天空的星星開始清晰可見時,瑙準的身體跳起六尺高,示現了天人的二十四種舞蹈姿勢,並用神的語言–梵文唱誦,聲音有六十種功德之相;同時,她證得了金剛般的三摩地,完全進入了無量實相的境界。接著,廟宇的泥土牆不再是她的障礙,她騰空而去,在空中消失了。
她在一個叫色拉格之樹的地方落下,樹腳旁有一眼泉水,是忿怒月光龍王的住所。此地非常恐怖,甚至沒有人敢正眼看它。她立即用自己的三摩地之力壓倒了龍王,龍王召集附近的其他龍王,組成了巨大的隊伍,顯示一系列的恐怖神力。
瑙準立即將自己的身體變化成食物布施給這些魔鬼。魔鬼無法毀滅瑙準,不得不投降,並供養他們的生命精華,以便能夠保存性命。最後,忿怒月光龍王及其他龍王都成了瑙準的護法,並發誓永不侵害眾生。
最後,黎明時分,其他學生終於在色拉格樹下找到了瑙準,他們一起回到索南喇嘛的廟宇。他們說,昨天,瑙準錯過了灌頂的主要部分,但索南喇嘛立即打斷他們:「你們得到的只是灌頂的形式而已,但瑙準得到的是證得實相之真正灌頂。」

瑪吉瑙準的故事再次說明了,什麼是真灌頂。現在有很多人像收集獎杯一樣,到處收集灌頂,甚至把得到多少次灌頂當作是衡量修行成就的尺規,這些觀念都是錯誤的。
另一點值得注意的是,瑙準處理魔境的方法與移喜磋嘉不同,瑙準沒有與魔鬼進行任何超自然的「戰鬥」,而是將自己布施出去,同時她進入深深的三摩地境界,使得魔鬼無法傷害她,只好歸順於她。
瑙準的這個布施教法非常有名,這個方法也是解脫五蘊的重要法門。瑙準開創了「施身斷四魔」(斷境施身法)的法門,也就是通過布施血肉來截斷對五蘊的執著的法門。這個法門基於<般若波羅蜜多心經>,與白骨觀法門類似,主要是通過觀想將身體布施給其他眾生,通過抛棄色法的方法轉化色法。

其實,這種布施的法門不僅僅適用於色法。譬如說,如果你能放開對情感、感受的執著,你則能解脫受陰。這就是般若智慧的法門。因此,瑪吉瑙準的修行法門比較類似禪宗,直接放下一切,到達本我,無須像道家或密宗那樣一步一步的轉化身心。
後來,她修行日趨深入,荼枳尼(天人)不斷給她傳遞視覺影像和預言,告訴她應該與印度大師拓巴哈扎/陀巴扎亞結合,修持雙修的法門。之所以如此,是因為雙修可以幫助瑙準更快的轉化色身。這也是她的宿命因緣。
雖然雙修是快速轉化色身的有效法門,但一般人都不能使用這個法門,因為他們沒有足夠的般若智慧,沒有穩定的三摩地基礎。修習雙修法之前,你至少需要熟練掌握白骨觀及安般法門,並需要有足夠的智慧和福德。
據記載,一位頭戴骷髏冠和瓔珞的深藍荼枳尼(天人)告訴瑙準,「拓巴哈扎是骷髏杯佛化身,與他一起修持智慧、方便雙運的秘密法門吧,如此,你的傳承會增加,你的教法會得到廣泛宏揚,你自己則會證得十地菩薩的果位。」瑪吉瑙準後來在女施主拉摩尊的房子碰到拓巴哈扎。
「……瑙準到達後的第十七天晚上,西藏陰曆初八,哈扎和瑙準完成了智慧、方便雙運的使命。這時,光明充滿了整個房子,女施主拉摩尊以為是酥油燈不慎傾倒,使房子著火了,於是上樓看個究竟。但她只看見如彩虹一般的五色光明,充滿整個屋子,在閃耀的光芒下,兩個月亮結合在一起,一個是紅色,一個是白色。除此之外,她沒有看見任河人,她害怕的離開屋頂的佛堂,回到房間睡覺。」
瑪吉瑙準走的是般若智慧的路線,但與密勒日巴、移喜磋嘉、甘波巴一樣,她同時還是密宗在氣脈、拙火、脈輪方面的持明者。但她沒有像他們那樣經歷那麼多的身體苦行。

