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轉五毒為五方佛-善澤

準提海會準提學問一百問命門花開月輪高這一輪月光如何轉五毒為五方佛準提菩薩一十八臂頌生命科學與準提禪修實踐初探

緣起
丁酉之夏,師父上人掩關於五臺山竹林寺旁之緣來客棧,嘗做一偈曰:「禮敬中北華藏界,右融東方琉璃境,左入彌陀無量光,背靠東西會寶生。」竊以為,此偈即是師父上人當下體悟融入五方佛之現量境界闡述也。
古德相傳,五臺山在密義上,即是文殊菩薩自身;五臺宛若文殊菩薩之五髻,可用以表徵如來五智。五臺山亦即金剛峰頂,既是金剛法界宮,亦是五方佛之淨土。中臺是毗盧遮那佛,乃身之化現;西臺是阿彌陀佛,乃語之化現;東臺是阿閦佛,乃意之化現;南臺是寶生佛,乃功德之化現;北臺是不空成就佛,乃佛行之化現。
中北,指中臺與北臺。五臺山中,北臺最高,中臺次之,竹林寺即在中臺腳下,越過中臺,可遠望北臺。中臺代表中央毗盧遮那佛,以華嚴境界而論,即是華藏世界,表徵此心常逰華藏界,當下即是佛淨土。故曰「禮敬中北華藏界」。北臺代表不空成就佛,表徵師父上人之弘法事業日日增上,法輪常轉。此句亦表明師父上人當時所處之環境位置:直面中北,左撫西臺,右按東臺,背靠南臺。
「右融東方琉璃境」,依準提法而言,則注重「身如透明琉璃體」,念念本空。表徵見地若正,隨時可融入琉璃境界中,內外明澈。「左入彌陀無量光」,證入無量光無量壽之實相般若境界。總此二句,實則琉璃境即無量光,無量光即琉璃境,文言雖有異,心境則不二也。
「背靠東西會寶生」,東西臺之餘脈合攏而成南臺,寶生佛為之代表,是功德之化現。表徵真正弘法利生,須以功德具足為靠山,自覺圓滿為必要也。
師父上人作偈未幾,翩然出關,四處主七,八方弘化。適值大連準提共修會成立十年在即,師父上人乃欣然命題,曰《如何轉五毒為五方佛》,囑咐大連諸弟子,人人皆可著筆。師父上人曰:轉五毒為五方佛,是佛法最基本之修證要求。準提法於此處下手,針對我們習氣深重處之「貪瞋癡慢疑」五個根本煩惱,此五毒於我們生命中、生活中,毒素最強,故要轉五毒為五方佛。寫作此文,須有一定之佛學基礎,通過收集相關學習資料,如此對佛教、佛學、佛法之認識,會有相當程度提升作用,對我們修行也很有幫助。
觀師父上人所命之題,實乃直指佛法之核心,三藏十二部經典,禪宗千七百公案,無不指歸斯旨,可謂大矣哉!於此佛法大旨,雖欲探微賾奧,怎奈末學見地淺薄,修證闕如,如臨無涯大海,乃堪略掬之一滴耶?然師父上人殷殷希望若此,為弟子者,豈敢輕辭畏難,推諉搪塞,惟勉力為之,以期不深負師父上人之厚望也。
是為撰文緣起。
理說
夫佛法教海,文言浩瀚,理趣淵沖,而顯之與密,統括無遺。以眾生根器、意樂、機緣各有不同,故佛因時制宜、隨類施教,應病予藥,廣說八萬四千法門。無論大小顯密諸乘,其所面臨之主要問題,皆是如何使眾生離苦得樂,即解脫一切痛苦之根本││煩惱,獲得究竟涅槃之安樂││菩提。
轉五毒為五方佛,是密宗所有之秘密。以顯宗而言,則曰轉煩惱為菩提。二宗所說,看似開合略異,實則理無二致。五毒者,即貪、嗔、癡、慢、疑五種根本煩惱也。五方佛者,即圓滿菩提之究竟極果也。密宗不僅認為眾生皆有佛性,而且可即身成佛,眾生與佛只有迷悟之別,迷即煩惱而為眾生,悟即菩提而為佛。以密宗從果地修,認為眾生即佛,煩惱即菩提,五毒即五方佛。故密宗儀軌,先修加行,持誦本尊真言,深入觀想,漸及實相般若,以行者之身語意三業轉為本尊之身語意三密,自力他力相應,歸入三密一如,即可轉凡成聖。
