準提法的三大觀想

二十六

問:我們身為佛教徒該不該抽籤?該不該擲筊杯?超度時該不該燒冥錢?
答:就抽籤來講,十方禪林十二樓和頂樓都設有籤詩和籤筒,這乃是接引眾生、慰喻迷茫者的一種善巧方便。但如果學佛學得很通透,就好比《易經》裡所講的「善易者不卜」,只是精通《易經》太不容易,能夠學得通透無礙,像孔子那樣到了七十歲能從心所欲而不逾矩,入聖賢之流幾希?
南老師曾經講過:「我們中國文化有兩樣東西一經投入即不能自拔,一是佛學,一是《易經》,待鑽研有所心得時便不願放棄了。」歷代有許多文人雅士,對卜卦看相極為專精,乃至有靈應通神之效,甚至能未卜先知,僅以觀察眼神氣象即可對某人一目了然。這等能力可迷人啊!
但《易經》本身就是一門通道的大學問,而命理學這種從《易經》的公式所演繹出來的形而下學,當然也不能隨便視為迷信,這在我們佛法來講就是一種「緣起法」。對緣起能觀察入微是非常不容易的,雖說「緣起性空」,然而由真空也才能生妙有。我們凡夫因為不空,所以對現象的來龍去脈便糊塗了。一個人真正要懂得形而下學;一定要先通達形而上學;同樣的道理,想要通達形而上學,就必須要懂得形而下學。兩者可說一分為二,合二為一,不可分割的,故說對緣起法不能瞭解,性空之悟就更談不上了。

六祖惠能大師告訴我們禪宗是接引上上根器者,一般人僅能從形而下的現象起修,而《易經》正是依本體講究現象的,由形而下可通於形而上,其中當然有個脈絡可循。只是這幾千年來的中國文化之智慧極其豐厚,想要深入地瞭解並非易事,但若能先將佛法研究通透,再來學《易經》就不成問題了。
佛法可分為性宗和相宗,前者講本體:法性,後者講現象:法相,兩者互為表裡。古德言:「般若宗談空,恰恰講有;唯識宗談有,恰恰講空。」唯識學講現象,就是要我們能夠放下一切現象,回歸到本體。所謂「三界唯心,萬法唯識」,一切唯心造,唯識所變,由之要我們瞭解一切現象都是業力而來,不要執著,但不執著並不表示否定法相的作用。對法相通透,就等於懂得《易經》,而一個人若對佛法造詣能這麼高深,就不用卜卦看相,抽籤祈求感應了。
我們凡夫學佛一般皆求感應,所以說抽籤對於一個佛法不甚通達的人,作用仍然是很大的。尤其一個人六神無主,內心徬徨無助時,由抽籤倒也可以得到不少啟示。指點迷津的籤詩不太做決定性的斷論,僅予人一種指示性的啟發。只要誠心,菩薩有感應,抽籤時要靜心誠懇向善地頂禮三拜,觀想菩薩或把身心放空靈,沒有不靈驗的。
至於擲筊杯與否倒在其次,我有一位長輩,先生早就往生了,女兒已嫁出去了,兒子媳婦又不貼心,可是她還是好好地活到八九十歲。她活著唯一倚靠的信念就是擲筊杯,很多問題都在其中解決了。所以說對一些不懂佛法的人,有時候這種方式成了他們的救命靈符。事實上,只要一心誠懇不一定要擲筊杯,當然這也不是鼓勵大家去抽籤,抽籤只是在處境進退兩難,又找不到人可商談時,求佛菩薩感應的一種權宜措施而已,大家千萬不要亂擲筊杯把自己弄得心慌意亂、疑神疑鬼。

另外,談到燒冥錢,這是由於凡夫都是著相的,事事物物都要以眼見手觸為憑,沒有幾人能學到空,或即念即有,故而這種東西自古就有它形成的典故,乃是我們的祖先遺留下來的傳統,一方面用以安亡者,另一方面藉以慰活人。不過對於有道之士及在生之年已學佛者就不用燒了,或者就不要買現成已經折好的,可以買回來自己折,一邊折一邊念佛號或往生咒,那是念力的效果,並不是那張紙的關係,但對有些人來說卻可有增加信心或觀想的作用。
正念之力是很可貴的,若是不念咒不念佛,光燒冥紙,效果就不得而知了。這與回向的道理一樣,只要我們盡了心願,誠心誠意為亡者祝福、祈求,希望他能往生善道就是最好的了。至於往生極樂,則是要靠他本身功德的修為與念佛的誠意和專一乃至慧力來決定,助念僅能助他引發正念,讓他聽到佛號免墮惡道,效果一定是有的。
這些助緣善用都與佛法的精神不相違背,在《藥師經》和《地藏菩薩本願經》裡講得很清楚,也提供了許多原則性的方法。佛陀也這麼告訴我們,一個人快往生時,助念必然有效,或已斷氣了,幫他超度,也一定有效果,這是可以斬釘截鐵說的。至於燒冥錢的事,佛經裡並未曾提到,而我們身為一個正信的三寶弟子,這方面的事還是少提倡的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