[下部] 附錄

南師:「銷落諸念」,一切雜念自己不起了,注意不是你把它壓下去了。「銷落」等於下雪時雪飘下來自己化了,雜念都掉下來,雜念自己清淨了。「其念若盡」如果你所有的雜念都乾淨了,清清楚楚了,注意,「其念若盡」,如果你所有雜念都乾淨了、清清楚楚了,注意,我把念都解釋成雜念了,到下一句就清楚了。「則諸離念一切精明」那麼你就內心清清楚楚,明明白白,這可不是雜念,不是妄想,很自然的,中間一個雜念都不上來,道家有一句話,「煩惱無由更上心」,此時,外界對你沒有任何影響,即使一把槍頂在你頭上,你都沒有生氣和煩惱,來吧,打死就打死吧!比如參禪、念佛、或念咒,開始時雜念非常多,等你制心一處,專心到某個程度的時候,慢慢雜念沒有了,就連念咒這一念也沒有了,一切雜離念,離開妄想。從現代生理科學的立場告訴你,在這個境界上,氣脈一定寧靜,氣住就達到止息的境界,呼吸幾乎沒有了,但是還有一點,心脈也快要打開了,所以講心與物是互相影響的,氣脈不調和,色身四大沒有調好,雜念思想就不會停下來,氣就寧靜不下來……。
輕安開始出現的時候,腦下垂體會分泌有點甜味的荷爾蒙,有利身體健康。
在希臘古文化中,這被稱做「神的食物」;
印度最古老的吠陀教派,稱為甘露;
在中世紀基督教神秘學派,稱為聖酒;
在密教經典中稱為神酒;
在伊斯蘭的甦非派禁欲神秘主義教派,稱為甜酒;
還有很多其他各宗各派,包括中世紀的煉金術,都稱此為長生不老的仙露。
印度吠陀教義的《奥義書》這樣描述這種境界;當生命之火已經點燃,生命氣息已經自在控制,甘露已經在身內流動,這時心才出生。這裡描寫的就是呼吸已止,甘露已生,即將到達三摩地的煉精化氣的過程,所以,世界上的各宗各教都是相通的,只是描述的方法和精細程度不同而已。首先要能作到解脫性欲、不漏精,在道家這是煉精化氣的階段,正是因為「精」充滿了才能達到初禪的身心喜樂境界。也可以說,此時你身體的細胞都轉心化成淨色了,都充滿了生命本來的能量,每個細胞都在快樂之中。在煉精化氣的境界,氣機已經達到大腦,煩惱妄想減弱了。只有通過修持禪定,才能有心靈深處的轉化。否則人你的轉化都是不持久的、不深刻的。譬如達到初禪境界的人,雖然還沒有完全空掉身見和我見,但身見、我見已經比較淡了、薄了;雖然還沒有完全空掉貪念、嗔念,但已經很淡了。而且已經沒有欲界眾生欲念了。智慧需要「定水」滋潤,所以要想修行悟道,四禪八定是基礎,不管你是那種宗教,要有所成就,都必須修持三摩地,所以四禪八定是共法。只有通過三摩地和智慧的修持,才可能截斷妄想,識得空性;沒有三摩地的定力,不可能真正見道。前面介紹的那些氣脈修持成就以及拙火,不過是加行位而已,只是為明心見性的打基礎,還沒有見道。只有見道以後,才談得上真正的修行,這之前的修持不過是為見道所作的準備工作而已,正如禪宗五祖說過的「不識本心,學法無益」。但即使見道了明心見性了,仍然要悟後起修。最後叫修道位。最後一切圓滿了,得到了法身、報身,化身三身成就,才是究竟位,才是真正成佛。


關於五蘊


掌握五蘊的道理對修行非常重要,但一般人都不喜歡學習五蘊。覺得很枯燥。這主要是因為,大家不知道如何把五蘊的道理應用於實際修持,用於理解自己修行的各種經歷,判斷自己修行進步的程度,而把它當成了純粹學術的理論探討。從前面的討論我們可以看到,那些發光動地的境界,都沒有超過五蘊的範圍,甚至都沒有超過色蘊與受蘊的範圍。生命就是一個五蘊,那些現象也都是生命本來就有的功能,沒有什麼神秘的。那些腦海裡出現的光啊、佛啊、身體感覺的暖啊、樂啊等等,不過是色受想行識五蘊互相交感的影像反應而已。且不說一般人修行打坐的身心感受,即使你得了各種三摩地的境界,那也不過是五蘊的作用,意識的幻象而已。放下對五蘊的執著,方能尋得本心。一切現象和境界都是暫時的存在,如夢幻泡影。但大家太執著於修行路上的風景線,因此迷失了本心。佛在《楞嚴經》上說,「現前縱得九次第定,猶是法塵分別影事」。佛苦口婆心,把五蘊的道理做了仔細的分析,把各種境界和現象的範圍作了詳細的分類,就是為了讓我們知道這些現象都是心外之物,別受騙上當,正所謂「頻呼小玉原無事,只要檀郎認得聲」。