密宗原理如此,熟稔禪宗者聞之,即知其與六祖大師之壇經思想,如出一轍。蓋禪密兩宗,皆一乘教,直顯佛性法門。息惱運心,宗要無異;上求下化,宗趣攸分。禪宗本旨,與般若波羅蜜相應;密宗本旨,與金剛波羅蜜相應。兩宗宗要,可謂相通也。禪密之異於宗趣,則在透重關後而分途焉。密宗依般若波羅蜜而上求佛果,精修三密,即身成佛;禪宗依般若波羅蜜而下化眾生,任運應世,自身等佛。然亦各有融通之處,禪為密因,密宗原資禪宗而向上;藉密透關,禪宗可資密宗而速成也。師門所傳之準提法,稱為禪宗式之準提密法,即涵蓋禪密之宗要,融通禪密之宗趣,可謂修證佛法速成佛道之終南捷徑也。俟後述之。
《顯密圓通成佛心要集》謂「達磨所傳禪宗,說一切妄相本空,真心本淨,元無煩惱,本是菩提,唯談真性,不依位次成佛,故名曰頓(一乘頓教)。」此真心謂為「絕待一心,彌滿清淨,中不容他,一切妄相本來是無,絕待真心本來清淨。」而禪宗所傳心要││見性門,即「先須了悟絕待真心,一切妄相本無,真心本淨,即心是佛,非假外求。」達磨祖師云:「我法以心傳心,不立文字。」此心是一切眾生清淨本覺,亦名佛性。欲求佛道,須悟此心。即是見性門。禪宗首重明心見性,即是要先見佛性,了悟絕待真心。故五祖曰:「不識本心,學法無益。若識自本心,見自本性,即名丈夫、天人師、佛。」《維摩經.問疾品》云:「諸佛解脫當於眾生心行中求。」《壇經.般若品》云:「一切般若智,皆從自性而生,不從外入」,謂一切般若智慧皆從人人本具之自性中出生,非從外而得也。此自性即是眾生心行,是解脫之因;諸佛解脫及般若智,是解脫之果。於此因果關係中,以「相即不二」之中道智慧,於法界之終極層面上,統一凡與聖、煩惱與菩提,故能提出「凡夫即佛,煩惱即菩提」之見地也。
《壇經.般若品》曰:「善知識,凡夫即佛,煩惱即菩提。前念迷即凡夫,後念悟即佛。前念著境即煩惱,後念離境即菩提。善知識,摩訶般若波羅蜜,最尊最上最第一,無住無往亦無來,三世諸佛從中出。當用大智慧,打破五蘊煩惱塵勞。如此修行,定成佛道,變三毒為戒定慧。」
此段經文首句是從「體」上講,凡夫本有此真心,佛陀同具此真心,此真心謂之絕待一心,本自具足一切智慧與萬法,依此絕待真心,故說「凡夫即佛」。眾生一切煩惱皆存在於真心中,一切煩惱之法性同時亦是真心之體性;一切智慧皆含藏於真心中本自具足,一切智慧之真如性同樣亦是真心之體性;以皆是同一真心所含攝,故說「煩惱即菩提」。
「前念迷即凡夫,後念悟即佛。」可見凡夫與佛,只在迷悟之別。故六祖大師曰:「不悟,即佛是眾生;一念悟時,眾生是佛。故知萬法盡在自心,何不從自心中頓見真如本性?若識自心見性,皆成佛道。」此謂心佛眾生三無差別,故說佛是眾生,眾生是佛。其差別惟在迷悟二字。故知本體本無差別,而事相則有差別。應於差別中解無差別義,體悟自性即是佛;無差別中解差別義,迷失自性即是眾生。萬法盡在自心,切莫向外攀求。須知從外入者,非是家珍,但求返見本心,以般若智慧觀照,內外明徹,識自本心方是真佛,離心之外,何有真佛?!
「前念著境即煩惱,後念離境即菩提。」煩惱與菩提之轉化關鍵,在於是否著境與離境。六祖大師曰:「著境生滅起,如水有波浪,即名為此岸;離境無生滅,如水常通流,即名為彼岸。」此謂著境即如著於水之波浪相上,而不見水之本性,則煩惱起,墮此岸;離境則如見到水之本性,而不著於波浪之生滅相,即菩提現,登彼岸。可見,修行很簡單,只要離境而已。然欲離境,著實很難,但既目標明確,則終有成功之日也。
此中間兩句經文是從「相」上講,可用《金剛經》所說「如來善護念諸菩薩,善付囑諸菩薩」申釋之。六祖大師《金剛經口訣》曰:「言善護念者,令諸學人,以般若智,護念自身心,不令妄起憎愛,染外六塵,墮生死苦海,於自心中,念念常正,不令邪起。自性如來,自善護念。言善付囑者,前念清淨,付囑後念,後念清淨,無有間斷,究竟解脫。」此言佛法修行之重點在於善護念,要念念常正,能達到善付囑,念念清淨,則究竟解脫矣!
