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老師袁煥仙

太老師袁煥仙懷師準提法開示一懷師準提法開示二懷師準提法開示三

 

懷師法粹佛學

修止觀與參話頭法要

鹽亭老人袁煥仙 著
~選摘維摩精舍叢書之黃葉閒談中一節~
摘錄《定慧初修》
~深入參究請詳閱原文書籍~
樹信依師,捨三學而業何修?
德何進?三學者,戒定慧也。
無戒而德莫全,無定而事莫成,無慧而智莫顯。
德者仁也,慧者智也,事者勇也。
釋曰:戒定慧,孔曰:智仁勇。東方有聖人焉,西方有聖人焉,
此心同,此理同,蓋不同即非聖人。
古德云;同一鼻孔出氣。
故曰:
十世古今始終不離於當念
無邊刹境自他不隔於毫端也
然學人致力於斯,每生多異,今以二法揭其咎。

一、志困平常
嘗自念言,是三學者,人人能作,
人人能解,實無奇特,寧有勝行?
以白樂天之賢,白鳥窠言,猶曰三歲孩兒解得,況其餘乎?惟以平視,遂忽不趨,
無始沉淪,長劫沒頂。
古德譏曰:近山無柴,近河無水。
二、心埋怠忽
未了當體圓成,無德不具,放心不繫,怠忽趑趄,謂此三學,聖者所居,凡庸寧至?或云法爾如是,何假他求?
以智隍之精勤,未遇玄策,猶困半塗;
慧南之勇銳,不識雲峰,尚落窠臼。
況其餘乎?惟以怠居,遂遠離勇。
古德曰:幾多鱗甲為龍去?蝦蟆依然鼓眼睛。
此略立二支,餘固不及也。
依次第言三學,啟當人之一行。

戒學
沙彌十戒,比丘二百五十戒,菩薩十重、四十八輕戒,
密乘十四,優婆塞優婆夷等,乃至八萬細行,統曰戒也。
無戒何以全德?德不全行焉尚?
尚行全德,君子勝行莫尚乎此。
行人無始落沒天涯,還家路迷,盪不知返。
邪師詭說異論龐然,今欲回車,途何由識?此戒者指途的要,依要而行,安全抵舍,故曰:佛涅槃後,以戒為師。
《永嘉集序》曰:非戒不禪,非禪不慧。
或曰:”湛堂準謁梁山乘,乘曰:’驅烏未受戒,敢學佛邪?準捧手曰:壇場是戒邪?
三羯磨梵行阿闍黎是戒邪?乘大驚。
又有以戒定慧學,問一古德者,
德曰:’我這裡無如是閒家具。”
又嵩岳無圭答乞戒者曰:汝既乞戒,即既戒也。
所以者何?戒外無戒,又何戒哉?
又曰:若能無心於萬物,則罹慾不為淫,
福淫禍善不為盜,濫誤疑混不為殺,
先後違天不為妄,昏荒顛倒不為醉,是謂無心也。
無心則無戒,無戒則無心,無佛無眾生,無汝無我,
孰為戒哉?云云,如彼說又何邪?
曰:是法非語言能詮,意識能緣,汝輩但緊緊記著守著,
無戒而德莫階,無舟而海莫泛,則得矣。
何也?在他既階既泛之人,何德非戒?何行非戒?何事非戒?若然,持邪犯邪,開邪遮邪,開遮持犯之法以權,
信願行證之趣為實,因權及實,既及實已,
云何是戒?云何非戒?
然未濟海者,固不可忘乃舟也。
行人行人,即應嚴守下之五戒。
一殺,二盗,三淫,四妄,五酒。
又此五戒者,任何一戒嚴守專工,
悉能了知本來,發明大事,況盡持乎?