關於淨色


五蘊的理論中提到淨色一詞,現代科學還不知道淨色到底是什麼,淨色是比基因,DNA更基本的物質,它也是由四大及空大組成的。淨色只存在於生命組織中,像其他生命那樣,它也有生老病死。通過靜坐,使淨色更充滿和健康,所以身體感覺會更加靈敏。現代科學一直在尋找心與物的連接點,淨色即是這個連接的關鍵所在。事實上,我們的眼耳鼻舌五根的生理組織彌漫著淨色,因此五根才能與五識一起配合起作用。以後,科學會知道到什麼是淨色,目前,只有那些得到很高三摩地境界的人,才能認識到什麼是淨色。譬如說,當修持者感到全身細胞都在喜樂境界的時候,就等於說他全身的淨色都啟動了。淨色彌漫於我們的色身之中,每一個細胞都可以變成一個佛,佛經中有很多這樣的描述,修持報身成就就是把每一個細胞都轉化成淨色,這是修行的一個大秘密,西藏密宗也沒有把這點指出來。一切賢聖皆以無為法而有差別前面介紹的很多三摩地境界和現象,在其他宗教中也有類似的記載。其實不管你是佛教還是基督教、印度教、伊斯蘭教、猶太教、神道。小乘佛教、大乘佛教、顯教、密教、道家、儒教,或者任何其他宗教,只要你專心修持,都可以達到四禪八定的境界。四禪八定是共法,是各種三摩地境界的概括,代表不同的心的清淨程度。所有宗教的聖者都有三摩地,否則他們不可能成為歷史上的聖人,就像《金剛經》說的,一切賢聖皆以無為法而有差別。不管你信仰什麼宗教,只要你進入一定的禪定境界,都有可能發生各種各樣色身的變化,這些現象並不神秘,生命本來就有這些功能。譬如前面提到過的神尼傳中的故事,入定以後,手可以像面筋一樣越拉越長,西方天主教的修女也有類似的記錄。譬如說拙火,其他宗教描述的沒有佛學這麼詳盡。但也有類似的說法。在印度教叫「SHAKTI」,也就是精神力量的意思;伊斯蘭教的甦非派叫分離之火;基督教則叫神火。再譬如說輕安的境界,在基督教神秘學裡,也有與輕安類似的概念,他們叫「洗足」,因為當輕安從足部發起時,感覺就像清風或柔軟的清涼之氣從腳上飘過。這種境界與性交所產生的喜樂截然不同。輕安境界開始出現的時候,腦下垂體會分泌有點甜味的荷爾蒙,有利身體健康。
在希臘古文化中,這被稱作「神的食物」;
印度最古老的吠陀教派,稱為甘露;
在中世紀基督教神秘學派,稱為聖酒;
在密教經典中稱為神酒;
在伊斯蘭的甦非派禁欲神秘主義教派,稱為甜酒;
還有很多其他各宗各派,包括中世紀的煉金術,都稱此為長生不老的仙露。
印度吠陀教義的《奥義書》這樣描述這種境界;當生命之火已經點燃,生命的氣息已經自在可控,甘露已經在身內流動,這時心才出生。這裡描寫的就是呼吸已止,甘露已生,即將到達三摩地的煉精化氣的過程,所以,世界上的各宗各教都是相通的,只是描述的方法和精細程度不同而已。再譬如說空無邊處定的境界,這是一個有形的空的境界。一切思緒妄念都沒有了,只有一個無障無礙、無量無邊的虛空。印度教大師阿什塔夫(ASHTAVAKRA)自己親身經歷了這個境界,他描述說:「我就像虛空一樣無量無邊,宇宙就像一個大容器,被虛空圍绕,被虛空充滿;不須放下、接受、或銷落什麼,這就是智慧;沒有黑暗,沒有光明,也沒有停止,這裡根本就是空無一物;沒有天堂,沒有地獄,甚至也無所謂解脫。修道人眼前無有一物。