後半則從「用」上講,成佛須依般若行。六祖大師曰:「念念若行,是名真性。悟此法者,是般若法,修此行者,是般若行。」般若行即是念念之間不離般若觀照,即是善護念善付囑,「不修即凡,一念修行,自身等佛。」不修般若行即是凡夫,一念清淨虛靈不昧,於此一念上修般若行,當下即是佛之境界,自身等佛。般若智慧顯現,當下已是心無掛礙,究竟涅槃。「一念修行,自身等佛。」是禪宗之核心見地。般若智慧是真如自性之自然顯用,而佛法之核心即是修證自性,顯現自性。而修證與顯用實則一體不二,修證即是顯用,顯用亦是修證。般若行之核心即是「自用智慧常觀照」,當此智慧觀照顯用之時,一切因緣和合之所謂無明煩惱等即刻消融。念念之間念念覺,一念覺照,則自心當下解脫,轉煩惱為菩提矣。
「摩訶般若波羅蜜,最尊最上最第一,無住無往亦無來,三世諸佛從中出。」三世諸佛皆依般若而出生,在菩薩因地時,皆修摩訶般若波羅蜜而成就佛果。憨山大師曰:「眾生本有佛性,名般若,具大光明,常然不昧。良由無始無明,故昧而不覺。無明深厚,故常寢生死而不自知。所以菩薩修行,但以智慧光,照破無明,即為出生死時也。故修心之士,名為習般若行。」要成佛就須「轉」須「變」,通過真修實證,「用大智慧,打破五蘊煩惱塵勞,如此修行,定成佛道,變三毒為戒定慧。」世人若無塵勞,則自性智慧常自顯現,念念不離菩提自性。能隨緣應用自真如性,以般若智慧觀照(即般若慧觀),於一切色心諸法,不取著亦不舍離,此即是見自性而成佛道。修行法要即在於此。
又如古德有悟道偈云:「我有明珠一顆,久被塵勞關鎖。今朝塵盡光生,照破山河萬朵。」此顆明珠即為佛性,在聖賢而不增,在凡愚而不減,原是無染,本自圓成,此是從體上說。但凡夫之佛性久被煩惱塵勞所遮蔽,光明悉掩。要轉凡成聖,關鍵在於心念之離境與否。「轉」迷為悟,即運用般若智慧,返觀此心,於此真妄中,藉妄修真。「塵」是妄,「光」是真,真妄兩者相即不二,「塵盡」是消除煩惱塵勞,「光生」是顯發本具佛性,此即「轉變」之修證實踐,此是從用上說。
禪宗謂真妄同體,譬如水之與波,以相即不二故,無明之波,即真如之水也。波之自性為水,無明之自性即為真如。無二之性,即是實性,亦即眾生與佛同本具足無二無別之佛性也。真如實性聖凡不二,不增不減,不斷不常,不來不去,不生不滅。若於煩惱中而心不散亂,煩惱即是菩提;若於禪定中而不滯住空寂,空寂即是菩提。
總之,要從體與用之關係,去理解「煩惱即菩提」與「轉煩惱為菩提」。「即」,是從體上而言,即皆具足菩提自性;而「打破五蘊煩惱塵勞」,是從用上而言,即需要轉(變)。故要全面把握此「即」(體)與「轉」(用)之關係,需懂得運用「相即不二」之中道智慧。
法說
禪宗既言:真心本淨,元無煩惱,本是菩提;密宗亦說:煩惱從本以來即是清淨,五毒即是五智。此皆從體而論。智慧與無明,猶如明暗之無二;五毒與五智,猶如手掌之兩面。其陳義雖極高明,奈下手頗不易也。古語有云:「行遠必自邇,登高必自卑」。高遠之目標既已明確,卑邇之根基尤須堅實。故次揭示師門所傳之準提法修持,以作轉五毒為五方佛之根本下手處也。
準提法屬於密圓之法,所修準提咒則為一切諸佛菩薩等同說,獨部別行,總攝二十五部真言壇法。一句準提咒等同於一切諸佛菩薩之無盡妙法,此從密法之果德層面而言,故知準提真言是真言中之真言、總持中之總持、密印中之密印。謂準提法是獨部別行法,原因即在於此。
言準提獨部法總攝二十五部壇法者,據《金剛頂經》、《大教王經》所言,金剛界由佛部(中)、金剛部(東)、寶部(南)、蓮花部(西)、羯磨部(北)五部、五方所成。其表大日如來之智法身,其體堅固猶如金剛,有摧破一切煩惱之妙用,故稱金剛界。
於五部中,中央大日如來是佛部,表理智具足,覺行圓滿。其身黃色,雙手當胸作轉法輪印,表諸佛之「身」。是五智之「法界體性智」,能轉五毒之癡。表五蘊之「色蘊」轉化後之清淨相。
東方阿閦如來是金剛部,乃菩提心生發之位,如四季之春,表萬物生長之妙德。其身青色,左手結禪定印,右手結觸地印,表諸佛之「意」。是五智之「大圓鏡智」,能轉五毒之瞋。表五蘊之「識蘊」轉化後之清淨相。
南方寶生如來是寶部,乃既生菩提心之熾盛位,如夏季草木繁茂。其身紅色,左手結禪定印,右手結佈施印,表諸佛之「功德」。是五智之「平等性智」,能轉五毒之慢。表五蘊之「受蘊」轉化後之清淨相。
