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踩在你我腳下的淨土

七十九

問:平時只在修法時持咒,其他時間改為觀心。觀心隨時可以觀,不影響做事,是不是持咒才能有佛母加持,該如何思維?

答:真正佛法講的是自他不二,當然,我們一般人智慧還不夠透徹,若透徹瞭解了不二之理,則各種修法的異同你就能了然於胸。咒語是佛菩薩的密語,你虔誠念它,就得到攝心、安心的效果,若能三密相應,則效果更為殊勝。有些場合或工作關係不便念咒,的確可以改為觀心。

《圓覺經》講,「居一切時,不起妄念;於諸妄心,亦不息滅;住妄想境,不加了知」,凡夫做不到。這最主要是智慧觀照,真正體會了不生不滅的道理,你當然用不著去息滅妄心,對於妄想,那妄想又有何妄想不妄想好去分辨的呢!這你懂了,便是煩惱即菩提。「於無了知,不辨真實」,再來,所謂的不去分辨,是連這不去分辨也不要去分辦了知是否是真到了不分辦還是沒有,這樣才是般若慧觀,念念本空的道理。用妄想心去辨別,越辨別道理就越多,道理越多你的妄想也越多。所以六祖告訴慧明禪師,「不思善、不思惡」,好壞都不著,當下了然就對了。

八十

問:修行到了某個時候是不是無所不通,這時是不是不學自然就會了?

答:那樣是佛菩薩,不是你我。真正大徹大悟,那是三身圓滿成就的佛菩薩,即便一般所謂的開悟,那也是由多生累劫廣修六度萬行而來的。各位千萬不要修了幾天就想開悟,那是癩蛤蟆想吃天鵝肉,哪有那麼便宜啊!大徹大悟是佛菩薩再來,我們一般人能夠明白大道,解悟已經不錯了。證悟是不但理解到,同時也能夠做到。

八十一

問:耳根跟耳識的區別如何?

答:修耳根圓通,就是聽而不分別,聽得清清楚楚,這時這耳識很單純沒有加上第六意識的分別。耳識是耳根對聲而起的覺受,你光是聽即可,不管它身心的變化。你讓它完全在現量的境界上面就對,不要掉到比量上,比量就是比較、分別。所以,耳根圓通是用無分別智直體現量,這樣全身會更加鬆放,一旦起分別心的時候,心氣就容易散亂了。

八十二

問:我的工作時間是早上十一點至晚上十一點,在業餘之外的時間裡持咒、施食可否?又平時持咒該怎麼觀想?如何理解光音交融?

答:工作一樣可以修法,那是看你的本事了!而你問的依你的情況當然可以啊!至於觀想,有淺有深,深的直接跟空相應,而我講的「念念本空」,正是般若正觀,一切觀想中的根本觀想。百丈禪師的名言:「即此用,離此用」,念念清楚,又念念本空。準提法觀想心月輪中現字輪,這月輪本身也是很空靈的,清淨光明的,光跟音完全融合在一起,咒語的音聲從光明中展現出來。光是音的體,音是光的相,體相一如。最後能夠念到光音交融,那就感應道交難思議了。念到整個人在光明中,咒語的音聲在光明中釋放。

光音交融很重要的!所以,淺者得淺,深者得深。你對準提法瞭解的過淺,你的觀想就如隔靴搔癢,抓不到癢處。你要把這個法的持咒念誦和觀想融會貫通了,渾然一體,念得很輕鬆、念得很空靈,毫不費力的,輕輕一提,念念分明,又念念很空靈,念念很鬆放。這樣地以老實持咒深入觀想,那二者 一融合在一起,法益自然現前。

八十三

問:為什麼修行要如此重視《普賢行願品》?又如何理解處處是修行的道場?

答:《金剛經》統合了藥師佛東方琉璃光世界的入世思想,阿彌陀佛西方極樂世界的出世思想。《華嚴經普賢行願品》可以說是更具體地把極高深的佛教哲理運用到日常生活中,這叫作「極高明而道中庸」。所以《普賢行願品》是不管顯教密教,都非常信奉尊崇的一部寶典。普賢菩薩十大願王可以說是最純熟的佛教思想、佛教哲學,真正把用出世思想做入世事業的大乘佛法發揮得淋漓盡致。行菩薩道當如是啊!

不管出家在家,不管在社會做任何行業,不管是領導還是屬下,《普賢行願品》都是我們修行的一個範本,是大乘佛法最圓滿的表徵。自古以來有句名言:「不讀華嚴,不知佛家之富貴」 。讀《華嚴經》讓我們精神更加富貴,讓我們的修行更加的回歸到現實了。

從佛法的觀點,不但要會做事,更要會做人,做人做事都是修行。從修行的立場、觀點,做人做事都在供養,都是廣修六度萬行,其最具體的就是普賢十大願。所以,一定要把修行落實在家庭圓滿、工作圓滿、事業圓滿、人際關係圓滿,這才是大乘佛教的精神,而所謂的普賢行願其實就是菩提心的完全展現。

整個日常生活中的人事物上,都是我們修行的道場,都是我們要去圓滿的。所以,普賢十大願完全跟人事物融合在一起了,處處事事上不起顛倒,這才是真正的奉行十大願。生活中隨時隨處返照自己,不看別人的對不對,只看自己的對不對。你做人處事一心「誠於中、形於外」,十大願自然可在生活中表現無遺,成為一個真正的修行人。修行人不顛倒,不怨天尤人,把自己的起心動念,照顧得如理如法,這要從學會自我管理做起,做一個社會的好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