唯識五位


以唯識的分類,修行有五大階段:資糧位,加行位,見道位,修道位,究竟位。一個人要想修行,首先要積累功德智慧的資糧本錢就像開公司賺錢,首先要投資一樣。至少要積德行善,嚴守戒律,不放縱欲望。積累了足夠資糧,然後才到加行位。到了這個階段,修行者開始精進的修持氣脈拙火,修持各種三摩地及智慧,為見道位打下基礎。只有通過三摩地和智慧的修持,才可能截斷妄想,識得空性;沒有三摩地的定力,不可能真正見道。前面介紹的那些氣脈修持成就以及拙火,不過是加行位而已,只是為明心見性打基礎,還沒有見道。只有見道以後,才談得上真正的修行,這之前的修持不過是為見道所作的準備工作而已,正如禪宗五祖說過的「不識本心,學法無益」。但即使見道了明心見性了,仍然要悟後起修。所以叫修道位。最後一切圓滿了,得到了法身、報身,化身三身成就,才是究竟位,才是真正成佛。不管是禪宗、印度教、伊斯蘭教、猶太教,還是基督教,都要遵守這個基本的修行次第。只有見道以後,才知道如何是真正修行。當然,各人根基不同,修行次第的表現形式不同,根器好的、智慧高的人,可能很快就可以直接見道,而不需經過前面的氣脈修持。有的人有很高的氣脈成就,也有拙火境界,基至各種神通,他們修持的功德很大,死後可能會轉到很高的天人境界,但這不代表他們已經見道。見道是智慧的成就,那些功夫境界是共法,明心見性才是佛法獨有的。


四禪八定與三界天人


以佛法來看,眾生痴迷。不斷在三界中生死輪回,而修行就是要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所謂三界指的是:「欲界、色界、無色界,色界比欲界清淨。而無色界比色界更清靜。用現代科學的語言來說欲界是一個物質的世界,色界更接近於一個能量的、物理的世界,而無色界則好比是一個更高層的精神世界。欲界眾生最根本的煩惱之一是性欲,色界天天人已經沒有性欲的缠縛。我們人類屬於欲界眾生,當你修行達到四禪定的境界時,你的心就跳出了欲界,與色界天天人的境界一樣了;當你達到四空定的境界時,你心的境界就與無色界天天人的境界一樣了。達到這些禪定境界的修行人,他們身在這個世界,但心的境界已經與天人相合一了。初禪境界與道家的精氣神修行次序又有什麼關係呢?初禪已經超了欲界天,所以,要想達到初禪境界,首先要能作到解脫性欲、不漏精,在道家這是煉精化氣的階段,正是因為「精」充滿了才能達到初禪的身心喜樂境界。也可以說,此時你身體的細胞都轉化成淨色了,都充滿了生命本來的能量,每個細胞都在快樂之中。在煉精化氣的境界,氣機已經達到大腦,煩惱妄想減弱了。密宗說,精不降則樂不生;道家說,煉精化氣,精滿不思淫。把這些說法與我們上面講的聯繫起來,那麼初禪的境界與精、氣、神的轉化一定是密切相關的。同樣的,雙修的目標必定是通過修持拙火、空樂雙運,從而達到以欲除欲,並進一步進入初禪境界。注意。初禪境界已經超越了欲界天,屬於色界天了,所以不同的宗派的修持方法其實是相通的,一個智慧的修行人要學會融會貫通,舉一反三。根據歷史記錄,古時的基督教聖人和一些其他修行者都曾經進入到一種「極喜」的境界,事實上,眾生對自己的身體以及這個世界上的一切都抓得很緊不肯鬆手,如果能夠一念放下,放下對身心感受的執著,甚至放下身體這個念頭,身體內部氣的流動將更加通暢,你自然就會體驗到身心的喜樂。從這裡也可以看到,身心是一體的、合一的。達到初禪境界並不見得能夠解脫受陰,因為還有喜樂,只是說此時是樂受,不是苦受了。