西方無量壽如來是蓮華部,乃證得菩提果之位,以大悲心,入生死界,為眾生說法,除其疑惑,如秋季草木結果實。其身白色,雙手結禪定印於身前,表諸佛之「語」。是五智之「妙觀察智」,能轉五毒之貪。表五蘊之「想蘊」轉化後之清淨相。
北方不空成就如來是羯磨部,乃成辦事業之位,如冬季萬物休止而貯藏,以備入春可發生作用之能力。其身黑色,左手結禪定印,右手當胸,表諸佛之「佛行」。是五智之「成所作智」,能轉五毒之疑嫉。表五蘊之「行蘊」轉化後之清淨相。
阿閦如來等四佛是大日如來之別德,而五部是由佛部開展而成。此五部每部復各有五,即成二十五部。二十五部法各有灌頂、手印、壇城與修法之不同。準提法是總攝法,總攝二十五部而成獨部別行法。總攝法又稱總持法,為根本法,猶如樹根。而準提法稱為獨部別行法,既有共法總持、獨部殊勝之特點,復有特殊及不共法之別行特點,與禪宗之稱教外別傳,可謂相映成輝也。
大教王經云:七俱胝如來,三身贊說準提菩薩真言,能度一切賢聖。若人持誦,一切所求悉得成就,不久證得大準提果。是知準提真言,密藏之中最為第一,是真言之母,神咒之王。此極言準提真言最殊勝也。雖法無頓漸,道無高下,然人有智愚,根有利鈍,故當機之法最為殊勝,有緣者幸屬意焉。
密法首重三密相應,《顯密圓通成佛心要集》謂:「若上根持,謂須得三密相應。一身密結印,二語密誦咒,三意密。或想真言梵字,或緣持誦之聲,或想準提菩薩,或想菩薩手中所執杵瓶華果等物。故神變經疏云:若用三密為門,不須經歴劫數具修諸行,只於此生滿足諸波羅蜜。」修持準提法之精髓即在於此,茲略述之。
一身密結印者,身結金剛跏趺坐,手結準提印。
以密法之修行而言,雙盤是最基本之要求。能海上師曰:「然欲禪定成就,終須學習金剛跏趺。如是坐者,姿勢安穩,如大龍蟠。任坐若干時間,無踝骨酸痛之病。以肢體盤曲故,全身之氣,自然聚斂,於定極為有益。」(《三皈依觀初修略法》)
身密要點:
1、身結金剛跏趺,如佛之威儀而坐,有助「地大」下行氣暢通於中脈,減除五毒之疑嫉。2、兩手結準提印,置於胸前,全身精神皆聚於膻中,有助「風大」平住氣暢通於中脈,減除五毒之瞋。3、脊背豎直如串銅錢,可令臟腑氣舒,有助「水大」遍行氣暢通於中脈,減除五毒之癡。4、兩肩齊平,不可左右低昂,可令肺量自由擴張。5、頭正,下頷微收,輕壓頸部兩大動脈,有助「火大」上行氣暢通於中脈,減除五毒之貪。6、兩目半斂成垂簾狀,目光作注視鼻端之意,可凝止散亂心。7、舌輕抵上顎,連通任督二脈,有助「空大」命氣暢返周流,可增智慧,減除五毒之慢。
此即毗盧遮那佛七支坐法。注重以中脈為樞紐,調和氣脈之功效,已涵蘊於其中。如依法修持,身體本能活動即發生作用,氣機漸循諸脈流行,返歸中脈,迨其脈解心開,妄念不生,身心兩忘,斯入於大定之境矣。古德云:「氣不入中脈,而云得證菩提者,絕無是理。」南公祖師亦說:「中脈不通而言得定者,絕無是處。」此是老實話,真實語,行者切勿輕忽焉。
二語密誦咒者,金剛念誦,老實持誦準提神咒。
金剛念誦之法,是師門獨具特色之念誦法,迥異於一般念誦法,不但可以得到佛法之實用、受用,更因其與般若智慧相應,佛法之妙用亦可逐步呈現,於色身、報身之現量轉化與成就,大有裨益。
準提法之修證次第,清晰明瞭,其方便下手處即是老實持咒。金剛念誦咒語,是轉化身心最為有效之推動力量。字字念清楚,聽清楚,念念分明,同時亦是念念本空。此即是禪宗之修般若行。能把握到如此清晰,身心必定轉化,此是從最高之境界(清淨法身)轉化至身心最微細處,從實相般若融於境界般若,是性空緣起,是準提法之心中心,核心中之核心,是佛法不可思議之處。
金剛念誦是性空緣起。性空之境界正是「心月孤懸」,是立足於生命之至高點,所謂高高山頂立,正是實相般若、清淨法身境界。金剛念誦,其體是「空、無相、無我」,南公祖師用「心月孤懸」來表述。「氣吞萬象」則是一口氣一口氣念,所謂深深海底行也。
