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輪月光:善聖航

準提海會準提學問一百問命門花開月輪高這一輪月光如何轉五毒為五方佛準提菩薩一十八臂頌生命科學與準提禪修實踐初探

 

「命門湧現普賢願,心月托啟自性光」

師父上人吉祥!各位出家師及諸位師兄們吉祥!

我叫善聖航,來自湖北荊門,我是二0一六年十二月雞足山法會上皈依師父上人的。兩年多來,在師父上人慈悲垂護下,收穫了太多的法喜和紅包,也讓我開啟了人生一道嶄新的大門。這是我第六次參加法會,第四次小參報告。下面我想分享二0一八年十一月雲南北山寺法會至今九個月的修法經歷。

我今天小參的主題是「命門湧現普賢願,心月托啟自性光」,內容分為三點:

一、篤信上師,命門守出鳥出籠;
二、體悟悲心,命門湧現普賢願;三、無問東西,命門托啟自性光。

一、篤信上師 命門守出鳥出籠

自去年雲南北山寺回家後,我按照師父開示,老實持咒。持咒過程中,每次上座依然沖氣。大約到了三月份,上座時同修用了芙蓉寺版本錄音,這個錄音很特別,對我來說氣量太大,只聽咒音,氣都會從命門直沖全身,而且持續沖氣,根本不能開口念誦。

今年四月一日下午,我和同修上座,同修再次用了芙蓉寺版本的錄音,氣機發生了變化,從命門至頭頂一束筆直的炁柱直沖雲霄!發出耀眼的藍光!晚課的時候,更神奇的事發生了,從二0一八年十月開始沖了六個月的氣柱竟然風平浪盡了,體內氣息變得均勻、細緻、柔和,身體的內環境及五臟六腑呈現出一片寧靜祥和的超然狀態。這會不會就是師父上人所說的心平氣和呢?下座後,我和同修分享,他一臉疑惑地問我「你之前的炁脈不是沖得很厲害嗎?怎麼現在又不沖了,功夫是不是退轉了啊?」我笑哈哈的說:「師兄,此言差矣!我的功夫不是退轉了,而是進步了噢!之前炁機發動是因為我打開了命門這個生命之門的總開關,觸發了先天之炁,這股強大的真炁重新啟動了我的身體,啟動了我的五臟六腑,現在我將它降服了,他回到了自己的本位。就像建設海陸空三軍,先將散兵游勇進行整合編排,然後經過訓練磨合,他們各自歸位,各司其責!」

從那之後,氣脈再也沒有沖過,浪花終究回到了平靜的海面,氣歸到了它該去的地方,我給他起了個名字叫「五氣歸元」!。這裡需要解釋一下,每次跟我家同修討論修法時,我都會自動切換到空靈模式,腦海中自然湧出一些詞,說過之後就忘記了,也許這個就叫智慧吧!
第二天四月二日晚上,我和同修無意間討論起《六祖壇經》中「幡動和風動」問題,我對「仁者心動」突然有所體悟,心境豁然開朗,原來《心經》中「照見五蘊皆空」,不是指眼耳鼻舌身意的功能不存在,而是不受五蘊影響,保持住那顆清淨本然的自性之心,即是照見五蘊皆空!到了四月三日上午上座中,突然身心分離,我的心掙脫了紅塵的枷鎖,飛向了天空,出現了前所未有的解脫感,那種感覺就像籠中的鳥兒突然掙脫牢籠,海闊天空,任我馳騁!

同修怕我是著了魔,不停地翻書、在網上找師父和南師的開示,我只是平靜地對他說,一切都是相,著了是魔,不著便是境界。可是他卻像著了魔,之後的日子裡,動不動就問我,鳥兒還在不在?把你的鳥兒放出去溜溜之類的話。唉,這真是沒文化——真可怕。不過也不怪他,在他眼裡,我一直就是個又笨又蠢的大鵝。我這人最大的好處是傻,沒心沒肺。他騷擾他的,我溜我的鳥兒!

事實上,我跟他講過很多次,我修法最大的秘訣就是篤信上師,怎麼信呢,從心裡信!師父上人將準提法歸為中密,第一條就是上師相應,師父讓老實持咒,我就老實持咒。這個老實有很大學問,每次上座時,就是一條,我只聽師父的咒音,跟著師父咒音念,將自己的咒音和師父的咒音合為一體,將身心與咒音合為一體,全身心投入,沉浸在音聲海中!觀想時一提便休,即光即音即心即佛。若一會抓聲音對不對,心月輪在不在,身體哪裡有氣動,那不是跟著聲塵、意塵、色塵跑了嗎?不是不老實了嗎?本自俱足。若不老實,跟塵跑了,哪會入流,哪會亡所啊!這是上座的不老實。下座的不老實呢!