如何修持達到二禪的境界呢?熟練掌握初禪境界後,用你的般若智慧觀察那些更微細的心理結使和妄念,慢慢把這些微細的煩惱也放下,就能進入二禪了。在這個過程中,你可能覺得自己沒有什麼進步,其實就像黎明前的黑暗,只要不執著於初禪的境界,不斷的精進下去,就是黎明,就能到達更深、更細、更清明的二禪境界了。
從色身轉化的角度來講,初禪境界對應的是道家「煉精化氣」階段,二禪境界對應的則是「煉氣化神」的階段,此時已經可作到氣住脈停,氣已止,脈已通,已經不需要口鼻的呼吸,身體所有的細胞都可以呼吸。道家名言:氣滿不思食,神滿不思睡,所以如果要修持道家的辟谷(禁食)最好是差不多達到初禪以後。當然,佛家與道家的修持境界不能絕對的一一對應,我們只是想說明,各種不同的修持方法其實是相通的,互相有關聯的。同修持二禪的境界一樣,要想達到三禪的境界,需要在二禪的基礎上,用你的般若智慧觀察那些更微細的心理結使和妄念。在初禪和二禪境界,既有心理的喜受又有生理的樂受。到了三禪境界,智慧已經能夠觀察到「喜」亦是塵,放下「喜」之束縛執著,即進入一個更清淨的境界。三禪叫「離喜得樂」,仍有生理的樂感,仍是色陰與受陰境界,但這種樂比初禪、二禪更加微妙,非欲界眾生那種粗樂感可比。三禪境界對應道家之「煉神還虛」階段,心境更空靈了,此時甚至脈搏都會停止了。
四禪境界比前面三禪更清淨,初禪到三禪仍在色陰與受陰境界,四禪已經跳出色陰與受陰的束縛,開始修持想陰了。一切喜樂境界都離不開第六意識的分別作用,到四禪境界,只有極細微的妄想及很淡的我執,很多阿羅漢由此境界證得解脫。從另一個角度來講。我們也可以說初禪是「有尋有伺」境界;到二禪與三禪是「無尋有伺」境界,一知便了;到了四禪則是「無尋無伺」境界,下面要講的各種空定境界也是「無尋無伺」境界。不過,這些仍是小境界的「無尋無伺」不是大境界的「無尋無伺」(編按:此段所說為別部傳承)前面講過,四禪的定的境界是分層次的,越到高層,定的境界就越大,所以修持時要按照一定的順序,先從較粗的初禪、二禪、再到三禪、四禪逐步達到更微細、更廣大的禪定境界。但四定不同,他們都是屬於無色界,不能說哪個定境更高,只能說他們各有自己的定的特徵,修持時也沒有什麼固定的順序。當然四定在功夫修行的層次上有微細的不同,起觀的物件目標也是不同的,也可以勉強按清淨的程度排列。另一方面,四禪對應的是色界天的境界,四定對應的是無色界天的境界,因為無色界高於色界天,我們可以說四定高於四禪,但從一個意義上來說,我們也不能機械的說無色界比色界天境界高,他們就像鹽與糖,只是不同而已。


