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方禪林準提佛母

十 方 準 提 海 會

《顯密圓通成佛心要》源流及行法述要之一

周勳男老師於八十一年八月二十四日起講於十方禪林

嚴義澤記錄

段落小目錄:
遊行人間說法的釋迦牟尼佛
從原始佛教到唯識學的沒落
佛教的傳佈與教派、宗派的交替
火供與普渡燒紙錢的習俗變化
佛教咒語流行的背景

開元三大士開啟的唐密與空海和尚傳承的東密
藏密共祖的蓮花生大士
唐密、東密與藏密的不同
密法傳布天下的預言

成佛的準提法、改變命運的準提法
清朝皇帝與密宗的因緣
修行為明心見性,不為宗派門戶
持咒不等於修密宗、顯教不止於名相論理
依佛教教理參研顯密圓通之道

遊行人間說法的釋迦牟尼佛

關於準提法如何和阿彌陀佛法門互相連結的修法,這次課上我預定會講。這次課程所用的教材是《準提修法顯密圓通成佛心要》(唐、道㲀等輯著,老古文化事業公司出版)。大家若有心要修準提法,最好這一本心要要有一個起碼的了解。

講密宗,密宗偏重在有形事相方面的修持,但基本上,修密法在西藏起碼要有十二年的顯教教理的基礎,也就是對一般佛教教理的了解,上師才給傳授。可是今天在台灣就不一樣了,為了廣傳讓大家結緣,往往就不問來修學者過去有沒有足夠顯教的基礎,差不多只要有人喜歡,上師就傳授密法,弟子也就跟著修了。

在講《準提修法顯密圓通成佛心要》課本之前,我們先簡單從歷史看看密宗的由來。在原始佛教時代,釋迦牟尼證道成佛以後,當時沒有我們今天所謂的密宗,密宗是佛法後期發展出來的。釋迦牟尼佛原始的法教先發展成部派佛教,所謂部派佛教乃是根據各種哲學觀點來整理釋迦牟尼佛所說的法。釋迦牟尼佛在世時,他的講法沒有像現在教科書編寫那樣有系統。兩千多年前的印度,文化、教育不普及,釋迦牟尼佛走到哪裡就講到哪裡,他跟不同對象講佛法的道理,所到的地方,各階層的人都有,教育程度都不一樣,所以每次講法內容都會有所更動,但所說的道理都是一樣,而表達的方式有所不同。因此在《大藏經》裡面所搜集的釋迦佛講法,有許多重複的內容。這些講話他的弟子很忠實地把它記載下來,當然之間會有不少重複之處。

從原始佛教到唯識學的沒落

從原始佛教發展到部派佛教時代,才開始把釋迦佛講的話,整理出一套系統的佛典。從部派佛學演變到大乗佛教階段,般若思想興起;早期大乗佛教的龍樹菩薩講究般若空,《金剛經》就是有系統地講空的道理。
準提法裡面的一個讚
準提功德聚,寂靜心常誦,
一切諸大難,無能侵是人;
天上及人間,受福如佛等,
遇此如意珠,定獲無等等,
就是龍樹菩薩寫的。

成宗的般若思想發展到最後就是唯識法相學的興起。

玄奘法師到印度留學,當時印度已經是法相宗,也就是唯識論發展的末期了。玄奘法師從印度回來所翻譯的唯識論,嚴格講不是很忠實地翻譯某一本唯識論,而是把當時有關唯識的各種理論綜合起來,加上他自己的判斷,翻譯成我們今天研究唯識的重要經典——《成唯識論》。由於《成唯識論》有加上了玄奘法師的觀點,並且這個思想學說本身就有不少爭議,在學術上來說,近代學者對《成唯識論》的內容並不完全接受。那麼就在唯識論在印度慢慢沒落之間,便開始有逐漸成型的密宗的興起。

