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

無論進到南老師的門裡或早或晚或長或久,都是跟南老師有非常深的緣份。

我今天就以我自身跟南老師的往事做一個開場。

到這邊我是帶著願景的:

一願、佛光普照、國泰民安、普天同慶。

二願、南老師看到我今天在這邊可以點頭含笑。

三願、推動健康的「新蓬萊仙島計畫」,願在這裡找到有志之士。

我是1982年(民71年)在這裡打禪七,當年21歲。當時南老師說:「你們年輕人有兩件事不要學,一是『易經』、二是『學佛』。為什麼呢?因為年輕人社會閱歷和人生經歷還不夠,年輕要學佛,是『為賦新辭強說愁』,要等人生閱歷有了之後再學,才能真正有所體悟。你們現在很多人,滿面的佛氣、滿口的佛話,這不是真正的學佛。『佛學』和『學佛』同樣兩個字卻是有差異的。」就如我們「全民保健」和「全民健保」同樣是四個字,但卻是大大的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