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際托空有何難?

現在沒有上座的,快上座!禪修中由這些作息的細微末節便可看得出來,外行與內行的差別。可見,他們的頭髮剃了,穿上這件衣服,在這裡學了那麼久的時間,並不偶然。你們諸位大居士兩條腿子跟他們這麼一比,就看到他們還真有兩下子。他們出家同學們如此用功坐了一整天還不在乎,所以我常說,不管你有道無道,先把雙腿坐好,老子有腿,坐它個七天七夜,功夫深了,再配上“般若正觀”的道理,絕不白搞的。你看!你們大居士,學問再好,一到了這裡坐不到幾個鐘頭,就垮台了。哼!他們連修好幾個禮拜,平常也都如此,你們別看我有時把他們講得這樣不成器,那是以嚴格的標準衡量,畢竟比起你們這一點稀稀鬆松的業餘“功夫”,高明多了。你們好幾位都是老學佛的,都快要成“佛油條”啦!什麼“三際托空”等理論名相,常常掛在嘴邊,也不臉紅,什麼是三際托空的“三際”?前際、後際、現際。因為你們三際硬是托空不了,現在只好來個方便說明。

三際托空本無什麼了不起,我們眼睛張開也好,閉上也好,耳朵聽也好,不聽也好,先把自己亂七八糟的這個意識思想,或任何一個雜亂無章的觀念、感覺、知覺等等,在

理智上,做個歸納,分成三個階段。譬如:我現在講話,執事同學在拉窗簾,這聲音聽到了,一下便過去了,我們內心的思想念頭也是一樣,一起即滅,消於無形。然後,後面的聲音、思想、念頭或者動作尚未呈現,你說現在,現在也早已過去,沒有現在,但是剛講“未來”沒有來,卻剎那間就來了,而正要說“現在”,現在已溜走了。一切生命的意識現象如流水般,根本分不出過去、現在、未來,——隨著都自生自“空”,又何必你刻意去三際托空呢?本來一直就是清清淨淨的嘛!再者,退一步說,前一個浪頭過去了,後一個浪頭你輕輕不加作意,自然便擋住了。不讓它來,這中間不就是空了嗎?三際托空,大家看看!就這麼容易,連這最初步的都做不到,還學什麼佛呢?

你學道家也好,密宗也好,或者念咒、觀想、守竅等等,第一個念頭過去,第二個念頭沒來,自自然然把它一切,不費吹灰之力便擋住了,中間不就是空嗎?做到這樣,就是“三際托空”。但有些人認為三際托空即達於無心境界,即是得了道,這不又燻燻然自誤了嗎?告訴你,“莫謂無心便是道,無心猶隔一重關。”不要說你們做不到三際托空,即使做到,都還不是,前途還有九彎十八拐哪!像我聽到三際托空,立刻就把前後際切斷了,一點都不稀奇,要斷就斷,這便是“能斷金剛般若波羅密”,有何難處?
吹湯見米也不差

現在時代不同,早就邁進核子太空時代,我們這個“造佛工廠”,更要加速造佛,以前農業時代生活起居,步調較慢,古人可慢慢的磨,現在一切講究效率,大家必須加緊腳步,不要事事慢半拍,好好加工一下,如果做到三際托空的人,不要老停留在這第六意識暫時變相的清淨境界裡,自以為外境心不起,是“明心見性”悟道的現象,那就嗚呼哀哉!活見你的大頭鬼,太對不起自己這番努力的工夫了。

千萬別誤認為我們的第六意識就是心,那你學佛修道連個影子都沒有,真正透脫三際之心才是全體之心,你們這裡有些知識分子連這道理也不懂,好意思嗎?那麼經我如此一講,你們或許心生疑問:“既然真正的三際托空,要真正身心皆空才是,那我們聽了一天的三際托空,及其他一些道理,都白費了。”不!沒有白費,只要你能夠把第六意識稍一切斷,那也恭喜你了啦!這等於“吹湯見米”,如同你煮了一鍋稀飯,稀的幾無一點內容,外面都是飯湯,米在哪裡呢?看不見。稀飯端上桌來,熱騰騰的,你呼—呼—的吹它一吹,把外面那層濃濃的米汁吹開,碗底倒有幾顆米就看清楚了,雖然米粒稀疏無啥分量,但是總算還有一點,也不錯啊!可是千萬不要認為這就是道。
軟修法門大有奧妙

“佛說一切法,為度一切心,我無一切心,何用一切法?”。佛法的八萬四千法門,乃至無量法門。無一不為解脫我們根深蒂固的煩惱而設,我們中國佛教平常所謂的唱念,其中大有奧妙,要唱得好,還真難呢!因此,我告訴本院的同學,大致唱念的基礎學會了,我再從關鍵處點撥一下,你們就懂了。今天我聽大家唱香贊,還勉強可以。(師唱):“摩—訶—”這就對了,如此自然而然“心平氣和”了嘛!你不要提一個念頭窮嘶窮叫而唱,真把握住其中訣竅,顯教的唱念其實也就是一大密法,一般學佛的人以為念個咒子才是密宗,真正佛法。佛在世時,他老人家哪裡要這一套?這是後世佛法演變成專門的宗教,才逐漸形成這種以誦密咒為修法的形式,乃是一種音聲入道的方便法門,而顯教的唱念,亦是如此,稱為“軟修法門”;在林林總總諸修法中,也是很重要的一法;中國古代一般叢林道場,平常住眾至少有好幾百人,往往早晨一起來,大家規規矩矩嚴肅誠敬地依序在佛前一站,那種山林派樸素清純的唱念,絲毫不帶任何花腔技巧,“南—無—哦”一路整個早課唱誦下來,大家內心毫不費力地便統統靜下來了,如此日久年深,其中妙處,不可言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