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道定義之各家說法

曾耘堂
接觸茶道已有數年。於十方禪林台北道場上茶道課期間,蘇惠雯老師講述茶道「三輪體空」的道理,說明學習茶道要懂得「無所謂茶人、茶客、茶之分別相」;而對於泡茶的態度強調「精準」,即要清楚茶的特性、確實掌握茶的浸置時間,如此,才能在出湯之前,就「篤定」茶湯的風味如己之預料。
後來,曾於十方雜誌上讀到游祥洲教授講述茶道的文章,他對茶道的見解是:茶道分為「茶術」、「茶藝」、「茶禪」三個部份。所謂茶術,指的是泡茶的技術;茶藝指的是茶席文化中藝術性,講
究喝茶品味的那一部份;茶禪則與禪修有關。亦曾前往茶界名宿何健老師於永康街的茶藝工作室冶堂,向他請教茶道、茶藝、茶禪。他回應:這三者的主體是道、藝、禪,也就是說茶道是以「道」為主體,是道與茶連結後的產物,藝與茶藝,以及禪與茶禪的關係亦然;故而,談茶道、茶藝、茶禪之前,必須先談什麼是「道」、「藝」、「禪」;其中「道」最抽象,「藝」很明白,指的就是藝術,而禪是指「禪修」。
此外,也有接間聽到一些台灣茶人對於茶道、茶藝的定義。我發覺在茶界,對於何謂茶道,何謂茶藝,相關人士雖未有切確的共識,但對其之定義仍有一定程度的交集。此外,每個人在論述時,縱使觀點相近,但由於思路不同,若這些論述再進一步延伸下去,再結合各自的背景知識,乃至人生際遇,亦可能會形成不同的人文思想。若要以研究的態度來探討這領域的大千世界,個人是覺得上述游祥洲教授的觀點較易學術化,較能有系統地闡述茶道文化。
概談自己對茶道的看法
談茶道,就不妨以游祥洲教授的觀點為起頭。自己這些年來行持佛法、接觸茶道的心得:「宇宙、人生一切現象究竟是怎麼一回事」即所謂「道」,禪修是體認道的方式,茶禪是一種禪修方式,即透過「茶事」來行禪,也就是在整個泡茶的過程中行持動中禪,六根清楚地覺知六塵。由於是動中禪,茶禪不像靜坐行呼吸法門那樣單純、精細。呼吸法門僅藉由觀照出入息下手,進一步覺知全身氣息之變動,再至更深一層的禪修境界;相形之下,茶禪就繁雜多了,但,也正因如此,行持茶禪不會昏沉,不過卻容易散亂,想東想西,而導致談不上茶禪。至於,行持茶禪能達到什麼樣的禪定工夫呢?我想,每一個人的情況必然是不同的。
就自己的情況,行持茶禪最佳的情況是進入呼吸法門,也就是泡茶泡著泡著,喝著喝著,自然而然不想在做任何茶事,沒有任何念頭,只想靜靜地坐在茶席前,觀照自己的出入息;簡單說,就是行持茶禪成為行持呼吸法門的前行,而一動念,就又開始泡茶。
茶藝是由對生活品味的講究延伸到品茶而形成的;故講究品味,講究茶席、茶器具、茶空間為茶藝的入門,但這僅是茶藝的初階;若只是講究品味,縱使茶席陳設、茶器具、空間再精緻,再高檔也只能算是初階的茶藝;唯有提升人文思想,才能讓茶藝的境界愈來愈高。但是,僅具品味的茶藝與具人文思想的茶藝,其分野是不易分辨的,需要深入地與茶人接觸,才能知其深淺。