他方非計,以吾土言,道宣輩其先例也。

定學
記曰:”知止而後有定。”佛曰:奢摩他。
天台大小止觀,定相千差,定名匪一,曰定則不二。
佛說無量法門,總攝止觀。止者,心一境性,觀者抉擇法慧。心一境性,緣無分別,抉擇法慧,緣有分別。
無分別斷煩惱現行, 有分別斷煩惱隨眠。
二者相依,疾風掃葉。若曰偏廢,必覆輔車。
又止者,定也。觀者,慧也。
今以觀糅雜於定學,共立一節者,
蓋以遍言,無止非觀,無觀非止,
且欲於下文第四節,間彼參話頭等四法也。
黃葉止啼詎實義乎?是皆路途之方便,非及奧之良規。
若及奧也,則此戒定慧學皆為閒話,尚何所謂糅雜非糅雜邪?然此止觀亦開為二:
一、勝妙止觀。先得止而後起觀者;
二、隨順止觀。依學人功行方便次序不定。
曰止觀,曰勝妙,曰隨順,種種名,種種法,悉以實诠人無我、法無我 為其究竟。
當人苟直下無我,無我則無心,無心則無法,無法則無人,而大 用繁興也。
曰止曰觀,讵不悖乎?其或未然,刺股封衾,寧忘載道?
既載道 也,而於此道起大障礙者,厥有多咎,今但及二:
一、昏沉
心身於所缘境,無堪能性者,昏沉也。
如心無念而定 久,漸心昏身疲,繼至睡眠等。修定行人最難辨者此耳。蓋掉舉易知,昏沉難撿。
古人於此乃開二門,一粗二細。粗固無論,細為如何?
謂於所緣境稍 不明顯,心無策勵,皆昏沉也。
比來同輩每印個似清淨境界,或少許光影 者,即曰得某定、某三昧。以餘勘之,皆昏沉也。
去聖日遙,謬陽焰而曰清 波,可無惧乎?
二、掉舉
貪彼前境,妄計過未,搖心異趣,隨業散亂者,掉舉 也。如心缘無念而定久,則放心不求,自意不牧,遂至朋從。
爾思修行人,人百其病,苟無錯沉掉舉,無論何人,當時泊然在定,詎有他哉?一切止觀法衍文也。
行人既不越乎止觀,然則缘當何緣?
此無定法,要以行人樂慾及煩恼輕 重而為對治。
略開六法:
一、貪重者應緣不淨法;
二、嗔重者應緣慈悲法;
三、痴重者應緣緣起法(十二緣起)
四、慢重者緣界判別法(地水火風空識);
五、尋思重者,應緣出入息法;
六、等分行者,應緣各別緣上諸觀。
止觀理趣既已粗知,於焉起行得地為止,古哲擇處,人物悉宜,四時咸序,曰山、曰海、曰崖谷、曰市廛,總以便利行人,不害進業為是。當人自檢。既得地已,行住坐卧無非道場。
為利初機,故言坐法。金剛坐、獅子坐、七支坐等,坐有多名,名有多德,都非此急。今以下之九法為行者的趨,若忘荃蹄,是此非此,均無不可也。
一、跏趺或半跏趺(如有病或吃苦隨坐亦可);
二、竪脊(直如樹銅錢);
三、平肩(肩須放鬆);
四、手置臍下四指處結定印(右手放在左掌上,必兩大指微微相觸);
五、項微俯(項左右有脈如魚鳃,出入循環衝動內氣,故易掉舉,微俯則壓二脈不動,自然在定也);
六、唇合任其自然;
七、舌抵上腭;
八、眼微開,自鼻端下視(遠五尺近三尺);
九、呼吸任其自然。
行既趨乎上階,業每新於日異。篤行固一,業相繁多。
先聖以九法表 之,令行者無棲故窠,日新乃德,甚可追也。今示定相,亦曰止相,當然應有之過程如次;
一、內住:即念住,攝外攀緣,離內散亂,最初繫心故;
二、等住:即續住,於所緣境相續而轉,微細係縛漸略故;
三、安住:或失念,或驰散,能複斂攝故;
四、近住:收攝失念,及驰散已,能如理安住;
五、調順:思維定生功德,樂察煩恼過患,令其調伏心不散亂故;
六、寂靜:於粗尋思煩恼,能起正念,斷除令心不流散故。
七、最寂靜:於極尋思煩恼亦能斷除,或時失念率爾現行,亦能治伏,如是等過,令不更起故。