佛教的傳佈與教派、宗派的交替

密宗在印度的出現和興起當然有它的歷史背景,最重要的因素是印度教又興盛起來了。各位假如到印度,或者新加坡、馬來西亞,可能會看到很漂亮、像很鮮明的印度服裝的那種廟,那就是印度教的廟。印度教在佛教興起以前,叫做婆羅門教,婆羅門教的起源比佛教還要早,可以說是印度原有的宗教。釋迦佛改革婆羅門教,創立了佛教,婆羅門教在印度就衰落了。但是等到佛教發展到唯識論、法相宗的階段,然後佛教漸漸沒落之際,婆羅門教變身的印度教便興盛起來。
今天的印度教跟傳統的婆羅門教不一樣的地方,就是印度教吸收了一部分佛教的精華,加上它本來就是印度人民的信仰,所以印度教興盛得非常快。到十世紀以後,佛教在印度可以說近於滅亡了,後來印度等於是印度教的天下。
佛教分為北傳和南傳,南傳佛教就是從斯里蘭卡傳到緬甸、泰國、印尼、馬來西亞,這一帶都屬於南傳系統。北傳是通過西域,就是中亞細亞、新疆那邊傳到中土漢地。像很有名的鳩摩羅什就是從西域那邊過來的,且絕大部分漢地的佛教經典是從西域傳來。西域來的法師欣賞哪一部經典,就和中原的漢人一起合作把它翻譯成中文。還有一部分印度法師是由海路過來的,從廣州登岸,然後傳佈佛法到中國大陸北方。

火供與普渡燒紙錢的習俗變化

印度在婆羅門教時期就流傳很多咒語,幾乎任何一件事情、任何種災難,都有它祈禱祝願的咒語。婆羅門教的神也非常多,接近中國道教的神祇,如山川、大地、日月都有神,這是婆羅門教原來的特色。而且婆羅門教流行火供、護摩法,火供相當於我們今天流行的七月普渡、燒金紙的儀式。不過印度的火供跟中國的超渡不一樣,婆羅門教的火供是把金銀珠寶丟到火爐裡去燒,他們把最喜歡的東西直接丟進去,表示真正的誠意。

中國人燒金紙的習俗,據歷史的研究,大概在漢朝時就有了。在古代也有人丟銅幣去燒,漢朝有了造紙術後,紙幣隨之出現,於是有人就改燒紙幣;等到印刷術發明以後,大概覺得燒紙幣太可惜,就改印假的紙鈔來燒,就這樣演變成今天燒紙錢的習俗。這樣的燒法講起來,好像欺騙祖先。因為不是真正的鈔票,紙鈔可隨便印個幾萬塊,再多也沒關係,反正這是燒給死人用的,政府也不管你。燒紙錢起先是用真鈔燒,而改燒紙錢後,亡者有沒有收到,幽冥界流通不流通這些紙錢也不知道,但表示心意還是到了,這已經成了我們兩千年來演變的風俗習慣了。

話說回來,基本上,佛教不鼓勵燒紙錢,只是信徒為了表達思念祖先的心意,佛教也就不過於反對,目前台灣的狀況是這樣。至於釋迦牟尼佛原來給我們的教法,是真正講人生生命真正的道理何在,比如講十二因緣、八正道、四聖諦,讓我們從理上去了解佛法,體認生命存在的真相,開悟得解脫。他同時還教我們一些修行方法,譬如止觀搭配戒、定、慧去修証實相等等。

佛教咒語流行的背景

那麼,今天佛教留下來的經典,都是釋迦佛涅槃幾百年之後,才開始有定稿出現,比《論語》成書要晚。《論語》是孔子在世時,學生就記錄了,所以《論語》比較寫實。而今天來看佛教,《阿含經》記載的文體是最接近釋迦佛說法的方式,但也不敢說百分之百真實,因為從釋迦牟尼佛涅槃到佛典結集,中間隔了一段相當的年代。
從我們現在所能看到阿含藏的資料裡面顯示,佛在世時並不強調咒語,他也不唸咒,至少沒有很公開、很極力地提倡念咒。《阿含經》有保留極少數的咒語,據說有回阿難被毒蛇咬到,佛有教他念一個咒語,這是我們今天所看到佛教最早的咒語記載。