在茶席設計上,要選擇桌布質料、顏色,席方質料、顏色,桌布與席方的色彩搭配大致決定了整個茶席所呈現的色彩基底,即冷色系與暖色系。若要講究些,茶席的色彩基底要與空間相呼應,這部份是屬於具品味之茶藝的範疇;若談及具人文思想之茶藝,茶席的色彩基底則是與茶人內在的精神世界相呼應。茶席色彩基底決定好後,其所營造的氛圍給人的精神感受會影響選擇什麼顏色、材質的茶器具;茶壺、蓋碗、茶盅、茶杯的顏色不外呼冷、暖色系,材質除了考量視覺效果外,也要考量所泡的茶的特性,以及其材質與茶特性交相作用產生的各種效果,諸如茶乾的熱香,茶湯的湯面香、口感、味道,杯底餘香,茶盅的餘香。
壺承、蓋置、杯托、茶則、茶匙、茶針的選擇大抵是考量視覺效果,看是否要與茶席的基底色彩呈對比效果,諸如明暗對比、冷暖色系對比;前述六項茶具的選擇,除了要考量和茶席基底色彩對比與否關係,還要考量六項茶具彼此材質、色彩的搭配效果。以視覺感官來檢視茶席上所陳列的各類茶器具,談及其材質有陶、瓷、金、銀、銅、鐵、木、石、竹、藤、玉、玻璃、琉璃、…不同的搭配除了效果殊異外,亦反映茶人的品味,乃至思想、性情;更深一層的,就是精神世界的樣貌,而茶席就是茶人精神世界的具象。
略談自己對茶術的看法
茶術,泡茶的技術。談茶術之前,先談談茶好不好喝之於追求、精進茶道究竟重不重要,在茶道大千世界中占多少比重。試想,在非常美觀的茶席前,用很講究的泡茶器具泡茶,乃至同時行持茶禪,但最後入口的茶難以下嚥,原本期待一件很美好的事物即將發生,結果就在最後的那一刻破滅,這對品茶的心境必然是有所影響。縱使品味、人文思想、禪修、道與之無關,但反之,若好喝,於生活品味、思索哲理的靈感、禪修的助益皆有正面的意義;是而,因為茶好喝與否和品味、人文思想、禪修、道無關,所以好喝與否之於追求、精進茶道,不算重要,但又因茶好喝於前述數項皆有正面的意義,便不能說不可忽視。進一步說,茶好喝與否之於茶道,就好比畫龍當須點睛,龍眼畫得好,整個作品才會靈動吸引人;而若只畫眼睛,則沒有人看得到龍,乃至沒有人知道所畫的是眼睛。
茶術包含識茶,了解各類材質的茶器具對茶湯、香的影響,認識用水、煮水方式對泡茶效果的影響,簡略地講就是「茶、水、煮、器」四大範疇。此外就是對泡茶的茶水比例、水溫、茶浸置時間的掌握。
提起識茶,約莫是二○一六年前後,業界將薰花茶列為第七大茶類,其它六大茶類為綠茶、黃茶、白茶、青茶、紅茶、黑茶。識茶除了分辨茶類外,更精細地品一兩款同類的茶時,還會去比較不同茶區的不同的風味;品一兩款同類、同茶區的茶,會去比較不同季節,乃至比較年份、新茶和陳茶的差異。就比較茶品的異同而言,自然不僅是前面所述的幾個方向;而識茶也不是僅著眼於比較異同,只是藉由精進比較茶品異同的能力可以使感官品評的能力愈來愈強,讓自己更了解茶品的特質,這樣在品茶時,才能深入地樂在其中。比如說,玩味茶的發酵程度足不足、焙火程度夠不夠、茶的菁味是否已去掉、焙火的火味是否已去掉,焙火的方式是炭焙還是電焙,存放得適不適切;而且,具備這些能力亦有助於選購茶品。