八、專住一趣:於所缘境,恆常相續而行功用故;
九、等持:於所缘境,恆恆相續,無功用故。
是九相者,修定行人必經之程,得等持已,心一境性,即時身心輕安, 名為得止。
止者定也。行人證此輕安,即得定也。
然此亦有四勝相,恐學者 昧而不察,得少忘全,特開四法,檢其偽真:
一、頭項似重,而無損惱;
二、遍身如風,內觸妙樂;
三、身內如滿溢狀;
四、於諸煩惱樂斷能斷。
止既得已,由此起觀,曰妙勝觀。
以外道例,止共而觀不共。
蓋外道有 止而無觀,縱曰觀,非此之觀也。
觀亦開二門、六事。二門者,一、正思擇,二、正極思擇。正思擇緣盡 所有性,正極思擇缘如所有性,此複依六事而行,觀察如次:
(一)義。謂於所緣,依聖言教而明了其義;
(二)事。謂由義所指之一切事;
(三)相。謂所緣之事,思維其自相及共相;
(四)品。謂依義及不依義,所得善果惡果;
(五)時。謂於過未現決定如此;
(六)理。理又開四;
1、觀待道理。以觀待而自明(如烟起而知有火);
2、作用道理。以作用而自明(如筆墨人作用而成字);
3、證成道理。以證得而自明(如飲茶已而渴解);
4、法爾道理。不待證而自明(如三加二等於五);
既得止已,依輕安力起分別觀。
觀法雖多,無我空觀最為殊勝,所以者何?
以此觀者,能破根本我執也。
如是分別思維,因止以觀,因觀以止,有時全止無觀,
有時全觀無止,有時觀止雙忘,有時止觀共顯,時時增上,了體明靜,所觀能觀,一切不繫,內心外境,了不可形,
而當人在此過程之中,所見如虹如電,如日月,如流星,
勝境劣境,光影非光影等一切境界,不捨不取,無憎無愛,一一消歸自性,乃曰觀果。
止說雜摘經論,百中僅一,行人但企於此,曰觀曰止其庶幾也。然略而未及者,止觀之前行資糧,並正行時之助行,與斷除沉掉之方便耳。
寧可忽乎?權開三法,次略說之:
一、未修止觀前,應具之資糧
備預不虞,先哲所欽,矧應具之資糧乎?
詩曰:”乃裹糇糧”,唯識於斯,特立一位,曰資糧位,固不可忽也。今依論摘四:
1、地隨順。上文已粗說,即得爽垲之地等;
2、戒清淨。戒如筏,捨筏何渡?
3、遠離慾。慾如係,離係乃行;
4、應決定三見:
(1)出離見。人天六道,善惡諸業,皆為有漏,決不染不著;
(2)菩提見。即覺也,行人當淨佛國土,成就眾生,難行能行,決不推诿;
(3)空見。一切法因缘而生。
二、正修止觀之助行
借錯攻玉,尚咏他山;履此勝行,寧忘助伴?
緣苟有愆,過患立顯,廢半途返歸車者,悉由此也。
先聖憫之,爰開六法:
1、睡眠適度。是睡眠者,本係過患,身不堪能,乃暫休息。行者應 作如是思維,務於自所缘自思擇,審度如理,即在睡中亦不忘失。
睡眠時間 亦須適合,總以回複疲勞為度,過短過長皆為過患。睡眠方式以吉祥睡法為 是。蓋此式諸聖所由,能除惡夢及貪著睡眠等諸過患也。
2、食知量。萬病多從食有,讵知食即是病?
行者食時當作疾病想, 防護想,不自在想,報恩想,藥想,如量而止。
3、密護根門。色聲香味觸等,本自虛寂,當體即空,如空無染,仁 者自鬧。苟不取相於外,雲何能動於中?
內外翕然,天君寂然,漏洩遠矣。
4、正知而住。義所當為,力所能為,如理而為,不躁不诿,為而不 為,不為而為,無間無遺,一派圓成,法爾如是,曰正知而住。
5、發露懺悔。日新又新,德基於悔;諱惡自封,善無由遷。諱惡豈君子,遷善非小人。慾完大事於將來,寧潛過患於今日?過而不潛,悔德尚矣。
6、懇禱加持。《易》尚感通,爰立懇禱。懇禱曰感,加持曰通。感而遂通。物且雲然,君子勝行,寧忽乎?