法本講「空中十方起大風輪」,即是金剛念誦。問題是,「空中」不易把握。空中,究竟居於何處耶?既然是空,則無處是,又無處不是。金剛念誦,身體漸熱起來,此是「風融於火」,是氣吞萬象之開始。暖相出現,整個色身寒涼之氣轉化消除。「火融於水」,全身冒汗,經絡疏通,酸脹麻痛消融。從暖相更進一步,氣血到達四肢百骸,此是頂相。修證用功,身心轉化之程式必定如此。頂是指全身氣血通暢達到神經末梢。此時,即使長時間打坐,兩腿亦不覺得痛,心可以安忍矣。安忍境界則稱之定,定功現前。然後,「水融於金剛地」,整個身心融空,正是「世第一法」。
要從金剛念誦,去體會《首楞嚴經》所言:「圓明精心,於中發化,身如琉璃,內含寶月」,如此修持方得真實受用。「圓明精心」,圓,指福德資糧,從圓融到圓滿,乃至圓通無礙;明,指智慧資糧,見地很透徹。精心,即是非常精緻細化,對待諸法可以觀察入微,於世出世間法能夠融會貫通,自然「於中發化」,自己色身不斷轉化,五臟六腑,十二經絡皆舒暢鬆放,融通充盈,此是福德、智慧資糧具足,正知正見對身心產生變化之必然結果。「身如琉璃」,看到自己身體似透明琉璃般,通透融空。「內含寶月」,煩惱習氣轉化,身心俱在一片光明境界中。如何轉五毒為五方佛,即此謂之轉也。密宗講身壇城,謂身體之內有無量佛,渾身諸脈皆是佛之化現,故於此色身不可輕視,須知即此身是諸佛莊嚴清淨平等壇城也。
南公祖師所提出「心月孤懸,氣吞萬象」,師父上人回應以「光音交融,心光無量」。此十六字口訣即為準提法修持之真言竅訣所在。亦是修持《心經》之總綱領,「心月孤懸」即是「觀自在菩薩行深般若波羅蜜多時」,「氣吞萬象」即是「照見五蘊皆空,度一切苦厄」;下手處則在「光音交融」,最後到達「心光無量」。而《心經》修證最核心部分,即「舍利子,色不異空,空不異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受想行識,亦複如是」,所講正是「光音交融」。整個準提法法本,生起次第皆未離開「光音交融」,至圓滿次第則是「心光無量」。
我們要進入到、把握到自性光明之無相光無量光,其下手處即在念清楚、聽清楚。念清楚,一口氣一口氣念,氣即是音,音亦是氣,此謂聲氣合一。同時,光是音之體,音是光之用,光由氣凝而顯(南公祖師之密宗口訣:氣不定則光明不起),念誦時字字皆放光。光,是秘中之秘;音,是簡中之簡。光,是般若慧觀;音,是念清楚,聽清楚,念清楚本身亦是聽清楚,念念分明。是故準提法下手用功重心即在「光音交融」,在語密誦咒上。
三意密。(一)或想真言梵字,(二)或緣持誦之聲,(三)或想準提菩薩,(四)或想菩薩手中所執杵瓶華果等物。意密即觀想。
準提法門修持下手處有二,一從理入,二從行入。觀想屬於般若慧觀,稱做「理則頓悟,乘悟並銷」。此是於理入方面。如 字觀,即(一)或想真言梵字。梵文字亦是現象界諸相之一,通過觀想文字相來統攝身口意,有次第、有步驟進入到生命之最高境界,即證悟清淨法身,亦名毗盧法界。修此觀時,須知 字只是敲門磚,要一提便休,才是頓悟,不能死抓住 字不放。所有觀想之相,皆是方便安立,皆是假相。如
字觀想成功,即可將所有妄想收攝起來,令心念集中於一個境界,所有妄想盡皆消融,稱做「萬法歸一」。然後,
字放白色光,光明復將 字亦融化掉,此時「一歸何處」?一提便休,連此境界亦不著,通通掃淨無遺,直接進入實相無相,才是我們觀想之終極目標,真正大般若慧觀。此是頓悟,先悟毗盧法界。所以,觀想之理,即是從有相到無相,從有念到無念,從有所安住到應無所住,才是正道正法所在,正修行之路也。
理入是頓悟,而行入則是漸修,稱做「事非頓除,因次第盡」。老實持咒即是行入,後修普賢行願海。此於「語密誦咒」中已略述之,實則老實持咒亦涵蓋觀想在其中,如「(二)或緣持誦之聲」,即是念清楚,聽清楚,念念分明。念誦時字字皆放光,非觀想而何耶?且老實持咒乃最當機之法,是轉五毒為五方佛最簡捷切實有效之妙法。師父上人講,老實持咒,簡單樸拙,樸實無華,只需用簡單咒語,即可將妄想單純化,慢慢妄想放下,業氣化掉,身心即松放空靈。有正知正見、修行上路之人,自然會散發出慈悲喜舍,充滿善意,整個生活處處表現出簡樸親真,親和而真實。於持誦咒語上,越念越親切,與自己身心完全融合在一起,迥非起初念時之生疏乏味,此即「生處轉熟,熟處轉生」之理。學道修行,別無他巧,惟是「生處轉熟,熟處轉生」而已。何謂熟處?習氣、分別、世味濃厚。貪嗔癡慢疑五毒煩惱習氣與我們最熟悉。何謂生處?般若慧觀、不分別、老實持咒。持咒修法與我們很生疏。我們只要堅持不懈修行,五毒煩惱、身心病苦、酸脹麻痛等,即慢慢由熟悉而轉為生疏,身心越來越鬆放,越來越空靈,與法打成一片,即能找到真我。故曰此乃轉五毒為五方佛之根本下手處。