佛教咒語真正多起來,要到唯識論末期、印度教開始流行時。我們講過,印度教是從婆羅門教轉承來的,婆羅門教原來就有很多祭拜的儀式,包括前面提到的火供。當時佛教為了對抗印度教興起,也開始流行念咒及火供的一些儀式,甚至有些婆羅門教的神,也吸收到印度的密宗裡面來。比如今天的尼泊爾,大街小巷都可以看到象頭、象鼻合人身的神像,在密宗裡面叫做紅財神,這原來是婆羅門教的神,相當於道教的土地公,人們拜祂是為了求發財。但是比較重要的,這財神法還是要人由之配合佛法原理的佛教修持法門去持修,這樣就形成了密宗形式的修法內容和儀制。

開元三大士開啟的唐密與空海和尚傳承的東密

密宗東來中土的發展可以分兩個階段,早期的階段是唐朝開元年間,從印度傳密宗來中國的開元三大士——善無畏、金剛藏、不空,他們在中國翻譯很多密宗經典,其中不空最為有名,翻譯的經典也最多。這本《顯密圓通成佛心要》搜集了《大藏經》裡面不空翻譯的準提經典。《顯密圓通成佛心要》的作者也認為不空所翻譯的準提經典最完善。因為《大藏經》裡面關於準提法的經典有好幾種,各種經典由不同的人翻譯,有人翻得多、有人翻得少、有人翻得比較詳細、有人翻得較為簡略,後人稱這些經典為唐密或中國密宗。

後來日本的空海和尚到唐朝的長安留學,當時日本大力地要學習唐朝文化,所以日本和尚來中國留學都是公費的,這很像台灣早期的公費生一樣。比如說,日本規定公費生到中國兩年後才能回日本,假如有人在兩年內偷跑回去的話,那是犯法,要判刑抓起來關的。那時候很多日本和尚渡海來中國,在海上遇到船難死掉了。
空海來中國遇到惠果和尚,惠果和尚對空海說:「我準備涅槃,就是一直在等你來。」空海就這樣跟惠果和尚學了密宗,得到了傳承。惠果是不空的徒弟、禪密雙修,他是上師也是禪師,在很短的時間內很快地把一生所學心得,全部傳給空海和尚後就涅槃了。之後空海和尚把中國密宗傳回日本去,日本的密宗叫做東密,今天的東密在日本還繼續流行,高野山是其道場。在高雄有一位悟光法師,他就是到日本學東密的。而空海和尚一生講經說法的地方就在京都東寺,今年三月我還到空海一生所駐錫的道場東寺,各位有興趣的話,到京都遊玩可以去參拜。

中國密宗傳到日本後,密宗在中國反而變成若有若無,包括惠果大師的寺廟也早就沒有了。反而是日本人來中國尋根,他們很崇敬空海去中國留學,就在大陸重新樹立了一個碑,因為惠果原來駐鍚的寺廟早已毀去,不可能重新復原,只好立一個碑紀念空海曾經到中國學習承傳密宗。原來空海學密宗的這個地方,叫做青龍寺。
我們中國密宗後來不是很流行,在唐朝以後就斷了,《大藏經》裡面的密宗資料,第二期增加的是在宋朝,那時很多從印度來的僧人,把有關密宗後來的經典翻譯出來。唐朝和宋朝可以說是中國密宗存在的兩個重要時期。