此密乘之所以重禮拜,而諸宗之所以有祈禱矣。
斯法也,大人猶馭,矧彼初機?
如是六法,行人朝斯夕斯,借助於彼,所作必辦。
三、正修斷除沉掉方法。
曰止曰觀,從來以來,人人具足,個個圓成,亦非他得,不從師授,且 非修有。
若修而有,小乘法、外道法、邪法也,讵正法、無為法、無上大法邪?良
以沉、掉二障,趨役行人,不驰則昏,遂昧本來。若無沉、掉,當下 即通。
不求已得,及通也得也。沉、掉亦是本來一切,何非大用?
若然,行 人未通、未得者,固不得言無修也。
修者何修?去沉、掉耳。
此開六法,果當人直下,心如虛空,不著空見,應用無礙,動靜無心,凡聖情盡,能所俱 泯,則性相如如,無不定時也。於焉千法皆贅,一法也無,況雲六邪?檢之!勉之!
1、掉舉時應修止;
2、昏沉時應修觀;
3、修止修觀於沉、掉仍不能去,應起經行或諷诵、持念、懺悔,總以遠離為是;
4、掉多者,應多觀五慾過患;
5、沉多者,應多思維定有功德;
6、沉、掉俱無者,應修行捨,稍緩功用,看止是何法,觀是何行。
能觀所觀,為自為他,自然頭頭上顯,物物上明也。
如是等法,當人倘一徢觑觑破,曰止曰觀,曰戒定慧,曰三藏十二,勝劣一切等說,都成話柄也。
詎不毅然大丈夫哉?
苟自縛而求解,無病而長呻, 三世諸佛將奈爾何?

慧學
恰恰用心時,恰恰無心用;
無心恰恰用,當用恰恰無。
學學何道?會會何法?
有學有會,恰恰學錯會錯。
然則無學無會邪?
曰:否否!有且錯,況無邪?
進雲:有無不居,學人究從何會?”
先生曰:
當人開眼闔眼,凡所見色,
皆是見心,心不自心,因色故有。
汝但隨時言說,
即事即理,都無所礙,
即菩提道果也。
菩提果者,慧果也。
慧果者,佛果也。
能如是即上趨乎三藐三菩提也。
寧捨此而別有他學曰會取邪?
故曰道不屬修。
若言修得,修成還壞,即同聲聞;
若言不修,即同凡夫。
或曰初機者不言修,雲何達道?
況今之修道者遍諸方,何邪?
先生曰:自性本來具足,但於善惡事上不滯,唤作修道人。船子誠曰:藏身處莫踪蹟,莫踪蹟處莫藏身。’
作修道人。不如密多曰出息不隨眾缘,入息不居蕴界。
唤作修道人。
百丈曰:即此用,離此用;離此用,即此用。
唤作修道人。’捨此不圖,取善捨惡,觀空入定,悉屬造作,統攝驰求,詎知轉求轉疏,轉疏轉遠,窮劫不能履乎上階而趣慧果也,悲乎!悲乎!
六祖能曰:若得解脫,即是般若三昧。
般若者智慧也,三昧者正受也,捨此則邪則愚,而非至行也。般若三昧即是無念。
何名無念?見一切法心不染著,是為無念。
用即遍一切處,亦不著一切處,但淨本心,使六識出六門,於六尘中無雜無染,來去自由,通達無礙,是為無念。
若百不思,百不想,合眼瞑坐,常令念絕,即是法縛,乃邊見也。不名無念,不名般若,詎曰三昧邪?
馬師曰:
前念中念後念,念念不相待,
念念寂滅,唤作海印三昧。
是法也,不歷階梯,亦無頓漸,悟此即登佛地,一切不假他求。曰上根,曰中根,曰下根,曰三學,曰多學,曰萬行,曰一行,皆方便而言,就行人迷悟示踐履差齊耳。
今茲權開四法,導彼初機。若曰悟門極尘沙而罔罄,開一法已去多,固不計也。”
(一)隨體消
長慶叩百丈之室,曰:願識佛性義。
丈曰:大似騎牛覓牛。
慶曰:識得後如何?