要生熟轉化,其過程當然很不容易,因為我們凡夫煩惱習氣太重,所謂「鈍根之人,只有作鈍功夫」,老實持咒可謂契理契機。頓悟,般若慧觀能令我們心平;漸修,老實持咒能讓我們氣和。能將咒語字字念清楚、聽清楚,心就安住於其中。念清楚是修氣,一口氣一口氣念,可以初步安心。咒語是文字,從文字相上深入,屬於文字般若。聽清楚是修脈,則更深一步,轉入更高、更微細之境界,觀察身心更加精細,是返照、返聽、返聞,屬於境界般若。念念分明,則包含念清楚、聽清楚,換言之,整個重點就在於念念分明。只要我們能夠念得分明,心即定矣。念念分明是戒,亦是定。能把握到念念分明,足矣!修行已然上路!此是對我們中下根器人而言。
其實,我們凡夫想要念念分明,並不太容易,煩惱習氣隨時來干擾,身體酸脹麻痛,坐立不安,諸多不良信息隨時會傳遞過來,此時即要靠忍辱波羅蜜,來消除業障。念念分明念到更深時,當下本空,不是離開念念分明另外有個念念本空。心念本空,念念自性空,不是你去空它,卻是它來空你,此是走禪宗直接路線。到念念本空,即是實相般若,「心月孤懸」境界,融化一切外相,消融得乾乾淨淨。準提法在禪宗之最高境界即是「心月孤懸」,此是空、無相、無我境界,也是禪宗三綱,「禪宗以無念為宗,無相為體,無住為本」。三綱對一般人來講太高,不接地氣,基本用不上。要想接地氣,一定要從淨土三要下手,即信、願、行。老實持咒相當於淨土宗之「信願行」,此是修行基礎;深入觀想則進入到密宗之三密相應;最後從念念分明到念念本空,融入到禪宗三綱,把修行帶入到生活中,與菩薩三聚淨戒完全融合在一起。此是最圓滿、最理想之修行次第。禪宗三綱屬於先悟毗盧法界,淨土三要、密宗三密與菩薩三聚淨戒,屬於後修普賢行願海。我們須將此理念搞清楚。
所謂先悟後修之觀念,不要把它固執化,在修證之路上,亦可以先修普賢行願,千萬不要錯會祖師之意,堅持要先開悟,之後再來修普賢行願。末法眾生以正聞熏修為主,而修普賢行願則可深可淺,三根普被,所以我們每天受持讀誦《普賢行願品》非常有必要。此亦是南公祖師昔年所走過之修證捷徑,可堪效法,必有成就。
(三)或想準提菩薩,如法本有觀想準提本尊,「頂戴五佛冠」即表法││轉五毒為五方佛,以準提即是自性清淨心,行者如法觀想,即可清淨自己之五毒煩惱,轉為清淨本體,而本尊「面如滿月桃花色」,則是清淨五毒煩惱後之圓滿相;進而更觀想本尊渾入我身,我身立刻轉成本尊,本尊自身,無二無別。本尊即我,我即本尊。此即密宗之本尊相應法「入我我入觀」,本尊之三密入於我,我之三業入於本尊,亦即本尊之三密與我之三業,彼此相應互入,三密一如,吾身即具足一切諸佛之功德,我之成就與本尊之成就無二無別也。
昔日諾那祖師曾於漢地傳授在家居士,密宗最簡單最大之修持法,謂:密宗行人,最要緊是發大菩提心,並且信得過我即是本尊,本尊即是我,我與本尊無二無別。此為密宗根本之道理,如能深信不疑,我即是本尊,本尊即是我,則我之身口意即是本尊之身口意;我之居處或辦公室,即是本尊之莊嚴佛殿;我之父母妻子及一切所見之眾生,均是本尊之身體;我耳之所聞一切聲音,均是本尊之法語;我心之所想及一切眾生之心念,均是本尊之心念;一切地水火風空,無一不是本尊之功德;我所住之世界即是佛土。常如此想,即是無上密宗成佛之大法,久而久之,自能打成一片,到一心不亂境界。最要緊是常作本尊想,深信我即是本尊,本尊即是我。另外不可一時忘失本尊之心印或咒語,二者總要常常記得一樣。亦與「我是本尊、本尊是我、即心是佛、即佛是心」之理相同,須知,何時忘失本尊之心印或咒語,何時便是凡夫,便無功德。
密宗根本道理,謂我即是佛,佛即是我。禪宗則曰:即心是佛,更無別佛;即佛是心,更無別心。如拳作掌,似水成波。波即是水,掌即是拳也。又如《指月錄》卷十一載,福州芙蓉山靈訓禪師,初參歸宗寺智常禪師,問:「如何是佛?」歸宗曰:「我向汝道,汝還信否?」芙蓉曰:「和尚誠言,安敢不信?」歸宗曰:「即汝便是。」此禪宗公案亦直言:汝便是佛!但一般人業障太重,於此種道理極難相信,故有種種方便法門來啟誘眾生,令其慢慢成就究竟佛也。