藏密共祖的蓮花生大士

印度的密宗後來繼續發展的很重要的部分是傳到西藏去,叫做藏密。在西藏立下密宗基礎最重要的一位,應該算是蓮花生大士,他是紅教的祖師爺,也是西藏密宗其他教派白教、黃教、花教所共同景仰的大祖師。記得二十幾年前,有一位老居士五十歲左右時,被榮總診斷為嚴重的心臟病,沒有特效藥可以治療,榮總醫師說他大概只剩下三個月可活。這位先生原來是跟著王永慶做塑膠生意,一聽到醫師的診斷結果後,趕緊結束事業,等待死期。

這位老居士不信宗教,但他太太信佛教。他在知道自己沒有多久可活後,心反而靜了下來,聽他太太說南懷瑾老師修為多厲害,有點不相信,無事也就晃蕩晃蕩到南老師的道場看看。他在南老師處看到蓮花生大士戴著帽子的圖像,覺得蓮花生大士的造型和一般佛菩薩不一樣;一問,南老師說那是西藏的菩薩蓮花生大士,這就引起了老居士好奇想知道蓮花生大士的咒語,南老師就教了他怎麼唸、怎麼修,此後他也就一直專修這蓮花生大士的咒語了。

在老居士持修咒語期間,他很自然地會打起手印來,可是南老師並沒有教他打手印。就這樣過了二十年,他修持有驗,仍然健在。老居士常常對人說他從五十歲起,每活一天就賺了一天。他就這樣持修蓮花生大士的咒語,一直活得很快樂。

蓮花生大士到西藏,當時西藏流行苯教。苯教之法很像馬來西亞有的那種槓頭之術,比方說你跟我有仇,我就去拜託類似師公的人幫我報復,讓對方生病、死掉。這是當時西藏流行的苯教,有稱之為黑教的。台灣有人說他修佛,修黑教密宗,但佛教不承認有黑教密宗。我剛剛講過,密宗只有紅、黃、白、花四個教,沒有黑教。所謂的黑教,是西藏本土的苯教,有人去加上了中國的陰陽五行、八卦的東西強混在一起。西藏的陰陽五行、八卦,歷史上和唐朝文成公主嫁到西藏有關係。當時文成公主把中原文化帶過去了,所以今天西藏密宗的壇城也有一些八卦、陰陽的符號。

唐密、東密與藏密的不同

西藏密宗從蓮花生大士後,演變成四個教派,最後一個形成的教派是黃教,宗喀巴大師所成立的,今天的達賴喇嘛十四世就屬於黃教。西藏密宗跟中國密宗或者是唐朝密宗和日本的東密,有一點很大不一樣的地方,就是西藏人認為他們有無上瑜伽,而日本的東密不承認無上瑜伽。可是在中國的《大藏經》裡面有無上瑜伽,但記載不多。密宗講究四個階段,有作密、行密、瑜伽密,再過來最高階段就是無上瑜伽密。

簡單而言,無上瑜伽密是雙身法、雙修法,乃男女或夫妻共修的法,在中國密宗和日本密宗不講這個法,主要中國人禮教觀念很強烈,日本也是,所以一般密宗上師絕對不講無上瑜伽,有傷風化之故。但西藏倫理觀念不一樣,在西藏從布施的出發點甚至有把自己太太供養給上師的。不過西藏也有人反對這種做法。

密法傳布天下的預言

西藏人原本不情願把密宗傳給漢人,像民國初年,南老師的老師諾那祖師、貢噶佛爺,他們傳授藏密給漢人,西藏人都罵他們。但是今天的情況不一樣了,許多喇嘛、仁波切到世界各地,公開傳授西藏密法。這蓮花生大士早就有預言,說鐵鳥橫空的時候,密法會傳布天下。所謂鐵鳥,依後來發生的狀況來看,就是今天的飛機;西藏人原來捨不得給外人知道的密法,到了航空、太空時代,原來很密得不得了的藏密都傳播到世界各地了。
各位有看過密勒日巴的傳記嗎?傳記裡說到,密宗行者為了要求一個咒語,那難得不得了,上師要考驗、考驗、再考驗。這樣的考驗也沒錯,因為一再考驗之後願意修的話,當然會修得誠心誠意,由於咒語得來不易,學者才會認真地修。那像今天許多人知道了太多密宗的法和咒語,反而三心兩意無從修起,或換來換去,修來修去,什麼都修不成。知道那麼多的法,上百個你要修一次,一天二十四小時不睡覺,修一個月大概也修不完。其實修藏密的人最多修三個咒就可以了,包括本尊、事業,再加上空行母。

