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世禪宗隨便講頓悟,悟了什麼?很多朋友說我是禪宗,我不承認。我說我不是禪宗,而且我也不大同意禪宗;當然我也不是密宗,我也不同意密宗。我是一個學佛的人,什麼宗都不管,那只是個方法,不是究竟。說到究竟,就是我們學佛要三身成就,光是意境上之清凈,那算什麼呢?那又何必學佛呢?讀書道德修養高的人都做得到,尤其我主張大家學詩詞,文學到了那個境界,心境自然會清凈。就如在座的焦金堂先生,一天背一首禪宗的詩,已經背了幾百首,可以出一本書了,一年就有三百六十幾首,他心境自然到達了清凈,這樣由詩就可以進入。

但是,真正成佛的境界,是要轉變色身的習氣,身智俱成;身和智是一體的,也就是心物一元。這個心物一元的自性,由真空到達妙有,達到了美妙莊嚴的成就,才是佛法的極點。一切的作為,像是千百萬億種光明,自然發出智慧的光明,「諸作千光照攝調伏界」,也可以說是有相之光,也是無相之光。成就了的人,你本身發出來千萬億種的光明,普照三界,攝伏一切的煩惱,調伏一切眾生。「身智妙嚴」這四個字是成果,要注意!成果如何達到呢?要智悲雙運,要智慧的成就,也要大悲心的發起。

大悲心不是專為己,是為世為人,要真正發起利世為人的大悲心,當然不是動輒掉眼淚就叫大悲心。智與悲像兩個車輪一樣,必須雙運才能起用。

恭錄自南懷瑾老師《大圓滿禪定休息簡說》第二講╱ p. 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