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愚法師于2018年08月19日   十方禪林台北道場盂蘭盆法會下午第二支香開示)

我今年第三十五次的關期,比較專心的是在廈門的三個禮拜,再加上湖南的四個禮拜,純粹放下。回到禪林的五個禮拜,日本去了一星期,那也是沒辦法!我們佛光山中國人間佛教聯合總會秘書長覺培法師,他說:「哎呀,你是監事長,不管怎麼樣,你還是要去的。」我說:「我已經在閉關了,我還去日本?」然而既已聽他這麼講,挺過意不去的,那就去吧!這樣五個禮拜已經去了一個禮拜。再來,禪茶培訓我要帶大家做早晚課,也正好我們十方叢林書院和懷師紀念館準備動工典禮,樹木要移植,還是要我親自操盤,按照我的方式,移得非常好,如此在工地又忙了兩三周,曬得像土地公一樣的。

我在禪林要專心閉關是不容易的,因為我在禪林的時間也很少,關鍵時刻,我對禪林的景觀那要關心的,對環境的這種美感,我還是非常在意。像三十幾年前,我們峨眉道場初創,滿山遍野的這些樟腦樹、馬尾松、五葉松,都是那時我親自帶隊種的,所以才有今天那麼樣的一片翠綠,包括人行步道,南北向、東西向都是我親自規劃。到了武夷山十方學堂,比在臺灣十方禪林時間更少,所以這次在武夷山十方學堂,帶隊清理環境,有些該改的改,這個月讓我對十方學堂總算盡了一點心,推了一把。

儘管那麼忙碌,但是我身心,尤其回到武夷山四個星期,我一樣是帶我們學堂的全體學員做早晚課,每天大概到工地去巡視兩三次。這次從南嶽衡山下山之後,我自己的色身不斷在轉化,我自己清楚。前幾個月眼睛乾澀,哎!最近兩個眼睛慢慢亮起來了,沒有那麼乾澀了,這些其實跟見地、功夫都有關係。

到了出關,儘管沒有像閉關那麼樣的專心,但是下半年基本上都在各地打七,我也只能夠在利用在主七的時間自己用功,也在驗證佛法。所以佛法要有真見地、真功夫、真正的行願,才會朝向正確的身心的轉化。那麼走彎路沒關係,你要覺察到又錯了、又偏了,那麼這些失敗的經驗其實可以作為後人的一些借鑒。南上師給我的功課,我不會一味講好聽的,把我失敗的地方,偏差的地方都要講出來、寫出來,這就叫做「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對苦諦跟集諦沒有很深的體會經驗,你哪來的滅諦、道諦啊?所以佛陀講的四聖諦,前面兩個是不好的,是失敗的,是生滅流轉門,後面的滅諦、道諦是出世間的還滅門,弄正確了,就走向菩提大道了,身心開始得到真正的轉化了。

我們有一句成語叫做「失敗乃成功之母」,於是有人開玩笑,你曉不曉得鄭成功的母親是誰啊?鄭失敗啊,失敗為成功之母嘛!成語這麼講,鄭成功的母親是誰啊?鄭失敗有沒有道理?那只是開玩笑,但玩笑中有不玩笑的。

我們的失敗,因地而倒,因地而起,只要我們能覺醒過來。哦!錯了,又錯了,又偏差了,又走了彎路了。修行往往你不要怕吃苦,吃過的苦頭,失敗的經驗累積,正是你要成就的一個開始。我從1969年,當兵的第三年看《壇經》,到今年整整49年了,經過了這麼漫長的修道的歲月,當然吃了不少苦頭。

好,大家繼續開發,大家好好體會。(師帶眾金剛念誦)

耳通命門,這太神奇了,大家好好把握!《禪密要法》封面白骨人,那個白骨脊椎部位上的亮點正是命門所在。大家好好體會,地水火風基本上都是從這個地方湧現出來,五臟六腑十二經絡都從這裡調理,很神奇的,大家慢慢去體會吧!

中醫所謂的命門,生命之門,我們的生命就是身心境,此身六根,此心六識,此境六塵,命門當然是這三個總融合,身心的一個交匯點、交集點,所以命門的光芒正是心月孤懸。

「心月孤懸」的當下也是氣吞萬象,一口氣、一口氣,從這個心月的光明中展現出來,我們的觀想沒有離開光明,心月孤懸從有相光到無相光,這種光明中展現出來的準提神咒的音聲,講道理,那可以分析的很詳細、精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