參學日記

文/月映
南懷瑾老師批閱
刊載於十方雜誌第三卷第八期
今早做了一堂佛事,自心中也理出一套對治佛事中最可能散亂的方法來。不急不徐的朗誦,吐納均勻,最重要的是下來休息的這段時間 ,雖是短短的二十分鐘,卻是最重要的。一定要把握這段時間靜坐,觀梵文唵字於頂上,再觀佛光從頂上照射全身,做一會兒的出入息,全身放鬆,猶如攤尸,如此即可保持元氣不失。這眞不愧是保養身心的好方法,絕不可誦了經下來又講話,又吃東西。這樣一堂佛事圓滿,不累亦不散亂,照樣可修持。我並常如此的奉告同學。(73.9.8.)
師示:照此念誦,對了。今早研讀《指月錄》釋迦佛一則中,淨居天人告曰出家時至,於是釋迦太子超然凌虛逾城而去曰:「不斷八苦,不成無上菩提。不轉法輪,終不還也。」佛說這兩句話已很明白的指出,眾生修行目的爲了離苦。因爲有苦所以要修行,既然佛說的一切法,佛制的一切敎導,都是爲了使眾生離開八苦,也就是說八苦是菩提最大的障道法。其中又引一段話:以無心意,無受行,而悉摧伏諸外道,先歷試邪法,示諸方便,發諸異見,令至菩提。我不懂何謂無心意、無受行!是否有三輪體空的含義?
師批:無心意──念空。無受行──離覺受。如依施捨解,亦可作三輪體空理會。有一則故事,一位修行者每次打坐時都會有一隻蒼
蠅飛來飛去,行者惱怒了,便告訴他師兄,下次如果這隻蒼蠅再來時,我要打死牠。他師兄修持比他好得多,知道他這種境界,便勸他,你不能打死牠,你只能輕輕的畫一個十字,他照作了,結果他出定時發現自己肚子旁邊一道十字。我認爲這是他自己業力的反映,而經中之所以要以無心意無受行,不知是否有同此故事的含義?因爲行者如果以有心意有受行,將會傷害到自己的色身。
師批:同時亦傷害眾生。殃崛摩羅持缽乞食遇某家婦人難產一則公案。殃崛摩羅不知何以救之,回稟釋迦佛,佛要他速去報言:「我從聖賢法來,未曾殺生。」本來眾生的形成就是眾緣和合而生,屬於妄動,故生滅只是一種現象而已,對於本體而言根本就是不增不減。這婦女一定是卡在這個觀念業力上,所以孩子生不出來。這個宇宙哪真有孩子出生
過?都是在吹氣球。(73.9.11.)
師批:還沒有參透,再於定靜中參此一事實。晚間上課,老師又露了佛的一個祕密,原來丈六金
剛還只是八尺高,兩邊雙重加起來當然是丈六。不過佛是以何身得度者而現何身而為說法。以我們現在生的高度現個丈六高,會把人嚇死的。佛經中有很多是表法和譬喻,如果執著其相,那就完了。我是愈來愈覺得真理就在平常。以有為的心作有為的事,也只是得個有為的果,有為終歸是要變滅的。愈如此體會自然心裡就愈沒有負擔,慢慢就可以與本來面目相契合了。

有聞佛道揉集的鍊氣行功等書,大致都說聖人傳藥不傳火候。定慧等持看來簡單,作來可難,如果聖人有辦法傳火候,那我們就不用修行了。今天早上靜坐,先修止,觀唵字於頭頂,結果止的太久了,落了昏沈,還好警覺得快,趕緊起觀,那一下要拉回來實在很費力氣。
我想冥頑的習氣要改正,當然也是這麼辛苦。因為它的力量是一股旋轉式的,不知起於何處?故不容易制止,若知道起於何處,或許就更好上路了。因為自己有時也會無故尋愁覓恨,莫名其妙,自己又何以如此冥頑不靈呢!正是需要努力,更進一步努力。(73.9.12.)
今早研讀《指月錄》。世尊因乾達王獻樂,其時山河大地,皆作琴聲,迦葉起舞,王問:迦葉豈不是阿羅漢,諸漏已盡,何更有餘習……就是這段公案。佛呵斥王莫謗法,你撫琴的時候,山河大地木石盡作琴聲,難道你也說山河大地木石盡作琴聲亦是餘習未盡嗎?隨生心,應所知量,循業發現。我認為這句話是最好的解釋,也可以說就是自己的業報之身不圓滿。此話用於日常生活中,已給了我些許的利益。每當遇到不如意事,已經懂得先反求於己,並很快想到佛經之理,這是因為自已的法身不夠清淨,所以反應出來的報身也有缺陷。昇華的儘管昇華,墮落的還是墮落。佛怎麼不認為迦葉的行為是餘習未盡呢?
今天靜坐,一團氣鼓脖子,有著窒息的感覺,我知道死不了的,唯一最好的方法就是隨它去,不管它。如果我又生一個難受的心,會使這團氣鼓得更緊,死的更快。念動氣才動,實在是因為自己的雜念太多所致。
(73.9.13.)
今天靜坐,氣還是鼓在脖子及胸膛處,於是晚間我便行香好長一段時間,欲使業氣消散,然後上座,那股氣還是陰魂不散,這時我知道死不了的,其餘一概不管。要妄想、要昏沉、要散亂,隨你去!怪的很,這種情形只會妄想多,散亂大,卻不會昏沉,只是脖子僵住了。

晚間這堂法修來乏味,雖有點喜樂,但畢竟不是極樂,總是差那麼一點,而這種東西一點卻差了好遠,必須要百發百中,才是極樂世界。不過我倒是體會了,我們那位阿難尊者畢竟本性不壞,他本身沒有婬心,所以與婬不相應。只是定力不夠,暫時被迷住了,所以佛用一道神咒,就把他救了回來。如果阿難師兄本身有婬心,佛就是十道神咒力去也救喚不回。要不然佛怎麼救不了城東老母?有很多事情確實是需要講究相應和緣份。

又提婆達多在地獄如處三禪天……這段公案。三禪已是離喜妙樂,換言之,他已苦樂皆捨。眾生貪樂,所以也是苦,而提婆達多樂都不貪了,哪會有苦,可是眾生卻不同,不但貪樂,還貪苦,但是貪得糊里糊塗,莫名其妙地自己已被縛了還不知道。所以眾生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苦。「佛既無入地獄分,我豈有出地獄分」。佛當然不入地獄,此中的地獄,貪樂的貪心。愛不釋手,何嘗不是入了地獄?地獄就在人心中。能出能入,不被愛所縳,如此便能隨心所欲出入地獄門了。可是這種工
夫非佛誰能?(73.9.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