提到用茶,泡茶用水上講究些,會強調軟水優於硬水,含氧量高的水優於含氧量低的。在實際生活上,茶人於泡茶時強調選用怎樣的水,可說是對生活品質講究的極致,因為和茶器具相比,水對泡茶效果的影響是最幽微的,在極度講究茶席、茶器具之餘,仍有心力再進一步講究用水,若非極有閒情逸致,實難在這方面有很深入的研究,除非是以茶藝活動為業的人,或是品水師。自身平時都使用過濾水,近來會特意先將自來水倒入大和工坊出品的水壺,再將水倒入快煮壺煮沸。不過,尚未好好比較水倒入大和工坊水壺前後的差異。
談到煮水方式,先分有無火焰,有火焰如使用瓦斯爐,使用炭火;無火焰如使用快煮壺、電爐。有的茶人會稱無火焰的方式為陰火,有火焰的方式為陽火。有火焰的煮水方式會使水喝起來較有活力,所謂活力是指水對口腔內膜刺激性較強,就好像運籃球時運球較猛烈。炭火燒出來的水來泡茶最受人稱著,其關鍵在於炭火有遠紅外線,此外,現在有一些電爐於加熱時也會散發遠紅外線。煮水除了講究加熱方式外,再來就是講究燒水壺的材質。這方面自身沒有特別地研究,因為沒機會使用各式各樣的燒水壺來煮水。不過,曾試想,所煮出來的水之差異主要會與材質的硬度有關。另外,曾在一家賣茶、茶具的店聽店員介紹其公司出品的燒水壺是以宜興紫砂所製,特色在於因材質是紫砂,所以在燒水時,壺外的空氣會自紫砂間的空隙進入壺內,溶於水中,增加水的含氧量,維持水的活性,使水不會愈煮愈老;而所謂水煮太老,指的正是水因為燒太久,使得水中的含氧量太低。
至於談茶壺、蓋碗、茶盅、茶杯對茶湯的影響,不如講是朱泥、紫砂、陶、瓷、與各種釉藥對茶湯的影響。比較各類茶器具材質對茶湯的影響非常的有意思,尤其是比較茶杯的差別,因為自己不會隨身攜帶茶壺和蓋碗,卻會隨身攜帶幾個茶杯,平時逛茶具店時,就會拿出來試店家所賣的茶杯。怎麼試呢?在茶具店若看到中意的杯子,就會問商家能不能試杯子,能不能就口喝。有的商家能讓人就口喝,有的不行。當商家表示不行時,我就會問那能不能倒水至所賣的茶杯中,再將水倒出來讓我喝?當表示行時,我就會拿出兩個隨身攜帶且一模一樣的杯子,一個杯子裝所賣的茶杯中的水,另一個裝未倒進所賣茶杯中的水,然後仔細比較兩者中水的口感。比較茶器具材質對水口感的影響,就如同比較衣服料子的觸感,不同的瓷器就好比不同的棉布,可能原料棉花不同、紗織數不同、織法不同、磅數不同,種種不同於穿起來的感受就會有差異。雖然說好壞任人評說,但茶杯的優劣仍有普世的價值評判,不然怎會有所謂的高級品牌呢?一般認知,讓水的口感變得較柔順的是較好的杯子。泡茶器如茶壺、蓋碗的材質對泡茶的影響的差別,其主要關鍵在於材質的硬度、質地不同,茶人依自己喜好的效果來選擇泡茶器。
略談自己對茶藝的看法
現代茶藝承自古代的文人茶。琴、棋、書、畫、詩、酒、花為令人稱頌古代文人的休閒活動,而這樣的文化涵養映現於品茶的情境時,不必刻意去講究藝術,便會自然而然散發出現代茶藝所講究情調。茶藝內涵之浩瀚遠在茶術之上。就依茶、水、煮、器四大範疇來講。茶,茶術談的是茶類、製茶工藝、茶園風土、茶品風味,而茶藝則會延伸茶品名的典故,比如說大紅袍為什麼名大紅袍、金萱為何名為金萱;製茶師的出身背景、產茶區的人文歷史;文人品茶後對茶品風味興來所創作的文學作品。水,茶術談的怎樣的水較適合泡茶,茶藝則可以延伸到一些歷史典故、文人趣事。煮,茶術談的僅只是對泡茶效果的影響,但茶藝就可能會提到系統化的哲學思維,就比如有的茶人於生炭火,就與人生哲理相結合。器,茶術談的是泡茶效果,而茶藝光是談紫砂壺藝術就可以開學術研討會、辦展覽。