成佛的準提法、改變命運的準提法

那麼轉回來看中國密宗,雖然沒有很明顯的傳承,好像中斷了,事實上在民間還是有人在傳授。中國密宗也是從印度來的,歷史上修準提法比較有名的,其一就是朱元璋,他出過家,大概他知道密宗厲害,所以當上皇帝以後便禁止密宗在民間流行,深怕密宗造反,尤其中國歷史上有白蓮教之類的教派經常鬧事的例子。
另外明朝還有一位袁了凡,也修準提佛母的法。就我所知,以前修準提法的人,很多主要是求長壽。這法求長壽很有功效,但我們現在看這個法的教本,知道準提法不只能求長壽,還能求事業、求子女、求智慧,這是從現實的人生需要去修準提法而言。對於一個要解脫生死、追求真理的人來講,準提法是幫助他成佛的重要法門。
準提法本尊稱為準提佛母,這所謂佛母,即表徵了很多佛都是因為修準提法而成就的。它是一個出家、在家都可以從中受益的法門,而且程序方法最簡便,其中一個方式只要一面新的鏡子就可修了。其他密宗法門不容易修,修法所需不容易具備。

南老師經常講:密宗是富貴法門,是有錢人才修得起密宗。修密法需要很多法器,價錢不低,有的一件往往都幾萬塊,還有用人的頭蓋骨當法器的,甚至念珠也要用人的骨頭做的,可以說法器、供品和供器都講究。尤其修護摩法,要丟進最值錢的東西去燒,不准丟假紙錢。在密宗裡面,丟假紙錢是欺騙神佛的行為,假紙錢人自己都不相信了,天上的神佛豈會相信你的誠意?所以你假使真佈施,你要去掉我執,那你是不是要把你的美鈔丟下去燒?

清朝皇帝與密宗的因緣

密宗以前是皇族、貴族或有錢人修的,清朝很多皇帝都有修密宗。但起初清朝也不見得完全信密宗,一方面也是作為政治上的籠絡手段,封給西藏很多法王來安撫西藏。後來清朝皇帝相信密宗,是因為相信密宗有功力。
有一次,乾隆皇帝請一個喇嘛要考驗他,故意叫人把一部佛經藏在椅子下面後請喇嘛進殿賜座,這位喇嘛在皇帝面前不敢坐,就蹲到椅子下,把佛經拿出來才坐上那椅子,這就代表他有修為。假如他一屁股坐下去,乾隆皇帝一定瞧不起他了。

之後,乾隆皇帝賜茶,這個喇嘛喝到一半,忽然把茶往窗外潑出去,乾隆皇帝很驚訝,皇帝賜的茶怎麼沒喝完就潑掉,那是要砍頭的。不過潑茶後,這個喇嘛說:「啟稟皇上,南方有大火,這杯茶水我潑出去把南方的火滅了。」約兩、三天以後,南方果有快馬傳遞消息來,說廣州有個地方確曾發生大火,後來大家看到天上降下像是茶色的雨滅掉了火。從北京潑出去的茶水,到了廣州成了傾盆大雨,這件事讓乾隆皇帝相信密宗有力量。這是南老師講的故事。
依法的修持論,形式上禪宗最不要花錢、淨土宗也不要花錢,二者或參一個話頭或公案,或念一句佛號。而在密宗裡面,準提法是最簡單、最平民化的法門,只要拿一面新的鏡子當作鏡壇就可以修了。