我家同修經常會翻書,還經常跟我說看書的重要性,要先理入。確實,師父上人也要我們學習善財童子五十三參,可是這中間有個問題,師父上人的開示你看懂看全了嗎?師父上人將準提法開發得博大精深,涵蓋了禪淨律密,師父的開示包涵了《心經》、《壇經》、《金剛經》等眾多經典,你領會了嗎?看來老實最難!
前段時間很有意思,我和同修討論修法,我說我非常幸運,站在巨人的肩膀上學習準提法。他問我為什麼,我說南師和師父把最高深的佛法消化昇華後,用最簡單的語言給我們講透了,只需要一門深入就好了!不知你有沒有發現,當修法遇到疑問,十方公眾號上第二天的開示經常就為你解答了!要跟上師相應,首先要有篤信上師的大決心,要有跟著上師必能成就的大信心!

二、體悟悲心 命門湧現普賢願

雲南法會後,我對「先悟毗盧法界,後修普賢行願」有了更加深刻的體悟。每當我要進步時,往往會有莫名的緣份讓我去行願。我是一名護士,以前繁忙勞累的病房現在成了我行願的好道場,工作開始變得輕鬆愉悅。今年年初,病區住進幾個危重病人,讓我體會了願力的神奇。
元月份的一天深夜,從ICU送來一位八十多歲重度昏迷的老爺爺,醫生說老人已昏迷好多天了,主治醫生和家人都已基本放棄,送到這裡,只是為了等待他遠在美國的兒子回國見最後一面。等別人都離開了病房,我細細地觀察躺在床上面無表情的老爺爺。看著看著,腦海中竟然出現了老人等待兒子相聚道別的情形。一股強烈的慈悲心由我心底湧出,我突然握住爺爺的手,俯到爺爺的耳邊,不自覺地用全身的力氣大聲的呼喚「爺爺,快醒醒」,我一遍又一遍地使勁呼喚,突然之間,爺爺的雙眼慢慢睜開了,我的內心激動無比,欣喜若狂。那一刻,我真實感受到了生命的奇蹟,受到鼓勵後的我,堅持呼喚爺爺。兩三天后,爺爺的神志神奇地恢復了正常,竟然可以和我正常交流了。一周後,爺爺的兒子帶著孫子回國到醫院,一家人終於如願團聚。本已臨終的病人,在這種慈悲心呼喚下,奇跡般地好轉出院,與家人團聚了近兩個月的時間,方才安詳離世。

大概今年三月,一位剛生完二胎的年輕媽媽甲亢危象病危入院,伴隨嚴重精神障礙,出現幻聽幻覺,處於極度恐慌狀態,已不認識自己的家人,不停在病房大喊大叫,她的母親和愛人急得六神無主。那天我剛好值班,下午時分,病人躲在病房的牆角,大叫「有蛇、蛇」,不讓任何人靠近,她的母親站在旁邊手足無措。看到這個場景,我的內心再次湧出一般極強的慈悲心,不由自主地靠近病人,輕輕地將她抱住,病人竟然立刻平靜了下來,臉上還露出了微笑!這一抱之後,她的病情迅速好轉。後來,我上班一有空就抽時間去陪她。三四天后,她不但認識了家人,精神症狀完全恢復正常,一週後,她康復出院。
過了幾天,科室又住進了一位五十多歲的危重中年女病人,因為疾病的原因,十多天沒有進食,虛弱無力地躺在床上,靠輸營養液維持。中午值班時,看到她面無血色的臉,我的慈悲心又不自主地湧出,開始鼓勵她吃食物,隨即腦海中出現了十多種食物,我一一詢問。當說到米酒時,她竟然睜大了眼睛,點了點頭。在她身旁陪護的兒子聽到後,迅速買了米酒,我一勺一勺地親自喂她。奇蹟再次出現了,下午下班前,她兒子興高采烈地告訴我,媽媽下午感覺到了饑餓,不但喝了半碗雞湯,還吃了好多雞肉,一週後,患者康復出院。

那段時間裡,行願的事一個接著一個,似乎主動找上門來。沒幾天後,一位懷孕三個月的糖尿病患者住進了醫院,伴隨嚴重的妊娠反應,不停地嘔吐,醫生把能用的藥都用上了,絲毫不見效果,患者痛苦不堪,準備放棄孩子。我知道後,突然想起自己當年孕吐,醫院沒有辦法,一位老中醫熊爺爺用紅糖水泡生薑救了我和孩子,能否用這個方子呢?可是她是糖尿病患者,紅糖不能用,這該如何是好?就在我著急無奈時,腦海一片清明,突然閃現出一個方子,用幾片薑,多少水,一天服幾次都清清楚楚,而且分明知道這一定能治好她。深夜裡的病房很安靜,我陪在她身邊,一邊告訴她我的經歷,鼓勵她做一個堅強的母親,一邊一勺一勺地喂她喝薑茶。第二天早上我下班時,她的母親興奮地告訴我,女兒的惡吐止住了。沒過幾天,她康復後開心的出院了。就在不久前,她給我發來了好消息,生了個男孩,母子平安,我的心頓時樂開了花。說真的,那感覺比中了五百萬還開心!