(四)或想菩薩手中所執杵瓶華果等物。準提菩薩,依金剛智大士所譯之儀軌,有二臂、四臂、六臂、八臂、十臂、十八臂、三十二臂、八十四臂等諸多不同,此皆因眾生根性之不同而作相應之化現。而古德多依十八臂觀修,以此表徵十八不共法也。密宗之表徵,具含甚深微妙之理,初修之人常不能知其所作義理,茲略述之。
準提佛母十八隻手,左右相稱而為九,以左為所治之煩惱,其本質本來清淨,能轉即為眾生勤行之勝果;右為能治之大用,以之方便施化,可轉煩惱為菩提也。
第一左右者:左右二手作說法印,以印向外則為化他,能破人道業報煩惱三障;印向己身即為自證,令成佛果法報化三身。蓋此印表以自性身說法利生,清除眾生垢障,令其內外俱淨,始成法器,故此二手成一印而居首位,有甚深義也。
第二左右者:此左第二手執持寶幢,乃表高豎淨菩提心如意寶幢,以眾生本有菩提心,此心常現,然因五毒煩惱所擾,不能覺知,故右第二手示作施無畏印,五指開立,為自性五智之光明義,蓋以此無畏大印加持,以五智破五毒,能令本有菩提心迅疾開顯,令人道眾生無畏,利益深廣無邊也。
第三左右者:此左第三手執持未敷蓮華,表眾生自性本來清淨,以煩惱業習未盡故,雖出水上,而未開敷。今欲出離三毒泥陷,彰顯不染之本質,令心蓮開敷,故右第三手把持智慧劍,能降四魔而斷三障,滅三毒而除五欲,斷除行者之餘習,令顯本有之清淨自性也。
第四左右者:此左第四手執持澡罐,表澡罐具盛滿一切之德,然眾生為五毒煩惱蒙昧,心地不潤,菩提芽種不得生長。故右第四手把持念珠,為轉法輪。念珠表智慧,一一珠皆具諸佛不可思議妙德神力,能斷百八煩惱,證百八三昧。以念珠加持,能令水大顯現,以智慧水,潤菩提芽,令行者之菩提心速疾增長也。
第五左右者:此左第五手執持罥索,表眾生為生死之業索所束縛,不能出離煩惱之地。故右第五手持以天妙果(微若布羅迦果),天妙果有萬子,表圓滿萬行善之種子,顯佛果圓滿之義。今以天妙果之妙德,轉行者流轉之第八識為大圓鏡智,既已轉識成智,則第八識所含藏之五蘊種子悉皆滅除,證得無垢淨菩提心,如此,則左手之業索亦悉滅除,轉為降伏魔怨之大悲方便,與不空罥索菩薩手中之索無二無別矣!
第六左右者:此左第六手執持輪寶,表眾生不覺而流轉生死,入流轉輪。故右第六手把持鉞斧,是為摧破之利器,可斷一切無明惑障,能破流轉輪,而為輪圓具足之如來輪,以此如來輪,引導二十五有流轉眾生,悉令彼等安住如來覺地也。
第七左右者:此左第七手執持法螺,表眾生沉淪於生死海中,如海中蟲出沒不息。故右第七手把持大悲不空鉤,則能鉤召沉淪眾生,吹大法螺,演大法義,說寂滅法,降伏眾生煩惱惑障,令入本有內證,悉登圓滿涅槃彼岸,不複退轉也。
第八左右者:此左第八手執持賢瓶,表色心二法和合之體,眾生因無始劫之三業重罪,故流轉無窮,雖遇此瓶,亦不能受用。故右第八手執持金剛杵,金剛者堅固不動智也,杵有破體之力,可摧滅三毒,顯胎藏三部。依此準提尊行法之時,胎藏三部諸尊皆入準提尊三摩地,令成輪圓具足之德,故曰萬德皆歸準提尊,是謂尊中之王也。
第九左右者:此左第九手執持般若梵篋,表眾生心中本具如來智德,由不覺故,頓失智慧船筏,而沉淪苦海。故以右第九手所執之寶鬘加持,能開發眾生本有之智,成福德莊嚴,萬行圓滿之佛身。十方三世一切諸佛,皆依般若而出生,準提佛母即為諸佛能生之母也。
三密相應,以眾生之身口意三業頓同佛之身口意三密,很不容易,是為上根利智者,乃能如法修持。中下根器者,或力有不逮,可修兩密,甚至於專修一密,亦可相應。故密宗亦有一密相應之說,於實際修持多以口誦密咒為主,重視「老實持咒」,配合見地、行願,同樣可以成就,此為最殊勝之方便。貢嘎祖師嘗云:「你有個大圓滿見,你念咒就是大圓滿。」其弟子黃念祖老居士即依此開示,始終如此修,於晚年時,惟是持咒念佛不輟,所修皆是大圓滿。如此之實修經驗,實在是最為寶貴。從一密下手,一密深入,而得到三密齊修之功效,有此甚深殊勝之方便,末法眾生才有解脫之道。
結論
如何轉五毒為五方佛?如何轉煩惱為菩提?請三復斯言,曰修準提法,老實持咒!