丈曰:如騎牛人歸家。
慶曰:未審始終,如何保任?
丈曰:如牧牛人執杖視之,不令犯人禾稼。
慶從茲領旨,享受下半截風光,更不驰求。
此隨體消之楷範。是法也,易滯在體,而難脫落。
古德曰:就體消停得力遲。
二)從緣入
香岩擊翠竹以明心,靈源見桃花而悟本,從緣也。
古德曰:從緣入者得力強。蓋謂其直切契證,而遠離乎情缘意度也。
(三)依文字
依先聖教言,如理而知,如實而行,或觀或止,以戒以誠,丕說詮乎已言,幽理彰於未著,句破《楞嚴》先型悟則,語閱玄沙竟徹,靈源曰:依文字。
古德曰:從文字得力者弱。蓋幽雖漸著,理難徹忘矣。
(四)參話頭
此法至易至簡,至高至玄,勝行中之特行,要法中之妙法也。以言乎義,空生莫贊;以言乎慧,身子莫诠;攝上中下三根,普過未現三際。
行者何修,得聞此法?既聞此法,即得些法;既得此法,喻如金剛王劍,魔來斩魔,佛來斩佛,何堅而不摧邪?伊庵曰:”是法也,窮未來際而不渝。”知言哉!爰以六說,略盡其義。
1、話頭之緣起
話頭者,黃檗揭於前,妙喜倡於後,比來宗門下客,言趣乎入處,莫不競尚話頭。
而古人一言一句,契機契理,息心忘心,發明大事之風,不必曰無,然亦漸寝也。原古人純篤,大事未明,如喪考妣,異域抉擇,殊方趨誠,心搖搖於勝義,情殷殷而神一。
孟子曰:是集義所生。集義而生,非話頭即話頭,話頭之義實亦潛寓也。
末法人情澆薄,集義既難,趨誠者少,而此法門遂應運而诞也。旨哉!旨哉!千古不渝,人百其口,詎能罄贊?
2、話頭之殊勝
當人果能直下薦取,探堂達寝,固無論也。
其或未然,寧離功用?且談功用者,不越止觀。
是法也,止觀雙運,遮照互通。
止則沉,掉比破,觀則體用齊彰。
懼顯而放,遮以以詮實;慮隱而拘,照以明真。不沉不掉,無放無拘,入乎否邪?
此觀音入德之門,諸菩薩入德之門,三世諸佛一切贤聖入德之門也。然則參法伊何,說如下支。
3、話頭之參法
法本無法,無法亦法。
今必依法,便摘古德參情數則,似之以新來學。
黃檗運曰:若是丈夫漢,看個公案。
僧問趙州:狗子有佛性無?
州:無。但二六時中,看個無字,晝參夜參,行住坐臥,著衣吃飯處,屙屎放尿處,心心相顧,猛著精彩,守個無字,日久日深,打成一片,忽然心花頓發,悟佛祖之機,便不被天下老和尚舌頭瞒,便會開得大口也。
達摩西來,無風起浪;世尊拈花,一場敗闕。
到這裡說什麼閻王老子,千聖尚不奈你何。”
趙州諗曰:汝但究理,坐看二三十年,若不會,截取老僧頭去。”
大慧杲曰:當人當以生死二字,貼在頭上。茶裡飯裡,靜處鬧處,念念孜孜,心知煩悶,回避無門,求生不得,求死亦不得。
到這個境界時,善惡路頭,相次絕也。
切莫放過,正好把一個話頭直截看下,看時不用搏量,不得注解,不用分曉,不得向開口處承當,不用嚮舉起處作道理會,不得墮在空寂處,不用將心等悟,不得向師家說處領略,又不得掉在無事由裡,行時臥時,但切切提撕,提撕得熟,口議心思都不能及,方寸裡七上八下,如咬生鐵橛莫滋味時,千萬莫要退志,正是好消息到也。
又把一個話頭,喜怒靜鬧處亦須提撕,第一不得用意待悟。若用意待悟,則謂我至今迷,執迷待悟,縱經塵劫亦不能悟。但舉話頭時,略抖擞精神,看是個什麼道理而已。
又僧問趙州:狗子還有佛性無?