略談自己行持茶禪的方法
自己行持茶禪之法:擺好茶席後,以跨鶴坐端坐於席前,手按下快煮壺的開關,接著覺知息入息出,修安般法門,覺知燒水聲,修耳根圓通。再來便是以「注意關開關的時機點」來開發自己的覺性。怎麼說呢?因為我是以快煮壺所能燒至的最高水溫泡茶,若等水煮沸到極致,快煮壺開關自動跳起,然後溫蓋碗或壺,再將蓋碗或壺的水倒入茶盅,持茶則品茶乾冷香,置茶後品茶乾熱香,等做完這一連串的茶事後,快煮壺中的水之溫度必然已非所能燒至的最高溫,然後我就不得不再次按下快煮壺的開關;但是一直將水煮沸會使得水中的氧氣不斷揮發,水的含氧量愈低則對泡茶的效果負面的影響愈大,也就是所謂以煮老的水泡茶不好喝。為了避免水煮老,在等水沸時,就要注意去聽燒水聲的變化,藉水滾動的聲響判斷煮沸的情況,並在開關跳起前先關掉它,然後進行溫蓋碗、壺等茶事,等品完茶乾熱香後,再按下開關,讓水燒到極致。這是泡茶過程中的一個小細節,要求自己注意之,可開發覺性,而當自己忘了關開關,則表示自己不在定中。至於注水入蓋碗、壺時,持快煮壺要去覺知自己的脊椎是否維持不歪斜,覺知肩膀、肩關節、肘等手部關節、肌肉承受重量時的感受;眼睛則是放鬆地看,而非凝視細長的出水口;以快煮壺注水時,則注意出水口維持在一個位置,而非移來移去,然後看著水如同瀑布般瀉下,水蒸氣冉冉而上;注完水後,看著手將快煮壺放回底座,接再將蓋碗或壺的蓋子蓋上,如此完成「注水至沖茶器」的茶事。茶靜置期間,以茶盅內的熱水溫杯,過程中單手持茶盅經自己正前方,將茶盅接觸桌面,並覺知底部接觸桌面當下所產生的反作用力,接著雙手持茶盅,感受、享受茶盅外壁的觸感,然後轉茶盅,…種種茶事完成至茶湯入喉,品杯底香,品茶盅餘香後,再靜坐一會兒。以上是從準備好茶席至喝下第一杯茶,行持茶禪情況的簡述。
小結
以茶術、茶藝、茶禪三個層面來談茶道易於做學術研究,但一件事物並不是能夠這樣絕對性的劃分為若干部份,就好比談何謂文化,亦無法就能如同英國哲學家羅素將之區分為物質文化、社群文化、精神文化。要深入理解茶道的內涵則要回到生活面,回到茶事中談。畢竟茶道並非一門學問、知識,而是一種行為,乃至一種生活,實踐之比研究之來得重要。探究其到底是什麼,不如與人分享:在將茶道內化為自身人文素養的一部份後,生活起了什麼樣的變化。此外,陽光之下必有陰影,若將社會上所有茶人的茶生活視為一個集合,估且稱之為茶道文化,這茶道文化並非全然是光明的,並非全然是崇高的,它也有當受批評的一面。「道」、「藝」、「禪」這三個漢字的涵義給人的感受太崇高、太美好,也就正因為這些太過正面的印象,使得茶道文化有了俗氣的一面。甚而,文人相輕、道人相鄙的情形亦存在於茶道文化之中。不過,看得見陰影便代表光明是存在的;是而能以平常心來看待茶道文化中的各種現象,就成了一個值得培養的情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