成道的障礙

障礙我們得定的因素很多,總的來說貪嗔痴慢疑五毒是最基本的障礙。這五毒是眾生基本的習氣結使,會時時刻刻生出各種各樣的煩惱與障礙。正是這些煩惱與障礙將眾生緊緊束縛,使眾生不能得定。譬如說,打坐有進步,身體會生出樂感,但眾生對身樂感的貪戀會障礙你進入更高的定境,使你無法進步。有人甚至因為身體好了,反而生更強的欲念,身體積累起來的一點能量化作一江春水向東流。除了上面講的五毒以外五見也會障礙我們得定,進而得道。所謂五見是指身見、邊見、見取見、邪見,戒禁取見。要想得定,進而得道,需要有正確的見地,見地對了,修行才能上路,但只有通過修持禪定,才能有心靈深處的轉化。否則你的轉化都是不持久的、不深刻的。譬如達到初禪境界的人,雖然還沒有完全空掉身見和我見,但身見、我見已經比較淡了、薄了;雖然還沒有完全空掉貪念、嗔念,但已經很淡了。而且已經沒有欲界眾生的欲念了。智慧需要「定水」滋潤,所以要想修行悟道,四禪八定是基礎,不管你是那種宗教,要有所成就,都必須修持三摩地,所以四禪八定是共法。但如果你不通教理,則很容易走入處道,所謂外道就是不識本心,心外求法。現在西方流行的催眠狀態以及薩滿教的「出神」狀態都是外道。他們無法控制自己的精神意識,與修道根本是風馬牛不相及,還有人追求靈魂出竅(OOBE)、通靈等等,這些人都是在精神病態的邊緣,對身心都會造成傷害。
密勒日巴,甘波巴,移喜磋嘉,瑪吉瑙準等西藏大師都修習過各種禪定法門,得定以後,他們繼續精進,三摩地境界不斷深化,直至親證無上道體。其實,自心本來清淨,常在定中,一切三摩地也都不過是本心清淨的自然流露,眾生來來在定中,只因顛倒妄想不能證得。因此,修行的一般次第是,首先證得空定,然後以此為基礎,粉碎一切束縛,證得本心。修持三摩地是修行的基礎,《金剛經》說,「一切賢聖皆以無為法而有差別」,沒有空定為基礎免談修行成就。
五見也叫見惑,會迷惑你的那些思想、見地;五毒也叫思惑。《楞嚴經》說:「理則頓悟,乘悟並銷;事非頓除,因次第盡。」一般人即使見地對了,也還要經過長時間的修持才慢慢除掉思惑。當然智慧真正到了的,思惑自然也就解除,就像我們前面提過的大禪師們,他們似乎沒有經歷過那些身體的變化就悟道了,那是因為他們多生累世積累的戒定慧的根基深厚了,在道理上一下就悟道了。
許多大師如印度的拉摩克利斯那/羅摩奎師那/羅摩克里希那(RAMAKRISHNA),尤迦南達/瑜伽那達(YOGANANDA),穆克塔南達/目坦那達(MUKTANANDA),他們都有一定的三摩地功夫,有的也有一些般若智慧,但他們沒有一人是真正悟道的。在西方,有些人如RUDOLF STEINER,EDGAR CAYCE,他們有精神特異功能,但他們沒有上面講的禪定功夫,更免般若智慧和空性,也有人如MEISTER ECKHART,PADRE PIO,他們從未見道,但有一定的禪定工夫,聖經裡面的許多先知也一樣,雖然有一些定的功夫,但還沒有悟道。也有人的我執少一點,不會到處標榜自己悟道了,但卻高推自己的功夫境界。比如說,很多人靜坐以後身體比較健康了,氣機比較充滿了,就誤認為自己已經達到了空無邊處定或識無邊處定的境界等等。其實他們都還在色陰裡面打轉,那些境界只不過是身體氣脈摩擦在意識境界裡的摺射而已。反過來講,即使你悟道了,你也不見得馬上就有在空中飛行或者穿透牆壁的神通,除非你同時修持神通,相反,有人有神通,卻不見得有很高的智慧成就,所以不能簡單從一個的神通判斷他智慧成就的高低,比如說偉大的聖者孔子 ,他從來沒有示現過任何神通,而西藏的大修行人密勒日巴,示現過各種神通。當然我們不敢肯定說孔子就一定沒有神通,也許他只是不願標榜神通,而是希望以道德行為教導眾生,以免社會大眾誤入歧途。所以,當弟子問孔子鬼神之事時,孔子很巧妙地回答說:「敬鬼神而遠之,可謂知矣」,「未能事人,焉能事鬼?」大儒王陽明也一度很熱衷各種神通變化,但他後來領悟到這並沒有很大的功德,因此知非即捨。根據柏拉圖《對話錄》記載,甦格拉底可能也有神通,他能預見未來,但他也從未滥用自己的神通。像孔子一樣,他的主要目的是教導人們做人的道理,智慧與行持才是他教導的重點。
修行路上歧途很多,所以需要真正悟道的明師指導,如日本和尚白隱HAKUIN開始修行時,第六意稍清淨了一點,得到了一點空的境界,但他以為自己悟道了,沒有人比自己更高明了,他回憶說「我的自我意識膨脹的像山一樣,我的傲慢心理像大海的潮汐一樣淹沒了我的覺性」高推自己境界在修行人中是很常見的,因此修行路上要處處小心,觀察清楚自己的貪嗔痴慢疑心理結使。幸運的是HAKUIN有一個好老師,DOKYO大師沒有印證他的經歷,後來HAKUIN還有很多境界,並多次以為自己悟道了,但他從來沒有得到DOKYO大師的印證,大師稱他是山洞裡可憐的魔鬼。所以不自欺欺人是很難的。當你修持到很高的禪定境界的時候,很容易走向歧途,佛在《楞嚴經》裡面把這些歧途總結為五十種陰魔,在修行的路上,佛被考驗過,耶穌被考驗過,移喜磋嘉被考驗過,密勒日巴被考驗過,任何認真修行的人都會被考驗。所以要切記佛講的:「現前縱得九次第定,猶是法塵分別影事」,「不作聖心,名善境界;若作聖解,即受群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