修行為明心見性,不為宗派門戶

接下來,我們來看這本《顯密圓通成佛心要》中的文句。
習顯教者,且以空有禪律而自違,不盡究竟之圓理;
學密部者。但以壇印字聲而為法,未知祕奧之神宗。
一百一十四頁是「成佛心要」的開始,請先看其前第一百一十二頁「顯密圓通成佛心要集序」,其第四行談到,有的學顯教的人固守自己的宗派觀念排斥不同形式的修法,認為修密宗的人在搞迷信,實則自己不懂諸法圓通之道;而一些修密宗者卻往往不懂其法教奧妙所在,只是在稀里糊塗地設壇城持咒打手印,即便有佛菩薩的加持,但是念誦的人也被加持得莫名其妙,只是覺得很靈。這樣的話,修佛教的密宗跟修一些外道的術法也就沒有什麼不同。
佛教之所以為佛教,不管修哪一宗,最後目標是要明心見性、究竟解脫。學佛的人最起碼要「自淨其意」,佛法的重點不在世法的功利上,當然在修法當中,是會有一些不可思議的現象,有助於現實人生,但這些不是學佛最重要的目標。
如果你要求財,有五路財神可以求,不一定要修密宗的財神。佛教密宗的財神跟拜一般的財神不一樣的地方,就是不管修哪一個本尊,最後都為明心見性,並不是光教你唸這個咒可得哪些現實的利益,若只這樣就不是佛教了。

持咒不等於修密宗、顯教不止於名相論理

或專密言,昧黷顯教之趣;或攻名相,鮮知入道之門;或學字聲,罕識持明之軌。遂使甚深觀行,變作名言。祕密神宗,翻成音韻。
再來,「顯密圓通成佛心要集卷上」第一一四頁第四行上講到:專門修密的人不懂得顯教重要的理趣、教義。而有些人專攻名相,佛學名詞懂了一大堆,但是不知道怎麼入門,比如聽別人講經說法,聽了幾十年,卻不懂得如何修。密宗起碼告訴你一個方法,讓你有了方法去修,但假如學密只學聲音、咒文,不懂得與儀軌應合的義法,這樣也不對。這樣是把深細的佛法的觀想忽略了,變成只是等於光念咒語一般。持咒當然有功效,但沒有達到學密最大的目的。真正的密宗是講求儀軌,而有一套修法的次第,從生起次第到圓滿次第,最後進到佛法指証的空性入定。這是真正的密宗應該要有的,這之中包括了依理成事的觀行。不是光念一個咒,念咒是我們平常坐公車,利用時間念,跟普通的念佛號一樣。
這段文句說:「 祕密神宗,翻成音韻。」意思是真正秘密深奧的通於覺性的顯發的佛法旨趣,變成只是聲音在嘴巴裡唸來唸去,或落在文字語言上,或只講求感應的功效。這樣很可惜,等於糟蹋了密法。

依佛教教理參研顯密圓通之道

故依教理,略啟四門:

一、顯教心要。二、密教心要。三、顯密雙辨。四、慶遇述懷。
「顯密圓通成佛心要集卷上」一一四頁最後一行,說這本書分成四個要點,第一個要點,先介紹顯教的心要。這本書作者把當時接觸的佛經理論加以歸納整理,很簡要的讓我們知道顯教的道理是什麼。第二個要點,是密教的心要,在這麼多的密教法門中,包括前面所介紹過的唐密、東密、藏密,為什麼作者他要特別提倡這個準提佛母的法門,作者告訴我們原因。第三個要點,是顯密雙辨,也就是對於顯教、密教這兩部分在佛法上事理的問題,作進一步的討論。第四個要點,則是談到作者個人的感想,這部分比較不重要,最重要的是前面的三部分。

下一篇:《顯密圓通成佛心要》源流及行法述要之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