「一聲呼喚是藥、一個擁抱是藥、一碗米酒是藥、一杯薑茶是藥」,原來萬物皆可為藥,願力當真不可思議,準提法更加不可思議!事後,我參悟這些神奇案例背後的原理,發現這一切都源於慈悲心的自然生髮,慈悲心神力無邊,不但開啟無上智慧,甚至還可以穿越時空,穿越一切。
當我看到極度痛苦的病人時,這種慈悲心自然湧出,無需做任何準備,身心一片空靈,腦海自然呈現救助的方法,而且將我自動切換或者說化身到救人模式,這種切換自然流暢,沒有絲毫痕跡,連我自已都感覺不到,只是事後回想,才發現這種智慧是當時那一刻自動開啟的,正如觀士音菩薩千百億化身尋聲救苦一樣,自性是佛,本自具足!
當救人的慈悲心一起,我也可以和佛菩薩一樣,自然化身成對方最需要的模式,自動湧現出最恰當的救人方法,甚至連心也和對方合為一體,內心希望他好轉,他就真的可以好轉,所謂心能轉物真實不虛。呼喚也好、米酒也罷,都是表像,真正救人的應該還是那顆無量無邊的慈悲之心,這才是世間最神奇最法力無邊的神藥!
佛法是真正的生命科學,真的可以解讀無上的生命密碼!隨著修法和行願的雙重進步,我越來越能意識到自己的使命,心中燃起一個連我自己都覺得了不起的大願:我要救度眾生!這願望是如此強烈,如此執著。

記得以前學佛目的是希望自己脫離人世間的苦海,生到哪個天人世界,現在覺得以前的目標是如此地可笑。當救度眾生的大願力生起時,立刻就感覺,無論升到哪個世界,都不重要,一點為自己的心都沒有,只是希望增長更高的智慧,擁有更強的能力,去幫助更多的人和眾生解脫痛苦!細細思量,我以前也不知道該怎麼發願,也不知道發什麼願!現在我終於明白,真正的大願一定是自性中自然湧現出來的!這種天然的願力,神力無邊,固若金湯!一旦大願發起,道心必然堅固無比!

三、無問東西 命門托啟自性光

我的修行其實很簡單,就是無問東西,一門深入,按照師父的開示,把身心當成佛法的實驗室。七月二十三日晚上,我晚課後躺在床上,無意間觀到自己的心臟化成一顆透亮的水晶,晶瑩剔透,閃閃發光,猶如洱海的滿月,將皎潔的光芒照遍無盡的虛空,內心感到無比寧靜、祥和、鬆放、空靈,呼吸開始變慢,身體一下被融化,只剩那一輪明月。我躺在床上靜靜體悟這無盡的光芒,這光將自己的身體和世間萬物統統化掉。

從那日起,我開始體悟其中的奧妙,我的心一直置於浩瀚的蒼穹,無論是白天還是黑夜,無論是走路還是工作,光明一直籠罩著我,內心清淨空靈,可又絲毫不影響說話做事,大腦依然可以思考問題。我偶爾測試這顆清淨心,反復回想以前最困擾我的煩惱事,故意刺激內心,看它會不會動搖,奇怪的是這顆心竟然刀槍不入,巋然不動。以前,雖是心中清淨,當遇到生活中的煩心事,還是會受其影響。但現在不同,那些個煩惱、煩心事輕易擾亂不了我,道心變得非常堅固,這世間事如同看電影一般,一幕一幕,一閱而過,雁過無痕。

這光芒遍照無盡虛空,化掉一切。同修問我說,你這境界跟神秀大師說的「心如明鏡台」是一樣的嗎?我覺得不是,倒像是六祖大師說的「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的狀態。這光芒本自具足,自性中自然顯現,白璧無瑕,不染一塵,哪還用得著到擦拭,世間萬物自動消散,內心真空,了無一物可得,哪還有雜念、煩惱、妄想、灰塵!
現在的我信心十足,我確信,只要跟著師父上人的步伐,無問東西,一門深入,老實持咒,悲心行願,一定能夠領悟無上甚深的準提妙秘法!一定能開出碩果累累的大願之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