州:無。此一無字,便是破生死疑情的刀
這刀子把柄只在當人手中,教別人下手不得,須是自家下手方親。若捨得性命,方肯下手,反之亦須在疑不破處,捱將下去。
倘驀然自肯捨命,一下便休,那時方信靜時便是鬧時的,鬧時便是靜時的,不著問人,自然不受邪師胡說亂道也。
又日用二六時中,不得執生死佛道是有,不得撥生死佛道是無,但只看個狗子還有佛性也無。州:無。如是參法,捨是無法。行人但行是法,無事不辦,即名勝行、上行、梵行、可忽乎?
4、話頭之歧路
古德參話頭得入者,指不勝屈,而策意行心略不外右之理趣。果能把此一心不異,驀直而前,何堅不摧,發悟可立而待也。然則話頭法門百益而無一害乎?曰:否!
錢伊庵雲:話頭之弊,岐途有二。
伊庵造诣固不足稱,然檢點斯處,亦有可取,寧曰以人而廢言乎?今說之以餍行者。
錢伊庵曰:參話頭之弊,厥有二岐。
一說道理,二認光影。如參無夢無想公案,忽然自心謂:
不過令斷妄想,亦別無奇特。又謂既無夢想,何有主公?
更以所參在無夢想處,而實悟不在此之類,各各遊思,種種妄想,落說道理邊收也。
參情緊急,忽覺本心,如日當空,或如孤燈獨照,或密入無間,或大彌虛空,或金光閃爍,或暗然空寂,或大地平沉,或見佛菩薩像,以及一切殊勝非殊勝,種種皆光影邊收。非悟門,非本心也。”
上之種種,無一而非透路,無一而非要門,總在當人明得透,信得及,把得住。
一聞便信,一信便行,一行便深,一深便直趨,而入閫達奥,方堪稱為宗門種草。若徘徊岐路,相羊兩頭,痴雲甚矣!
5、話頭之檢擇
檢擇話 ,以何為尚?大慧杲多主單提”無”字,天奇瑞專以”誰”字示人,伊庵則以”無夢無想主人公畢竟在什麼處安身立命”,為學人必參,此乃能於八識上大亞一刀雲雲。
餘意不然,火器鐵器,均能殺贼,任一話頭皆可結秀。
苟能激得學人疑情起者,便是殺賊利器,固不必拘有義路,無義路,或半有半無義路等。
所謂慾尚無所尚,慾為無所為矣。
比來叢林,總以念佛是誰交令學人一味死參者,亦可笑也。
6、話頭之罷參
問者曰:參究話頭以何時已?
先生曰:是話頭也,在未司前為方便般若,既悟後為實相般若。
未悟前參一話頭便是一話頭,有參時有不參時,有打成一片時,有走著而片段不成一片時,迄徹後一話頭該一切話頭,一切話頭為一話頭,大地、山河、風雲、雷雨、四時八節,人我是非,一切三昧,一切修多羅,十方聖哲,四類含生,語的、默 的、靜的、動的,何一而非話頭?
學人到此,參也是他,不參也是他,覓一星兒參與不參皆是戲論,皆是諍語,皆不可得、何時而已?
落在何處?當人自檢。思之思之。

曰戒、曰定、曰慧?
支開為三,理原不二。
任何一學,皆可了徹本來,發明大事。
未了徹前三學競秀,理有殊;
既了徹已,一物也無,事非殊致。
以戒言,能持即定,知持即慧;以定言,知定即慧,能定即戒;以慧言,能慧即戒,常慧即定。
明其德曰智仁勇,即其體曰法報化,繩其用曰戒定慧。
隨處立名,立名即真。既有真也,妄即虛形,非離真而有妄,實藉妄以诠真。
真妄虛名,三學焉寄?
非達天德者,其孰能遊?
誌公曰:
無智人前莫說,打汝色身星散。
大慧杲曰:
無智人前莫說,打你頭破額裂。
今昔永歎,賢哲徒懷。