修準提法,其根本入手法是念咒,而修淨土則是念佛,其實念佛即是念咒,念咒即是念佛。佛號與咒語只是個相,持名念佛,須字字念清楚,此與持準提咒同樣道理。從持名念佛到觀想念佛,已經很有深度、廣度;再到實相念佛,念而無念,無念而念,才算是真正念佛到位,念而無念即是禪宗所講「無念」。念佛念咒,念到沒有妄念,所念咒語、佛號亦融化掉,稱做念而無念,此是念佛三昧。真正念佛要強調「念佛三昧」。要念到「念而無念,無念而念」,無念才是正念。念到無念境界,本身即是淨土,唯心淨心。我們如果見地修證真到位,隨時皆可身處淨土境界中,身處無量壽無量光境界中。是故念誦準提咒,可以回向西方,回向十方淨土。而且有準提佛母之法力加持,更有力量,更快速成就!
因此,老實持咒是快速轉化身心之修行捷徑,可謂之徑中徑又徑。此是正本清源,從意根校正我們因地,用咒語淨化我們因地,不讓過去世種種雜念再浮現出來。我們打坐時會冒出很多念頭,此絕非偶然,乃是貯藏在八識田中多生累劫之種子起現行,亦是我們無始劫之善業、惡業、無記業,遇到外緣即會湧現出來。所以,我們要從因地下手,即要多提起正念,老實持咒即是讓我們提起正念,一提起咒語,不良念頭便可化解大半。我們要降伏魔業││五毒煩惱,即要「有生即殺生,未死先學死」。所謂殺,即是化掉,把諸多不良念頭及種種雜念化掉,此是有生即殺生;生命在呼吸之間,能看透生死,天天將個死字掛在額頭,此是未死先學死也。
要化掉生生滅滅之諸多念頭,除老實持咒外,無須多想。而生生滅滅諸多念頭,即是我們要度化之無量眾生,其實,正如《金剛經》所說,「如是滅度無量無數無邊眾生,實無眾生得滅度者」,我們持咒,目的即是度化妄想眾生,當用功之時,把妄想統統逼出而度化之,開始時,只逼出少數妄想,到後來妄想傾巢而出,那時便是好消息,我們仰仗準提咒之神威,將妄想眾生一網打盡,所謂「滅度無量無數無邊眾生」。待無量無數無邊眾生度盡後,再觀一觀,準提咒亦空,真妄兩亡,天下太平,何有眾生?眾生本來空,煩惱本來空,猶如做夢一樣,「夢裏明明有六趣,覺後空空無大千」。夢中有無量眾生,醒來時一個亦不可得,夢原來是空。迷時則有,悟時則無。故云「實無眾生得滅度者」。此是實相般若。
修準提法融合禪淨律密,將小乘、大乘、顯教、密教、乃至八萬四千法門融會貫通,故曰準提法如大海,大海能納百川,而百川不能納大海。準提法是如此廣大,入手卻是方便至極。《顯密圓通成佛心要集》謂:「密圓神咒,一切眾生並因位菩薩,雖不解得,但持誦之,便具毗盧法界、普賢行海,自然得離生死,成就十身無礙佛果。如病人得合成妙藥,雖不知分兩、和合法則,但服之,自然除病身安。」密圓神咒,其義深廣,無量無邊,是諸佛心印,佛佛相傳,是諸佛秘密之法,非因位所能解。凡夫之人既不能解得,亦不須強釋,但當老實誦持,自然具足毗盧法界、普賢行海,自然得離生死,成就十身無礙佛果。此功果可謂大矣哉!大至無以複加之地步矣!接下之譬喻,則是舉重若輕一般,輕鬆自在,準提法即如一副已合成之妙藥,只要我們肯服用,生死大病已然無憂,自然病除身安。祖師大德既說得如此斬釘截鐵,我們若能篤信精勤,篤信而不迷信,精勤而不懈怠,則五毒煩惱又何足懼哉!即身成就亦必可期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